梦远书城 > 梅贝尔 > 福星高照 >
二十六


  宁宁有些无法置信的看着屋内成堆的书籍和地上的字画,方案上更摆放着他绘了一半的花鸟水墨画,想必那些字画也全出自他的手笔,满室的书香,与荣国府内的浮华居所截然不同,另外她又发现了几大本看似帐册的东西。

  “我被你弄糊涂了,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你?”

  他自嘲地哂道:“他们都是我,是我性格中的一部分,我只是同时扮演他们,一个是傅二少爷,一个是傅观星。”

  “为什么?”她还是听不懂。

  傅观星笑中夹杂着苦涩,“我不得不这么做。”

  “是不是跟大少爷有关?他是不是使了什么卑鄙的手段来威胁你?哼!我就猜到是这样,原来他也是个双面人,外表是个彬彬有礼的正人君子,骨子里却是比谁都坏,早知道那天就不要对他太客气了……呃,你干嘛瞪着我?”宁宁数落了几句,才注意到他眼中醋火狂燃。

  “他对你做了什么?”他双臂蛮横地一搂,差点让她断气。

  “你干什么抱这么紧?”

  “我大哥到底对你做了什么好事?”傅观星的理智霎时被妒火给焚烧殆尽,想到可能发生的情况,他就想杀人。

  宁宁觉得自己的腰快被拧成两半了,“他、他只是亲了我,可是我用力口咬他一口,算扯平了。”

  “他吻了你?”他倏地怒火高张,一把钳住宁宁的下巴,用自个儿的嘴帮她洗去上面的味道。

  她抡起小拳头使劲猛捶,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唔……”老罗的脚步在门口打住,知道来的不是时候,转身就要走。

  傅观星低喘着喊住他,“老罗!”

  “啊啊……嗯……”把手上的东西搁下,老罗满脸笑容地比手划脚,然后退了出去。

  宁宁推他一把,“都是你害的!”害她没脸见人了。

  他眯着弯弯的俊眸笑谑,“老罗是自己人,他不会笑你的。”

  宁宁嗔恼地啐了一口,“走开啦!不要靠近我。”

  “好、好,我坐这里总行了吧!”他选一张中间隔着茶几的椅子落坐,直瞅着她羞红的面容,脸色一整,“宁宁,我要你辞去荣国府的工作,然后住到这里来,刚开始我就该这么做才对,也就不会发生这种事。”

  “我做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辞掉?”

  “因为我大哥他……他……”

  “大少爷要纳我为妾是不是?我想他只是随便说说,不会当真的。”

  “不,他是认真的!”傅观星用着沉郁的口吻说道:“只要你是我喜欢的女人,他就非得到手不可。”

  她悻悻然地说:“这个大少爷也太任性了,咱们不要理他不就得了。”

  “事情没那么简单。”他无奈地摇着头。

  “究竟是怎么回事?你真的有什么把柄落在他手上吗?”

  傅观星一脸愁绪地把玩手上的青花瓷杯,“自小我和大哥的感情还算融洽,因为年龄相近,加上没有其他玩伴,所以几乎每天玩在一起,直到小雁出现,她是我大娘远房亲戚的女儿,因为举家搬到京城里来,两家的交往跟着密切起来,但也考验了我和大哥之间的手足之情,为了争夺小雁的注意力,在办家家酒时,谁有资格当新郎,两人发生了无数次的争吵。

  “事情就发生在我十岁那年,我和大哥照样为了小雁比较喜欢谁而争吵不休,最后一言不合大打出手…… 我发誓,当时真的是无心的,我推了大哥一把,没想到大哥就这么跌进河里,额头撞到河底的石块晕了过去,加上他原本就不会游泳,被捞起来时,已经没气了。

  “那时爹和其他人都拼命地救他,好不容易吐出了水,总算把他救活了,可是大哥还是昏迷不醒,每天我都在懊悔中度过,不停地祈求老天爷赶快让大哥清醒过来,虽然没有人知道是我害大哥变成那样的,但我好害怕,怕一说出真相,大家都不再喜欢我,只能在心中发誓,只要能让大哥活起来,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然后呢?”宁宁伶悯地问,对一个才满十岁的孩子来说,闯下这等祸事,定是相当恐惧。

  他借着啜茶的动作来减轻心中的负担,嘴角带着浅浅的嘲讽,“大哥昏迷整整两个月以后,有一天终于醒了过来,我真的好高兴,满脸泪水地抱住他,允诺以后不再跟他抢小雁了,并且发下重誓,只要是大哥想要的东西,我都会让给他……”

  宁宁恍然大悟,“所以,他才没有追究你险些失手淹死他的事,就为了这个原因,他才会那么笃定地认为你一定会把我让给他?”

  “不!只有你,我不让。”傅观星一直隐忍的情绪顿时翻腾起来。

  “哼!就算你想让,还得问问看我愿不愿意呢!”她没好气地冷嗤一声。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他心情放松地低笑。

  她一下子全想通了,“所以,你才故意变坏,从一个受宠又深具人缘的二少爷,成了现在人人口中的败家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