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尔 > 福星高照 >
二十五


  “爹,我跟观星说几句话,您先走好了。”傅国贤一派恭顺,等傅珩先行离开,望向异母兄弟的表情立刻带着几分防备,“难得这么早见到你。”

  .他假装听不出讥讽耸耸肩,“母命难违,我也没办法。”

  “我看是借口吧!”

  “信不信随便你。”他看得出兄长在防着自己什么,不再多解释,双眼的视线不经意地瞄到傅国贤微肿的下唇,促狭地问:“大哥被哪只野猫咬到了嘴?”

  仿佛逮到刺激他的机会,傅国贤发出胜利的笑声,“这只野猫你也认识。”

  故作闲散的俊容顿时震了一下。

  大哥是在说谁?难道……

  “没错,这是宁宁送给我的信物。”他眼底掠过邪恶的笑意,得逞地说。

  傅观星双手揣起他的衣襟,铁青着俊脸冲着兄长狂暴怒喝,“你碰了她!”

  “如果我说是,你会怎么样?杀了我吗?”

  “为什么?你根本不是真心喜欢她……”傅观星大声咆哮,举起拳头,却又硬生生地在半空中打住。

  他泛出一抹狞笑,“打啊!最好打死我,反正我已经死在你手上一次了。”

  “我当时是无心的……”就为了一个小小的意外,他付出了庞大的代价。

  傅国贤抓住这个弱点不放,“可是,我差点溺死是事实,这是你欠我的。”

  “我什么都可以让,只有宁宁不行!”

  “只要是你的,我都要。”傅国贤残忍地打碎他的祈求。

  他想起方才在书房里,爹虽然亲口承认自己这段日子的努力,可是也坦言他终究不是做生意的料,缺少了观星的机巧聪敏,只可惜观星不学好,否则他们兄弟俩合作,绝对可以将原有的生意扩充好几倍,这番话无疑是给他一记致命的重击,就算他花再多的心力,还是比不上观星。

  “大哥,你真的这么恨我吗?”傅观星痛心地问。

  他哼笑一声,“我怎么会恨你,你是我弟弟。”

  “我懂了。”这座荣国府只容得下一个人,否则类似的事将永远不会停止。

  第六章

  傅观星气势骇人地冲进老夫人房中,一脸想杀人的表情,同时将屋里的三个女人吓了一跳,“奶奶,对不起,我要跟您借个人。”

  他不由分说地抓起宁宁就走,留下面面相觑的主仆。

  她小跑步地跟上他,“你要带我去哪里?”

  一别问,跟我走就是了。”他必须找个清静、不受干扰的地方跟她谈,不然他真的会疯掉。

  宁宁偷瞟一眼他沉凝的脸色,只得把已到嘴边的抗议吞了回去,乖乖地跟他步出荣国府,虽然他平日总是嘻嘻哈哈,好像很好说话,可是当他严肃起来,还是不要惹火他比较好。

  眼看他们在北京大街上走了一大段路,脚都开始酸了,头也转昏了,他似乎刻意在原地绕了好几圈,以防有人跟踪,最后才来到一座清幽隐密的老旧宅子前。

  重敲了两三下,很快就有人来应门。

  “嗯……啊……”对方是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一看见傅观星到来,马上咧开缺了门牙的大嘴,露出大大的笑容。

  他迅速地拉着宁宁进门,“老罗,我们不会待太久,不用招呼了。”

  被叫做老罗的男人落上门闩,旋过身朝他比了个倒茶的动作,然后才走开,意思大概是说要去泡茶给他们喝。

  看出宁宁一脸问号,傅观星微微晒笑,“他叫老罗,喉咙曾经受过伤,所以不能说话,我请他来帮我看房子。”

  “看房子?你是说……”她诧异地用手比了下这座环境优美僻静的四合院,“这间房子是你的?”

  “我还没那么有钱,连房子都买得起,这是我用朋友的名义租下来的,只要没有国荣国府,我就会住在这里,连我娘都不晓得,除了几个深交的朋友,你是第一个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傅观星牵着她的小手,献宝似的带她四处游览,“只要朋友来访,都会借住在我这儿,也只有在这里,我才能感到自在、没有压力……

  四合院内有几间空房,摆设简朴,只有几株老松相伴,仿佛与世隔绝,只看一眼,宁宁也爱上这里的雅致。

  “这间是书房……”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