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尔 > 福星高照 >
二十四


  “嗯……也说不上讨厌。”只是没啥感觉而已。

  他一个箭步上前,“那就是喜欢了。”

  “这……”宁宁考虑着要怎么说才不会伤害到他的自尊心。

  傅国贤有些激动地扣住她的臂膀,“我真的很喜欢你,只要你愿意跟着我,明天我就禀明爹娘,要他们同意让我先纳你为妾。”

  “妾?!”她惊叫。

  “我知道当妾是委屈你了,可是,我已经先跟骆家订了亲,必须负责……。”

  宁宁听了一个头两个大,“大少爷,我不是这个意思。”

  “奶奶很中意你,所以只要她开口,爹娘不会反对的,你只要跟着我,这辈子就吃穿不愁,甚至连下半辈子的生活也不用担心,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宁宁,答应我,我发誓我会疼你的……”

  她企图挣开他的钳制,“不行!大少爷,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话一出口,宁宁恍然醒悟,直到此刻方才确定自己的心意--她喜欢上傅观星了。

  “你喜欢的该不会是观星吧?”

  “对。”她直言不讳。

  傅国贤温和的面容流露出一丝狰狞,“那又如何?只要我开口向他要,他会把你让给我的。”

  “不可能!我才不相信你的话。”宁宁大叫。

  他冷冷一笑,“你要是不信,可以亲自去问他。”

  宁宁两眼冒火地怒视他,“我知道了,一定是你仗着自己是大哥,或是抓住他什么把柄,然后处处压榨他对不对?原来你是这么卑劣自私的人,亏大家还把你当作圣人,真是看错人了。”

  “你骂我卑劣?”和煦温文的脸孔顿时扭曲起来。

  她心底不知怎的,竟泛起丝丝寒意,在这一刻,她突然想通了一件事--为什么自己对这位人人口中敦厚善良的大少爷起不了任何好感,她总觉得他表现得太好,让人挑不出毛病,反而显得虚伪。

  “难道不是吗?否则他才不会把我让给你。”宁宁壮起胆子响应。

  傅国贤眼光凶狠的瞪视她,掐在她臂上的手指越陷越深,“我哪里比不上他?你宁愿选择一个浪荡轻浮的败家子,也不愿跟着我?”

  “他才不是你说的那样,不对的是你这个当大哥的,居然在背后说自己弟弟的坏话,你真该感到羞耻。”她努力想抽身边开。

  这番强烈的指控彻底激怒了傅国贤。他粗暴地将宁宁推倒在太师椅上,接着扑上前吻住她,宁宁当然不会平白无故让他给轻薄了,铆足全力疯狂地抵抗。

  “啊……”他痛呼一声,跳离她身上,惊诧地抚着被咬破的下唇。

  宁宁一脸嫌恶,拼命用手背抹唇,如惊弓之鸟地往门口缓缓移动,“不要以为你是大少爷,我就会乖乖任你摆布,大不了不干了,所以我警告你,下次再敢对我毛手毛脚,我就一刀阉了你!”

  说完,她一鼓作气地冲到门边,火速地夺门而出。

  柱子后面,一双妒恨的眼始终追随着那抹仓惶逃离的背影,心想,再这样下去不行,她得赶紧通风报信去。

  左耳陡地被人重重地揪了起来,痛得傅观星脑中的磕睡虫都吓跑了。

  “日头都已经晒屁股了,你还在给我睡?”二夫人拔尖地嚷道。

  他龇牙咧嘴地搓揉着被掐红的耳朵,“娘,我天亮才回到府里,睡不到一个时辰,您就让我再睡一下

  “你又偷溜出府逍遥去了是不是?要是让你爹知道,又要被关进祠堂里罚跪了,你怎么老劝不听?早知道你这么不孝,当初一生下来就该把你掐死,省得将来被你气死。”

  傅观星掏了掏耳朵,“娘,您换点新的台词行不行?这些我都听腻了。”

  她用力戳了下他的头,“你真的想气死我是不是?”

  “我怎么敢。”他磨蹭了半天才下床,无奈地说。

  二夫人跟前跟后地唠叨着,“你爹和你大哥都在书房谈论公事,你赶快梳洗于净,假装正好经过,然后听听看他们在说些什么,最好能乘机讨点差事来做做,让你爹瞧瞧你能干的一面。”

  “娘,爹都已经说不要我插手了,我何必去自讨没趣。”

  她两手叉腰,凶悍地喝斥,“不要管你爹说过什么,反正你就照娘的话去做,我这个二夫人在这府里什么实权也没有,已经够窝囊了,要是连你都捞不到什么好处,那咱们母子俩将来注定要看别人的脸色过日子了。”

  “娘,您别再吼了,我的耳朵都快聋了。”傅观星受不了地眯起一只眼睛。

  “你到底去不去?”

  傅观星长叹一声,“去。”

  “这还差不多。”二夫人这才满意地笑了。

  被赶鸭子上架的傅观星算准了时间,待他晃到书房前时,父兄的谈话正好结束,连袂地步出房外。

  “爹、大哥。”他朝两人笑了笑。

  傅珩淡淡地瞥他一眼,“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