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尔 > 福星高照 >


  第二章

  清朝年间 北京

  荣国府的早晨因傅老夫人的久病不愈而蒙上一层阴影,就连几位当家主子,情绪都大受影响,动辄得咎,让下人婢女们无不小心伺候,多做事少说话,免得又触犯了什么,无端挨了顿骂,那才叫倒霉。

  将刚彻好的龙井绿茶呈上,伺候大夫人的丫鬟明珠退到后面待着,不敢打扰主子们的谈话。

  “……老爷,娘吃了几帖太医开的药方子,病情也没啥起色,依你看来,要不要找其他大夫来试试?”

  傅珩合上杯盖,眉宇间尽是抹不去的忧愁,“最好的大夫都在宫里,如果连太医都治不好娘的病,你说咱们还能找谁?何况大医也说过,娘的病都是些老毛病,需要长期调养,急也没用。”

  “明珠,今早老夫人可有吃过东西?”大夫人询问身边的丫鬟。

  丫鬟忙道:“老夫人早上胃口还不错,吃了半碗燕窝汤才又睡下。”

  “燕窝可以滋阴补气,能多吃点倒是好事。”傅珩也只能自我安慰了,“可是娘年纪大了,身子再这么拖下去会更虚弱,事到如今,还是让贤儿去外头打听打听,有哪个医术高明的大夫,花再多的银子,也要把他请回家来。”

  提到儿子,大夫人又转头询问丫鬟,“明珠,你今早看到大少爷了吗?”

  “每天这个时候,大少爷都会去向老夫人请安,依奴婢猜想,现在应该在老夫人房里。”大少爷的孝顺是有目共睹的事,也深得下人们的敬爱。

  傅珩忧虑的脸上露出淡淡的骄傲,“亏他有这份孝心,说到这个,哼!同样都是我傅家的孩子,为什么兄弟俩的个性差这么多,做弟弟的就这么不争气,枉费娘最疼他了,现在连到床边服侍汤药都不见他做过一次,唉!是我教子无方,否则咱们傅家怎么会出这种不孝子孙。”

  “老爷,其实观星的本性并不坏,是你对他要求太高了……”

  他抬手打断她下面的话,一副彻底死心的模样, “你不必替他说话了,哼!有什么样的娘,就会生出什么样的儿子,我真后悔让她进门。”

  “老爷,你别这么说,要是让妹妹听到,家里又要不得安宁了。”不善与人争吵的大夫人最怕的就是这个。

  话才说完,厅外就传来二夫人高分贝的叫声。

  “老爷、老爷……”

  傅珩马上拉下脸,横了进门的妇人一眼,“什么事情要你这样大声嚷嚷?”

  “当然是好事了,呀!姊姊也在,那正好。”只要出门必定打扮得贵气过人的二夫人,举起戴着好几只玉环金链的手腕,夸张地比划着,“老爷,我刚刚到

  庙里去拜拜,顺便帮娘求了支签,结果是个上上签,你们说这是不是好事?”

  “这的确是好事。”大夫人附和地说。

  二夫人那略微臃肿的身材笑得频频颤动,“不只这样,签上面还说,娘在近日之内就会遇上贵人,只要福星高照,身上的病痛自然就会不药而愈。”

  “哼!全是些无稽之谈。”傅珩冷嗤。

  她才不理他的冷面孔,自顾自地说:“老爷,我去的这间庙可是咱们京城香火最鼎盛的土地公庙,他所出的签诗可是准得不得了,你随便问个人都知道。”

  “那你所谓的贵人、福星在哪里?要是他们不出现,那娘的病就好不了了是不是?你这不是在诅咒娘又是什么?”

  被傅珩一阵枪白,二夫人也很不爽了,“反正我做什么都不对,老爷就是看不顺眼,我这是为谁辛苦为谁忙哟!”

  他霎时气时吹胡子瞪眼睛,“你只要把你的宝贝儿子管好就够了。”

  闻言,二夫人顿时咄咄逼人起来,“我的儿子?难道观星就不是老爷的儿子吗?还是在老爷眼里,只有国贤才是傅家的孩子?”

  “好,那你说,观星有哪一点像我傅家的孩子?成天游手好闲、不学无术,不是交一些酒肉朋友,满脑子醉生梦死,要不就是上赌场,或是出入一些不三不四的地方,你这个娘是怎么管教的?”

  二夫人被数落得说不出话来,“我、我……”

  “说不出话来了吧?你知道你儿子整天在外头忙些什么吗?”傅珩厉声质问。

  她为之语塞。

  傅形冷赐一声,“不知道对不对?”

  “老爷,你这话可就不公平了,观星今年都二十,已经算是个大人了,家里的事你也不放给他做,他当然无所事事了,国贤也不过大他一岁,你就这么放心,我可不服。”

  他气得红了眼,“你还有脸拿国贤跟他比,亏你说得出口。”

  大夫人见两人快翻脸了,忙打圆场,“老爷,妹妹说得也对,是该让观星学着做生意了,说不定能让他的性情沉稳些。”

  “还是姊姊明理。”二夫人得逞地笑说。

  傅珩脸色依然不豫,不过,想想似乎只有这个法子了,“这事等我跟他谈过再说,我可以给他一次机会,要是搞砸了,保证绝没有第二次机会。”

  “是的,老爷,我会叫观星拿他大哥当榜样,好好地学习。”她的下半辈子只能靠儿子,说什么也得帮他稳住在傅家的地位,别把所有的好处全让正房给抢走了。

  傅观星巳经观察他好久了。

  从他瘦小的身形来看,还是个十三、四岁的孩子,脸和手黑得像黑炭,头戴小帽,松垮的衣服一看就不合身,准是穿别人不要的,不过,他可没敢因而小觑了他,因为这个小黑炭的手气真不是普通的顺,才半个时辰不到,就让他赢了五十两,连赌场老板的脸也黑了。

  “狗子,过来一下。”傅观星朝赌场伙计勾勾手指头。

  就见个小伙子毕恭毕敬地哈腰,“二少爷有何吩咐?”

  “这个小黑炭是什么来历?”看他的样子不像是真正的赌徒,那么就是他的运气真的比别人好。

  “没有人知道,他是前两天自己找上门来的,原先咱们老板是看他可怜,让他进来碰碰运气,哪知他的手气好得会吓死人,怎么玩怎么赢,再这样下去,咱们这家赌场就要关门大吉了。”狗子哀声叹气,要是没了工作,他的日子也难熬了。

  傅观星低笑一声,“看得出来。”尽管朝廷严厉禁止赌博,不过,民间的赌风仍盛,光看这间规模只算中等的赌场,每天人声鼎沸、座无虚席,就可以瞧出端倪。

  “二少爷今天不下去玩玩?”狗子搓了搓双手,怂恿地说:“您可是咱们这儿的常胜军,绝对可以赢过他。”

  “买定离手、买定离手。”这时楼下传来庄家的叫声。

  小黑炭在单和双之间徘徊了两秒,唇角一勾,将刚赚到的筹码全摆在“双”上面,其他赌客见状,也跟着下注。

  眼看一面倒,庄家只有硬着头皮揭开谜底--十点。

  “哇!”全场哗然。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