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尔 > 福星高照 >
十七


  对于嗜赌成性的男人,她向来是避之惟恐不及,无奈,傅观星却死缠着她不放,执意要交她这个朋友,直到那天险遭淫贼侵犯,他在刹那间变了个人似的,愤怒且充满男子气概地痛扁了淫贼一顿,及时挽救她的清白,对他的印象这才有了改变,因而结下这段缘分,现在两人的友谊慢慢变了质,让她不禁彷惶失措。

  宁宁原本以为对待他就像对其他异性的朋友一般,只做哥儿们,绝不牵涉男女之间的感情,如今看来是她太天真了。

  她越想越心慌,想到明天还有以后,真不晓得该用什么态度去面对他。

  “娘,我该怎么办?”她茫然地问着布娃娃。

  一阵蟋蟋卒卒的翻动声,睡在隔壁的婢女夹杂着浓浓的鼻音问:“宁宁,你还没睡吗?都这么晚了,再不睡一下,待会儿就天亮了。”

  她将被褥拉到胸口应答,“我马上就睡。”

  还是先别想这么多,反正桥到船头自然直,不然想破了脑袋也没用,乐观的她很快地就将所有的问题抛开,一下子跌入梦乡。

  这一觉果然很短,宁宁觉得自己才刚睡着,就被叫了起来,又开始重复同样的工作,赶着去服侍老夫人梳洗、吃药。这看似简单的工作,却需要很多的耐心,像个陀螺般在原地打转,少有坐下来休息的机会。

  “金钏,观星还在祠堂里罚跪吗?”老夫人心事重重地问。

  对于傅观星的行为,金钏颇有微词,语气不满地回答,“还没准二少爷出来,应该还在里头。”

  老夫人脸色一沉,“都让跪了一天两夜,有什么气也该消了,都没人送东西进去给他吃吗?”

  金钏说话吞吞吐吐,“老夫人……没有老爷的命令,谁敢送去?”

  “难道真要把他饿死才甘心?咳咳……”说到激动处,老夫人就重咳了起来。

  金钏连忙拍抚她的背,“老夫人,您别气,还是躺下来休息。”

  “不用了……咳咳……”

  “其实,只要二少爷向老爷认错,老爷就会原谅他,偏偏二少爷硬摆出一副不痛不痒的姿态,尽说些不好听的话激怒好爷,莫怪老爷会大发雷霆。”金钏也觉得二少爷太不应该了。

  “咳咳……”老夫人几乎要把肺都咳出来,“那孩子小时候不是这个样子的,为什么长大后会变这么多?我就是想不通,咳咳……”

  宁宁手上的动作顿了一顿,下意识地竖耳倾听。

  连啜了几口热茶,老夫人才勉强将咳意压了下

  “小时候的观星说有多可爱就有多可爱,虽然调皮捣蛋,淘气得不像话,可是,每个见到他的人,都会情不自禁地喜欢他……”

  老夫人眼眶微红,嗓音渐哑,“尤其他最爱粘在我身边,奶奶、奶奶叫个不停,只要我心情不好,他就会赖在我身上撒娇,逗我开心……不知道打什么时候开始,他不再跟我亲近,甚至变得叛逆,有一阵子还天天和外头的孩子打架,到处闯祸,长大后更是变本加厉,整天就只会在赌场里头混,让他爹失望透顶,最后也懒得再管他了。”

  金钏想不出话来安慰她,只好劝道:“老夫人,您就安心养病,别想太多。”

  “为什么二少爷会变这么多?”宁宁突地打岔问。

  “好了,让老夫人休息,不要再提二少爷的事了。”金钏口气不佳地睨了她一眼,就怕老夫人听了心情更糟。

  老夫人摇了下头,表示无所谓,“唉!我也想过,可是毫无头绪。观星昨儿个一整天都没吃东西,真怕把他的身体搞坏了,宁宁,你去厨房准备几样饭菜送去给他吃,谁要敢拦你,就说是我说的,有事叫他来找我。”

  “是,老夫人,我现在就去。”宁宁面露喜色,正愁着不知该怎么将吃的偷渡进去,这道懿旨下得正是时候。

  老夫人无言地摆了摆手,要她快点下去准备。

  在荣国府里,老爷再大,还是大不过老夫人,宁宁有这座靠山,便可以名正言顺地进祠堂。

  “宁宁?”傅观星愣愣地看着她进门。

  她将食篮往桌上一搁笑道:“很意外对不对?是老夫人要我送来的,所以谁也不敢不让我进来。快过来吃饭,不然又要吃冷饭冷菜了。”

  眸中掠过一道惊喜,傅观星困难地站直身躯,才迈开一步,便力不从心地双脚一软,身子往前一扑,眼看这一跤会摔得很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