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尔 > 福星高照 >
十一


  “比不上又如何?我也不想跟他比。”对于下人犯上的行为,他并不以为忤,“金钏,她是新来的,大夫人要她留在这里伺候老夫人,我把她交给你了。”说完,傅观星摇着玉扇,悠哉悠哉地走了。

  “为什么二少爷会变成这样?为什么?”金钏心寒的喃道。

  宁宁迷惑地回想着方才两人的对话,不知为何,她有一种莫名的错觉,傅观星说的那些话不像是出自于他的真心,因为她明明确实地感受到他对老夫人的焦虑和忧心,可是为什么要装作不在意,甚至让别人误解他呢?

  翌日,金钏伺候老夫人梳洗后,便让宁宁留守在房中,自己到厨房去张罗膳食和每日必备的补品。

  “老夫人,今天天气好好喔!您想不想出去晒晒太阳?老是闷在屋子里,对身体没有好处,就像我娘以前生病的时候,也都躺在床上不想动,这样病是不会好的。”宁宁只差没说房里死气沉沉,充满着药味,即使是正常人,待久了都会生病。

  半卧在榻上的老妇人微掀眼皮,“唉!老了就是不中用,什么都不想动。”

  她弯眸微笑,“您不用动,我可以背您出去。”

  老夫人说话有气无力,干瘪的唇畔带笑,“你这娃儿倒有趣,听金钏说是观星介绍你进来府里的是不是?”

  “是二少爷见我遭遇可怜,才拜托大夫人让我留下来。”

  “观星有这份善心,倒是令人欣慰。”老夫人怔怔地说。

  宁宁端详着她的气色,“老夫人真的不想出去的话,那我帮您抓龙,我娘说我抓龙的功夫一流,只要被我抓过后,就遍体舒杨。”

  “好,那你就抓吧!”她呵呵笑说。

  “要是力道太重的话,老夫人可要说喔!”宁宁跪在她身后,先轻轻地掐着肩上的筋脉,再慢慢调整,“这样可以吗?”

  老夫人闭上眼,“嗯,这个好。”

  “奶奶……”一个沉稳的男声突地介入两人之间。

  因为打昨天进荣国府开始,就一直待在老夫人房里,府里有些什么人,宁宁也不是很清楚,自然不认识这名甫进门的年轻男子,不过,听他称呼老夫人“奶奶”,那么他应该就是傅观星的大哥了。

  “贤儿,是你啊!”老夫人再次掀开眼睑,睇向面貌方正,态度稳重的长孙。

  傅国贤有礼地上前请安,“奶奶今天的气色不错。”

  “这病时好时坏,要是能维持这样就不错了。”活到这把年纪,对于生死,她已经看得很开了。

  他纳闷地直瞅同样盯着自己的宁宁,“你是新来的丫鬟?”

  “见过大少爷。”她敛起裙角福了福,心想,他们兄弟俩长得一点都不像。

  老夫人示意她别再抓龙了,“宁宁昨几个才刚来,不过倒挺勤快的,人也生得清丽乖巧,奶奶对她很满意,也多亏观星把她找来跟奶奶作伴,不然只有金钏一个,还真有些寂寞。”

  “原来她是观星介绍进来的,难得他还有这份孝心,真是令人欣慰。”傅国贤一双笑眼中藏有深意。

  宁宁揉了下眼,有点怀疑自己会不会看错了,方才在他眼中似乎看到嘲讽,可是待她要仔细瞧个清楚时,又什么都没有了。

  “大少爷又来给老夫人请安了。”金钏手上端着东西进门,先将它往桌上搁下,才朝傅国贤一福,“老夫人,大少爷为了您的病,可真是费了不少心思。”

  老夫人也嗅到空气中温郁的气味,“嗯,好香…… 这应该是人参……不过又跟普通人参不同……”珍奇药材吃得多了,自然可以分辨出来。

  “是啊!老夫人,这碗盅里装的可是长白山的人参,是大少爷托人从吉林带回来的补品,大少爷的孝心,一定会感动老天爷,让老夫人的病早点好的。”她揭开碗盖,扑鼻的香气霎时掩过原来屋中的药味。

  长白山人参?宁宁不由得蹙额思忖。

  “金钏姊,这是最好的老山参,可以帮人补元气,还可以疏筋活血对不对?”她凑上前去,随口问道。

  傅国贤不禁感到讶异,“你懂得倒挺多的。”

  “不是我懂,只是昨天见到二少爷手上也有一株,他说是他托朋友亲自到长白山上采回来的。”

  宁宁没料到当她说完话,傅国贤表情遽变,脸色僵硬。

  “怎么可能?”金钏很不以为然,“准是你搞错了,二少爷要是有这份心,早就做了,这株老山参可是大少爷的。”

  宁宁轻轻眉心疑惑地问:“是这样子的吗?”

  莫非那株不是要给老夫人的?她越想越迷糊。

  老夫人微微一笑,“不管是谁的,只要有这份心,我就很开心了。”

  “奶奶,我来喂您喝。”傅国贤舀了一口吹凉……

  今天老夫人胃口不是很好,中午只吃了一点东西就躺下来午睡。

  “金钏姊,这里我来就够了,你去休息。”宁宁贴心地说。

  她正感到饥肠辘辘,一大早忙到现在,连口水都还没喝,“那我就先下去了,如果老夫人醒了,要记得叫我。”待她应允了,金钏才放心地走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