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夫管严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九


  “若不是你跟我说,我还不知道他心里一直怨着大嫂,以为大嫂不爱他,才会丢下他,选择为大哥殉节。”云景琛自我检讨。“过去的我实在太自以为是,也太过盲目了,居然没有早一点看出来,也不肯听他说话,以为照顾他就是关心了,说来真是惭愧。”

  芝恩握住他的手。“那是因为相公同样受了很重的伤,伤口太深,才会让你忽略了别人的痛苦。”就因为体会过那种滋味,才能够理解这份心情。

  “你说得没错……”他不想日日夜夜承受那份痛楚,就把心封住、眼睛闭上,自然什么也看不见,感受不到。

  “我害怕被别人知道自己是多么脆弱,所以不让任何人接近,幸好遇到娘子,能娶到你是我最大的福气。”

  “我生得不美,脑袋也不够聪明,更没有缠足,可是为了相公,我什么都愿意做。”芝恩满怀情意地说。

  云景琛低笑几声,将圆润娇躯拥进怀中。“只要有这些就够了。”

  “真的吗?”她傻气地问。

  他嗅着妻子的发香。“若真的在意女人的长相,就不会退而求其次,答应你爹的请求,由你代嫁了……如今我更庆幸你肯嫁给我。”

  同样一句话,如今再次听到,却是分外甜蜜,让芝恩的心都融化了。

  “我也很庆幸能嫁给相公。”她真的好高兴来到这个世上,更谢谢娘把自己生下来,才有这么幸福的日子。

  接下来的日子,逐渐回归平静。

  云景琛还特地找来工匠,将封住那口水井的围墙全都打掉,不再视它为禁忌,只留下深深的悼念。

  由于必须经常出远门,云景琛便又从家族同辈里头找出几位能力不错的,夂办他们一些事情,好让自己能多点时间待在家中,陪陪家人。

  就这样,冬天已经到来。

  十一月的某天早上,福婶奉了叶老爷之命——其实是她自告奋勇,带了好几帖昂贵的补药来到云家,让芝恩既开心又困惑,因为她的身子很好,又没病没痛,应该不需要吃这些东西才对。

  “……三姑娘嫁给姑爷都半年了,肚子还没有消息,老爷当然会担心,所以要我来问问,你们夫妻的感情好不好?姑爷疼不疼你?”

  芝恩喜出望外地问:“爹真的担心我?”

  “那是当然了,自从二太太替老爷生了个儿子,他就成天笑哈哈的,也更常提起三姑娘,想着何时能抱到外孙……还真是现实。”最后一句话,福婶只是在嘴里咕哝,说得并不清楚。

  芝恩眼底闪着一抹泪光。“回去告诉爹,相公对我很好,也很疼我,这些补药我一定会煎来喝的,请他不用担心。”

  “知道姑爷待三姑娘好,我也安心多了。”见从小带大的主子面色红润,也没少块肉,福婶一颗悬在半空中的心才放下。

  于是,福婶留在云家住了几天,直到回去之后,云景琛才从外地回来,芝恩顺口跟他提起这件事。

  “岳父太心急了,咱们才成亲半年,孩子的事不必勉强,你也不要想太多,孩子要来,自然会来。”云景琛不希望影响到她的心情,让芝恩成天愁眉苦脸的,自己就是喜欢她温温的笑意,令人跟着全身放松。

  “不要去在意旁人说什么,就算是岳父也一样。”

  芝恩因为他的体贴,跟着放宽了心,而当家主母的工作,她也在学习当中,希望能慢慢上手。

  就在一个下雪的夜晚,云家太夫人咽下最后一口气,当时连伺候的婢女都不在身边,直到天快亮,才被人发现,就这么孤伶伶地走了。

  在几位长辈的要求之下,云景琛把丧事办得相当隆重,不只乡亲,就连官府都派人前来吊唁,一块贞节牌坊,代表女人的一生,其中包含着血泪,以及荣耀,但是背后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待太夫人的丧事办完,已经是春天了。

  这天,三房的媳妇儿宋氏被云景行从娘家接了回来,就算她想一直待在娘家,长辈们也不会同意,只能怪自己当初不长眼,嫁错人,怨不得谁,而曾在别庄“修身养性”过一段时日的云景行,也被爹娘逼得指天誓日,绝不会金屋藏娇,也不再去找那位寡妇,夫妻才和好。

  就在芝恩以为可以过太平的日子时,云贵川夫妇又偏偏挑这时候提起分家的事,他们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好多年,决定用捐官的方式帮儿子买个五品官,心里盘算着到时再依靠拜门、拜乾亲的方式,来个攀附权贵,谋取更高的官位,总比在家里看侄子的脸色要强多了。

  云景琛面无表情地听完之后,只丢下一句“只要二叔同意,侄儿便没有意见”,心想远在四川太平县担任知县的二叔,为官耿直,又重视家族和兄弟感情,只要能说服他答应,自然就不反对。

  回到肃雍堂,他将这件事告诉妻子。

  芝恩轻磨眉心。“就算分了家,还是一家人,三叔他们若是出了事,咱们又不能袖手不管。”

  “景行的能力如何,我比谁都还清楚,别以为到时还能依靠大房和二房,顶多接济他们一下……”云景琛当着两位长辈的面,也不想把话说得太白,加上还有个二叔在,就让他来作主。

  “不过我看二叔也不会同意的,免得三叔他们将来落魄了,丢了整个家族的脸面,所以你不必去操这个心。”

  她抬眼看了下相公。“那么我有一件事,想跟相公商量。”

  “什么事?”他问。

  “我想让谦儿暂时住在肃雍堂,我也好就近照顾,等他成年之后,再搬回永誉堂也不迟。”芝恩希望能尽自己的努力,多关心一下那个孩子,只要自己办得到的,都愿意用心去做。

  云景琛岂有不答应的道理。“当然好,不过就是辛苦你了。”

  “我不怕辛苦。”她盈盈一笑。“以前在娘家,就算主动关心家人,也没人会领情,如今出嫁了,相公的家人便是我的家人,有人可以关心,也愿意被我关心,是件很幸福的事。”

  这番话令他为之动容,不禁伸臂圈抱住妻子。“你才刚进门时,我只当你是个不懂事的小丫头,可是却教会了我不少事,有你这么好的媳妇儿,爹娘若还活着,一定会很喜欢你的。”

  芝恩泪光莹莹地偎在相公胸前,想着为了生下她,不惜用自己的性命来交换的亲娘,看她过得这般幸福,也可以安心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