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夫管严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八


  没有任何抵抗,或为自己辩驳,八姑面无表情地跟着她们走了。

  就在一个时辰后,八姑多半知道自己死罪难逃,与其死在别人手中,还不如自我了断,于是趁着负责看守的婢女没有防备,把簪子刺进心窝,就这么死在血泊当中,结束一生。

  真相大白之后,留下的是深深的懊悔。

  当天稍晚,云景琛独自一人走进那扇不再上锁的小门,站在那口水井前,弯下膝盖,跪倒在地。

  “娘,孩儿错了……孩儿自始至终都不相信您是清白的,这么多年来,始终认定您是因为做出了丑事,羞于见人,才会投井,孩儿的愚蠢和无知,让您含冤至今……还请娘原谅……”

  他若坚信母亲的清白,早就察觉事有蹊跷,可是却固执地不肯正视,只会一味怨恨,枉为人子,简直不孝。

  “请原谅孩儿……”云景琛满脸悔恨地喃道。

  而在小门外头,芝恩红着眼眶,默默地陪伴着他,并没有进去打扰。

  “二哥在里头……”亭玉见二嫂躲在门边,也学她偷看。

  芝恩颔了下螓首。“你二哥很难过……亭玉进去安慰他好不好?”

  “二哥难过……”她口中低喃着,双脚有自己意识般,走进小门,来到云景琛身边,跟着跪下。

  “亭玉……”见到小妹,云景琛湿红双眼。

  “二哥没有保护好你,那天晚上要是住在肃雍堂,没把你一个人丢下,一定可以来得及找人救娘,也不会害你惊吓过度,生了疯病……都是二哥的错……”

  亭玉模仿二哥平常的动作,摸了摸他的头。“二哥不要难过,坏人抓起来了,不怕不怕……”

  “八姑已经死了,不会再有人受害,娘和大嫂的冤屈得以昭雪,相信她们地下有知,也都能够瞑目了。”他衷心地说。

  她听得似懂非懂,不过见二哥有了笑意,也跟着傻笑。

  既然已经证明母亲是清白的,云景琛当务之急便是将她的牌位迎进云家祠堂,谁也没有资格再说她不是云家的媳妇儿。

  而能够还云景琛的母亲一个清白,云家的长辈们自然开心不已,不过对于当年她是被太夫人给推下井一事,还是意图掩盖,只因为太夫人在家族中的地位崇高,更受到徽州百姓的赞扬,不容玷污。

  见伯公、堂叔他们为了保护一块贞节牌坊,个个拚死拚活的,甚至不惜跟自己下跪,就是求他别毁了云家的名声,让云景琛只觉得可笑透顶,名声究竟是什么?说穿了不过是为了面子。

  最后,云景琛答应以“母亲为了证明自身的清白,才会以死明志”的理由,让她的牌位可以顺利进入祠堂,不过又提出一个交换条件,那就是在族谱上载明大嫂是遭府里的婢女毒害,并非殉节,以正视听,几位长辈私下研议再研议,硬是拖了半个多月,总算勉为其难地同意这个要求。

  八月中,天气转凉。

  这天下午,云景琛把侄子叫到二楼书房,听到敲门声便说:“进来!”

  谦儿跨进书房,见二婶也在座,察觉到两位长辈的态度相当慎重其事,再加上最近府里的气氛怪怪的,奴仆私下的耳语,这个年纪的孩子又最为敏感,不禁有些不安。

  “见过二叔、二婶。”

  “二叔找你过来,是想告诉你,有关你娘的事。”他从书案后头走出来,严肃地看着侄子。

  “二叔,我娘到底是怎么死的?阿保他们在背地里说是被人害死,可是问他是谁,又都推说不知道……”谦儿真的被搞糊涂了,急急地问。

  “想来问二叔,又怕二叔会生气……你们不要当我是小孩子,都不肯跟我说实话……”说着、说着,就委屈地哭了起来。

  云景琛看着侄子哭泣的脸蛋,他曾经犹豫过要不要告诉他这残忍的事实,但是不说出来,便会跟自己一样,被谎言所蒙蔽,造成永难抹灭的伤害。

  “二叔之所以叫你过来,就是要告诉你,你娘确实是被人下毒害死的。”

  “是被谁害死的?”他一面呜咽、一面问道。

  他省去一些曲折,尽可能用侄子可以理解的方式说明。

  “凶手是八姑,她担心你娘以后想要改嫁,到时有损云家的名声,才会下毒,好让别人以为她是为了你爹殉节,将来就能跟你曾祖母一样得到皇帝御赐的贞节牌坊。”

  “就为了云家的名声害死我娘,真是太可恶了……”谦儿又哭、又骂。“贞节牌坊有什么用?我要我娘活着……”

  “八姑自以为忠心耿耿,其实错得离谱。”同样都是对云家忠心,和瑞珠的作法却是截然不同,云景琛只能摇头。

  见谦儿哭得脸上全是眼泪、鼻涕,芝恩便蹲下来,用绢帕为他擦拭。“现在你明白了,你娘并不是故意要丢下你,也不是不要你,不要再误会她了。”

  闻言,他放声大哭。“娘……娘……”

  娘是爱他的,并没有为了殉节,就狠心丢下他不管,受伤的幼小心灵,终于得到大大的慰藉。

  过了片刻,当阿保带着抽抽噎噎的小主子回去,芝恩见相公似乎有些担忧,不禁安慰地说:“虽然谦儿还小,但是他比咱们想像的还要坚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