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夫管严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六


  “没错,为了不让奴婢泄漏半个字,太夫人便把奴婢卖到外地,这么多年来,不管过得再苦,奴婢也没有一天忘记大太太……想尽办法也要回到徽州、回到云家来,一定要将真相告诉两位少爷……”瑞珠啜泣不已。

  “就是不希望你们以为大太太真的做了对不起大老爷的事……”

  云景琛嗓音乾哑。“我娘……没有与那名姓纪的帐房私通?”

  “当然没有!”她嘶声叫道。“大太太只爱大老爷一个,大老爷死后,天天想他,被思念折磨到都快疯了……而纪长昇又是大老爷最信任的手下,每次出门办事,一定会带在身边,他和大老爷相处的时间,可是比大太太还要长……所以纪长昇就会把过去和大老爷在外头的点点滴滴,跟哪些人说过话、又做过什么,全都告诉大太太……大太太听他描述那些景象,就好像大老爷还活在眼前似的,脸上总算有了笑容,人也精神起来……”

  他有些明白了。“所以娘才会时常把那名帐房叫到肃雍堂来?”

  “为了避嫌,奴婢每回都跟在身边,我可以对天发誓,大太太和纪长昇真是清白的……”瑞珠头部一阵晕眩,身子也愈来愈冷,不行!她的话还没说完,再给她一点时间,只要再一会儿就好了。

  “可吴嬷嬷却不知是怎么跟太夫人说的,说什么两人衣衫不整、举动亲密,根本没那回事,她真的死得好冤……二少爷一定要相信大太太……”她把额头用力磕在地上,恳求地说。

  “吴嬷嬷早就死了……”云景琛再次瞪向八姑。“祖母也无法回答任何话,那么就只有你了,当年为何要诬赖我娘?”

  八姑嘴角轻扯,哼了一声,知道瞒不下去,终于肯吐实了。

  “寡妇就该有个寡妇的样子,大老爷才死了半年,照理说连男人都不能见到,可她却跟府里的帐房有说有笑,分明就是不甘寂寞,再这样下去,大太太早晚会做出败坏门风、见不得人的丑事来,等到那个时候就来不及了,奴婢也是为了云家的名声着想,才会那么跟太夫人说的,这也是为了太夫人好。”

  这番话让芝恩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那些全都是你一手捏造的?”

  天底下怎么会有人的心肠如此恶毒残忍?

  “大老爷生前那么疼爱她,不但不肯纳妾,连侍妾都不收,大太太却不肯安分地为他守寡,这种不要脸的女人就应该受到惩罚。”八姑阴阴地笑说。

  云景琛从这番话里头,看穿了她的私心。“该不会是因为你喜欢我爹,所以才会嫉妒我娘?”

  提起这段往事,八姑的表情变得分外狰狞。“原本太夫人有意让奴婢去伺候大老爷,大老爷却一口拒绝,没想到大老爷一死,那个女人就跟别的男人说说笑笑,真是不知羞耻……”

  “所以你就要吴嬷嬷在祖母面前扯谎,要她陷害我娘,说我娘与帐房私通?”他恨不得亲手杀了她。

  八姑脸不红、气不喘地说:“想不到太夫人一下子就相信了,因为她最在乎的还是云家和自己的名声,怎能忍受被媳妇儿给毁了。”

  “阿瑞,去把管事找来!”云景琛无法饶恕她的行为。

  听得一愣一愣的阿瑞猛地回过神来,马上衔命去办。

  “二爷打算动用家法,将奴婢活活打死吗?”

  八姑脸上没有惧怕之色,她在世上最恨的两个人,大老爷和大太太都死了,老主子也撑不了多久,她早就累了,死对自己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云景琛死瞪着她,没有说话。

  杀她容易,但是他更想为死去的娘平反,让整个家族的人都知道从头到尾她都是清白的,既没有做出对不起爹的事,也没有对不起云家。

  “大娘……”就在这时,芝恩留意到瑞珠还跪在地上,连忙开口。“你的病还没好,快点起来……你们两个快扶她起来。”

  小文和彩儿这才赶紧上前,伸手要把人搀起,而额头抵着地面,呈现跪姿的瑞珠因为有人碰触,身子跟着往旁边倒下。

  “啊!”小文发出惊呼。

  彩儿也吓白了脸。“二奶奶,她……”

  见状,芝恩忙不迭地蹲下身来,先让瑞珠的身子躺平,发现她双眼紧闭,早已气绝,可是表情安详,嘴角还噙着笑容,她总算为大太太洗刷冤屈,可以安心地离开人世,终于可以休息了。

  “她……死了。”芝恩哽声地说。

  以为瑞珠的病情有了好转,才有办法走到这里来,还说了那么多的话,可是才一眨眼工夫,人却断气了。

  原来只是回光返照……

  为了替主子伸冤,才会努力到现在……

  云景琛不禁感慨地说:“多亏娘有这么一位忠心的婢女,否则真要含冤而死了,瑞珠,你就安心地去吧!云家会好好厚葬你的。”

  待管事赶来,他第一件事就是嘱咐要办妥瑞珠的后事。

  见瑞珠被抬出去,八姑不禁想起许多过去的事,她们曾经是一对无话不谈的好姐妹,可为何到了最后,却变成了仇人?该说造化弄人?还是老天爷不公平?或是因为自己命贱,活该得不到男人宠爱?

  “……立刻派人走一趟西递村,到祖宅那儿把伯公和堂叔他们请过来。”云景琛将管事叫到跟前。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