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夫管严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五


  “她们把她……把她推下去……”亭玉比了个推倒的动作,然后用手指扯高自己的嘴角。

  “坏人就嘿嘿地笑……亭玉看到了……亭玉都看到了……”一幕又一幕的画面,又浮现在自己的脑海中,比以往都还要清晰,仿佛昨天才发生一样,让她全身发抖。

  八姑脸上看不出半点心慌之色。“大姑娘说话疯疯癫癫的,谁知道她究竟看到什么,又是不是真的,二爷和二奶可不能相信。”

  “亭玉没有说谎……没有骗人……是真的……”她情绪变得甚为激动,尖声地嚷道。

  “你是坏人……把她推下去……害她死掉……”

  说到这里,亭玉很害怕地抱住自己的头,哭到泣不成声。“我要跟大哥和二哥说……二哥会相信亭玉说的话……二哥最疼亭玉了……”

  “二哥在这里。”云景琛握住小妹的肩头。“亭玉要跟二哥说什么?”

  亭玉仰起布满泪水的脸蛋,把他的脸孔和记忆深处中才不过十岁的二哥重叠在一块,马上伸手抓住他。“二哥……二哥……快去救她……”

  “你要二哥救谁?亭玉,告诉二哥!”他知道快问到关键处了。

  泪水不听使唤地从亭玉眼中滚落下来。“二哥救救她……快去救娘啊……娘死掉了……娘死掉了……”

  云景琛虽然早就猜到是这种结果,听到小妹亲口喊出来,心中还是大恸。

  “娘是怎么死掉的?”

  “她们把娘……推到井里……娘就死掉了……娘……我要娘……”亭玉顿时像个孩子似的放声大哭,那天晚上她吓得躲在被窝里头,连哭都不敢哭,现在终于可以哭出声,不必担心会被坏人听到了。

  他眼泛泪光。“亭玉做得很好。”

  芝恩泪流满面地揽着小姑,任她哭倒在自己怀里,亭玉也将那段封印在内心的骇人记忆,随着泪水倾泻而出。

  “八姑,你还有什么话要说?”云景琛厉喝。

  “大太太是自己投井的。”八姑还是同样这句话。

  云景琛嗤哼一声。“到现在还不肯说实话吗?是因为怕死,还是想要袒护真正的主使者?”

  一双墨黑的怒阵射向躺在床榻上,脸歪嘴斜,唇角淌着唾涎,不时发出咿咿啊啊的祖母,她才是害死亲娘的凶手。

  “除了大姑娘方才说的疯言疯语,二爷有什么证据说是太夫人害死自己的媳妇儿?”八姑淡定地问。“这么大的事可不能乱说。”

  他恨恨地瞪着八姑,要她亲口招认,还需要有更强而有力的人证,偏偏吴嬷嬷已经死了,瑞珠又下落不明,难道就只能认了吗?

  “还有我……可以作证!”

  寝房门口传来一道气息不稳的妇人嗓音,在小文和彩儿的搀扶之下,从肃雍堂一路找到宝善堂。

  芝恩满脸诧异地看着乞妇。“大娘?”就连大夫都说她熬不过这几天了,一个濒死之人,居然有办法走到这里来,还能开口说话,简直匪夷所思。

  “八姑,你还认得我吗?”乞妇靠着两个丫鬟的搀扶,吃力地跨进门槛,然后恶狠狠的看着对方。

  闻言,八姑仔细地端详眼前的妇人,当她终于认出对方,表情和口气倏地跟着变了。

  “你是……你是瑞珠?”

  瑞珠忿恨地说:“你没想到我还活着吧?”

  “瑞珠?”云景琛大吃一惊,要找的人竟然出现在自己府中,一定是老天爷特意安排的。“你是当年我娘身边的婢女瑞珠?”

  她眼底闪动泪光,马上曲下双膝,跪在云景琛的面前。

  “你是……二少爷?奴婢终于见到二少爷了……还有,大姑娘?你已经长得这般亭亭玉立,就跟大太太一模一样。”看到亭玉的脸孔,瑞珠就想到枉死的主子,不由得泪如雨下。

  云景琛口气流露着急切。“我娘当年究竟是怎么死的?到底是自己投井,还是被人推下井死的?”

  “大太太是——被八姑和吴嬷嬷联手推到井里淹死的,她们之所以这么做,全是因为太夫人的命令。”瑞珠娓娓道出真相。

  “就因为太夫人不能容忍原本应该安安分分守寡的媳妇儿,有一丝一毫失节的行为,那不只会让云家,更会让得到御赐贞节牌坊的她成为徽州百姓的笑柄,与其将大太太活活打死,或是浸猪笼,不如让她因为羞耻惭愧,自认做错了事,选择投井,来得好听些,所以那天晚上……”她先缓了口气,才继续说。

  “太夫人突然带着八姑和吴嬷嬷来到肃雍堂,把她硬押出去,不管大太太怎么解释,就是不肯听,奴婢跪在一旁哀求也没用,只能眼睁睁看着她们把大太太推下井……太夫人还威胁奴婢,要是敢把大太太的事说出去,自己也别想活命……奴婢只能闭上嘴巴,一个部不敢説……因为如果死了,谁来告诉大少爷和二少爷真相……大太太的冤屈永远无法平反……”

  他喉头紧缩。“接着祖母就把你卖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