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夫管严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三


  她看着眼前的二哥,觉得心头热热的,这种感受好像很久、很久以前也有过,可是想不起来了,只知道不再害怕。

  “亭玉都记住了吗?要是心里难过,就跟二哥说,二哥会陪着你。”云景琛只想让小妹知道,他会永远照顾她,绝不会抛弃她。

  闻言,亭玉很认真地点头。“亭玉记住了。”

  听着兄妹俩的对话,芝恩感动地泪水盈眶,便和堇芳又悄悄退出去,让他们有更多机会独处,找回那份失落已久的手足亲情。

  就这样,又过了两天。

  云景初和云景容从销盐区返回覆命,和云景琛讨论当前私盐猖獗,已经影响到官盐贩售,官兵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得面对官吏的明勒暗扣,建议抬高盐价,其他运商早已这么做,对此他并不赞同,因为这等于要百姓被迫淡食,将会造成民怨沸腾,而让私盐大行其道。

  就这样,连着好几天,云景琛都在烦恼这件事,只要想到皇上每一回南巡,或是朝廷重大军需、庆典、赈务和工程,也都是靠两淮盐商主动捐输,少则数十万,多则上百万,这笔庞大的金额,真像是无底洞,但又不得不拿出来,因此不少盐商才会抬高盐价,有时比产地还高上十几倍,甚至几十倍。

  芝恩见他有心事,小心探询,云景琛这才随口提了一下,并不寄望她能够想出办法,只是想要有个倾吐的对象,这在过去,可是不曾有过的想法,原来自己在不知不觉中有了极大的转变。

  看到相公渐渐学会对自己敞开心扉,愿意与她分享喜怒哀乐,芝恩心里再高兴不过了。

  “我不懂得盐价该怎么订,既能让百姓吃得起,咱们又能赚到银子,足够应付所有开销,又得如何避免被那些盐运官员勒索,不过至少懂得开源节流……”

  芝恩自认头脑不够聪明,没有本事在生意上头帮相公的忙,但府里的小事,她还是知道该如何做的。

  云景琛挑了下眉。“你说说看该怎么做?”

  “就好比说锦衣玉食和粗茶淡饭,同样都是过一天,别人能简简单单地过,咱们自然也可以,我还注意到府里有好几座院子都没有住人,不如把它们关了,就不必每天派仆役前去整理打扫,这么一来,奴仆也不需要太多,若是有贵客上门,就住在二叔他们的追慕楼,里头一应倶全,不必另外修建或增添家具……”她将这段日子的观察结果提出来。

  听到这儿,他嘴角上扬。“还有呢?”

  “还有……听说祖母喜欢看戏,还养了戏班子,不过自从她老人家生病之后,也只有三叔和三婶会不时请他们到府里演出,也是他们平常用来打发时间的,可这也是一笔可观的数目,不如省下来,以后用在更适当的地方,不过就怕他们不高兴。”芝恩为难地说。

  他唇畔笑意加深。“三叔和三婶要是真的不高兴,你就不做了吗?”

  “当然不是,我会努力说服他们,让他们明白这是为了云家的将来着想,不要为了养个戏班子,而让往后的日子过得拮据,要做长远的打算。”她圆润的脸蛋透着果决。

  “这就对了。”云景琛很满意她的回答,看似胆怯软弱的妻子,其实比任何人都还要强悍。

  “你认为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每个月的吃穿用度,直接跟管事和帐房商量,要是真的不高兴,就说是我同意的。”

  芝恩心中一喜。“我只懂得这些小事,不能帮相公太大的忙。”

  “只要管好内院,就是帮了我。”云景琛看到的却是她的努力,不单是为了云家,更是为了他,那才是弥足珍贵之处。

  “是。”有了相公的赞赏,芝恩对自己更有信心。

  她能做的事还很多,只要多用点心,一定可以办得到。

  七月中旬,早晚多了一丝凉意。

  这天,午时过了一半,连着照顾乞妇好多天的小文和彩儿,一个坐在床缘打着盹,另一个则是去煎药,就算勉强乞妇喝下去,烧依然没退,还是得照样喂她,免得二奶奶以为她们故意偷懒不做事。

  就在这当口,直到昨天都还不醒人事的乞妇,突然热退身凉,也不再咳到像快断气似的,接着睁开眼皮,慢慢地自行坐起身。

  乞妇看着坐在面前打盹的小文,伸手推了她一下。“醒一醒!”

  “嗯……”小文先是揉了揉眼皮,这才定睛看去,这一看可不得了,吓得整个人弹跳起来。“你……你……”

  瞥见已经病入膏肓,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乞妇,应该连说话的气力都没有,更不可能自己坐起身来,此刻正用两颗圆滚滚的眼珠子瞪着她,不吓死才怪。

  “你什么你?”乞妇低喝。“我在云家的资历可比你这丫头还久……”

  小文尖叫一声,马上往外跑。

  “小心!”彩儿正端着汤药进来,险些撞个正着。

  她惊恐地指着屋里。“你快看!”

  彩儿只顾着把汤药端进屋去。“看什么?”

  “你看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