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夫管严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二


  他俊脸一整。“就是带亭玉去见祖母,如果真是祖母将娘推下井的,八姑也脱不了干系,一定也有份,只要见到她们,说不定就能够想起整个经过。”

  “可小姑就是因为受到太大的惊吓,才会生了疯病,万一又受到剌激,她的神智好不容易清醒些,我怕又会……”芝恩实在不忍心那么对待她。

  “我明白你的顾虑,但这是目前仅有的办法,只能试试看。”云景琛决定冒个险,也希望娘在地下有知,能帮助小妹指认“凶手”。

  芝恩想了又想,实在没有其他法子,也只能支持相公的作法。

  但愿这个法子真的有用。

  翌日,一大清早,云景行又叫又嚷地被几个奴才押着,送往别庄,尽管都位在南屏村,只不过那儿的生活起居比不上云氏庄园,凡事都得靠自己动手,没有奴仆成群,也不会有人为他张罗衣食,云贵川夫妇尽管舍不得,可也不敢替儿子求情,免得连他们也被赶出去吃苦受罪。

  而芝恩则去后罩房探视乞妇,病情似乎又恶化了,额头上的高热让她不禁忧心忡忡,便又赶紧把大夫请来,虽然开了药方子,但也坦言作用不大,病人恐怕拖不过这几天。

  “……二奶奶,她睁开眼睛了。”负责照料的小文叫道。

  才要离开的芝恩连忙又回到屋内,来到床缘坐下。“大娘、大娘!”

  乞妇掀开眼皮,却是一脸茫然。

  “这位大娘,你前几天昏倒在门外,是咱们二奶奶救了你。”堇芳在乞妇耳边嚷着,希望让对方听进去。

  就见她稍稍转动眼珠,看向噙着温笑的芝恩。

  “这位就是咱们云家的二奶奶。”堇芳介绍。“二奶奶还请了大夫来帮你看病,不知大娘住在何处,家里还有些什么人,才好派人去通知他们。”

  云家?二奶奶?

  听到这几个字,让乞妇的神情出现变化,情绪也激动起来,嘴巴一开一合,试图要表达什么。

  “大娘别担心……”芝恩温柔地握住她相当粗糙又瘦骨嶙峋的手掌。“我已经跟相公说了大娘的事,他答应让你住下来,直到病好为止,大娘的病一定可以好起来的。”

  虽然是谎言,也是出于一片善意,只盼能让她平静地离世。

  乞妇又是一阵剧咳,咳到内脏都快吐出来了。

  她终于又踏进云家了……

  老天爷,请让她再多撑一会儿……

  “大娘别急着说话,以后有的是机会。”她动作轻柔地帮乞妇拍背。

  “好些了吗?大娘就住在这儿,安心地养病。”

  芝恩的细声细语抚慰了乞妇的心,已经有多少年不曾被如此温柔地善待过,全靠毅力才活到现在。

  “……药煎好之后,记得喂她喝下。”芝恩不忘叮嘱。

  小文和彩儿回了一声是,知道她现在有二爷撑腰,可不敢说声不字。

  芝恩又帮乞妇换了条湿布巾,贴在额上,希望能够退热。“这儿有她们照顾,大娘就把心放宽,养病要紧。”

  二奶奶真是个好人……

  是景深少爷的媳妇儿吧?谢谢你……

  乞妇一面想着,一面合上眼皮,又昏睡过去。

  “大娘!大娘!”芝恩见她叫不醒,想到大夫的话,只能叹气。

  堇芳在旁边安慰。“生死有命,二奶奶已经尽力了。”

  “我知道,只是想到身边没有一个亲人送终,还是替她难过。”又坐了好一会儿,她才带着堇芳回肃雍堂。

  待主仆俩回到居住的院落,却不见相公的身影,芝恩还以为他在楼上的书房,就不去打扰,直接往小跨院走去,才走进月洞门,就见云景琛在里头,而小姑站在身畔,于是站在兄妹俩身后,听着他们的对话。

  “……这是绣球花。”亭玉指着盆花,笑呵呵地跟二哥说。

  云景琛颔首。“想不到亭玉知道花的名字。”

  “二嫂有教亭玉,亭玉都记得……”她又指着另外一盆。“这是牡丹。”他赞许。“是牡丹没错,亭玉真聪明。”

  亭玉有些不好意思地搔了搔脸颊。“嘻嘻,二哥夸亭玉聪明,亭玉还会每天给花浇水,让它们快快长大。”

  “亭玉还要记住,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事,二哥都会保护亭玉,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云景琛疼惜地摸了摸小妹的头,这是他们兄妹之间最熟悉的小动作。

  “要是有人对你不好,就跟二哥说,二哥会替亭玉讨回公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