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夫管严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一


  她抬起哭得红肿的秀眸。“若相公真的比我先死,我会用下半辈子来照顾谦儿和小姑,不会改嫁,可若有人逼我殉节,我也不会答应,这一点要请相公原谅,因为这条命是娘犠牲自己才换来的,我必须好好珍惜。”

  云景琛皱了皱眉头。“我也不要你殉节。”想到大嫂跟着大哥走了,留下谦儿一个人,真是太可怜了。

  “我更希望的是相公能够长命百岁,不要太早丢下我。”芝恩想要为他生儿育女,两人白头到老。

  他郑重允诺。“好,我答应你。”

  “谢谢相公……”她又哭了。

  “咱们不会太早分开,我更不会丢下你一个人,一定会活得很久很久,这是我对你的承诺,就算是阎王爷也不能把我带走……”云景琛吻了吻她。

  “我真的庆幸娶到的是你,更值得我用一生一世来回报……”是她教会自己,如果没有敞开心扉,伤口永远不会痊癒,也不懂得如何去爱人。

  最后这句话不禁让芝恩又哭、又笑。

  两人的吻愈来愈热切,愈来愈难分难舍,还掺着带有咸味的泪水。

  除了言语,他们还渴望能透过肢体,来表达内心的感情。

  当一件件衣物从两人身上脱下,两人急切地用双手和唇舌来证明,自己有多需要对方,又有多爱着对方。

  芝恩忘记了羞怯和矜持,尽力迎合和取悦,想要满足相公,让他得到快乐,自己也会跟着开心。

  “娘子……谢谢你愿意嫁给我……”

  她紧抱住相公的背,指甲还不慎划出几道抓痕,在娇喘和高潮之中,更深切地体会到被爱的滋味……

  待芝恩醒来,窗外的天色已经暗了,寝房内的烛火早已点燃。

  “醒了?”云景琛听见动静,正坐在几旁看书的他便起身来到床前。“晚膳已经命人重新热过,起来吃一点。”

  芝恩这才感觉到饥饿,便穿回衣物,在几旁坐下,夫妻俩静静地吃着简单的饭菜,也不失是种幸福。

  “相公,有件事不知该不该问。”用过膳,她才启唇。

  他啜了口茶水。“想问什么就问吧!”如今在妻子面前,已经没有什么不能说的秘密了。

  “我听说……大嫂是殉节的?”芝恩慎重其事地问。

  云景琛语气透着伤感。

  “大哥那时过世刚好三个月,大嫂便在房里服毒自尽,等到隔日一早被人发现,已经没气了,幸好不是谦儿第一个看到,否则无法想像那伤害会有多大。”

  “可是我却听谦儿说,大嫂亲口答应过会看着他长大成人、娶妻生子,不可能会突然寻死,这件事伤他极深,到现在还不愿相信自己的亲娘会丢下他,还以为大嫂根本不爱他……”芝恩一直挂念着这件事,希望能找到合理的答案,让谦儿得以释怀。

  “相公真的确定大嫂是殉节的吗?”

  他愣怔一下。“除了殉节之外,应该不会有其他原因,官府的人也来查过,她喝的那碗鸡汤还剩下一些,毒药就是掺在里头,府里头不可能有人会害她,只有可能是大嫂自己放的……你在怀疑什么?”

  “我也说不上来,只是在想,如果我是大嫂,儿子年纪还小,就算再悲痛难忍,也不会就这么抛下他,追随相公而去。”芝恩就是想不透,才忍不住要问。

  “失去了爹,又失去了娘,对那么小的孩子来说,实在太残酷了。”

  “其实大嫂是个外柔内刚的女子,我一直以为她能够度过丧夫之痛,独自扶养谦儿长大,所以对于她殉节的举动,也十分讶异。”他反覆思量。

  “更何况没有人要求她非这么做不可。”

  芝恩耳畔突然响起八姑说的话……

  太夫人最重视的便是女人的贞节,一女不事二夫,丈夫不在人世,也希望云家的媳妇儿守寡,若能够殉节更好,才能博得贞节烈妇的好名声……

  一股没来由的寒意,又在她心底升起。

  “怎么了?”见她脸色泛白,云景琛有些担心地摸了摸妻子的额头,并没有发烫。“哪儿不舒服吗?”

  她实在无法形容那股异样的感受,或许是自己多心了。“没事……对了,相公这一趟去西递村,可有收获?”

  “没有。”他苦笑回道。“每个人的说法都差不多,实在找不出娘可能冤死的证据,加上管事也查不出瑞珠的下落,那么亭玉就是唯一的证人。”

  “可是小姑根本说不出“她们”究竟是谁,再说也不会有人相信她的话。”芝恩对此也很烦恼。

  云景琛站起身来,两手背在身后,来回踱着步子,似乎犹豫不决,可是为了死去的娘,又不得不这么做。“我有一个法子,只不过有些风险。”

  “什么法子?”她忙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