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夫管严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


  “是景行少爷唆使奴才做的,这一切都是他想出来的……”李泰叫道。

  云贵川夫妇惊跳起来。“这种话可不能乱说。”

  “他说要让二爷戴绿帽子,一辈子受人耻笑、痛不欲生,才能解心头之恨……只要奴才照做,不仅能拿回卖身契,还会另外给一笔银子……”李泰一五一十的说了。“是景行少爷要奴才这么做的……”

  云景琛看着堂弟,心都冷了。“你当真这么恨我?”

  “恨!我当然恨了!”云景行索性认了,难不成还能打死他?

  “要是你跟大堂兄一样病死,那该有多好,二伯父和二伯母没有儿子,云家的一切就是我的,当家应该是我才对。”

  “景行,你说的是什么话?!”云贵川出声制止。

  孙氏急得拉住儿子。“不要再说了!”

  “爹、娘,你们不是一直想要分家吗?不如早一点分一分……”他才说到这儿,嘴巴就被孙氏捂住。

  看着不知反省的堂弟,云景琛摇了摇头,失望透顶地说:“若你能把这一丁点小聪明用在正事上头,那该有多好。”

  云贵川连忙替儿子求情。“三叔保证他下次不敢了。”

  “侄媳妇,你就原谅景行这一回,别跟他计较,快替他说几句好话。”孙氏居然还有脸求芝恩帮忙说情,谅芝恩性情再好,也无法宽恕对方。

  芝恩缓缓起身,嗓音听来柔细,却十分坚决,想到这回陷害自己,说不定下回就轮到相公,绝不能容许那种事发生。

  “还请三叔、三婶见谅,在他真心悔改之前,恕侄媳妇难以从命。”她要跟自己的夫婿站在同一阵线上。

  云贵川夫妇登时面色如土,一副大势已去的神情。

  于是,云景琛将阿祥、李泰和张嬷嬷交给管事,分别责打四十大板之后,再逐出云家大门。

  “……明天一早就把景行送往别庄,交给五叔他们看管,让他待在那儿读书,好好地修身养性。”他又吩咐了管事。

  说完,云景琛便牵起妻子的手,不再理会堂弟的叫嚣、辱骂,步出小厅,却在外头遇到宋氏,宋氏看着他们夫妻紧握双手,这个男人原本是她可以拥有的,却白白让给一个处处不如自己的女人,对丈夫的幼稚无能,虽然有些小聪明,却又办不了大事,最后反而自食恶果,也就更加失望了。

  他淡漠地觑了宋氏一眼。“景行就交给堂弟妹了。”

  这句话让两个女人有截然不同的反应。

  芝恩心中的小疙瘩不见了,在相公的眼里,宋氏是堂弟的媳妇儿,是他的堂弟妹,只要知道这个就够了。

  而“堂弟妹”三个字听在宋氏耳里,却是格外刺耳,因为从头到尾,这个男人就没把自己放在心上,将来也不可能有任何改变。

  宋氏不得不把“景琛哥”三个字又咽了回去,不想自取其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云景琛夫妻离开。

  “……你干脆杀了我!”云景行还在里头叫嚷。

  “快去跟你二堂兄认个错……”云贵川夫妇劝着儿子。

  他兀自叫嚷。“我没有错。”

  孙氏急得要命。“你这次一定要听娘的话……”

  “相公!”宋氏香风袭袭地跨进门槛,莲步轻移地来到丈夫跟前,一个巴掌就甩过去了。

  “你竟敢打自己的相公?!”云景行惊怒不已。

  她瞟向早已目瞪口呆的云贵川夫妇。“公爹、婆母,媳妇儿明天就要回娘家,两位多多保重。”

  云景行勃然大怒。“你要回娘家?就不怕我休了你?”

  “当初真是不应该嫁给你。”宋氏高傲地回道,有这种没用的丈夫和公婆,真是太丢脸了,都怪自己瞎了眼才会选错了人。

  妻子遇到相公有难,竟然选择抛弃他,云景行就像只战败的公鸡,全身虚脱地坐倒在椅上。

  “宝秀,你不能丢下景行回娘家……”孙氏哀求媳妇儿。

  云贵川不禁红了老眼。“宝秀,你跟景行好歹是夫妻……”

  可惜宋氏心意已决,谁说都没用。

  肃雍堂——

  回到夫妻俩的寝房,芝恩被相公紧紧搂在怀中,所有的惊惶恐惧,一下子全都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安心。

  云景琛收紧臂弯。“让你受惊了!”

  “是我太笨了,才会上当……还请相公原谅。”她余悸犹存地说。

  他轻叹一声。“娘子是因为太担心我了,才会让那该死的奴才有机可乘,只不过以后千万记得,就算遇上再危急的事,也要把婢女带在身边,不要落单。”

  这次就当做一次宝贵的教训,希望芝恩能更懂得保护自己,否则他往后出门,也会不放心。

  芝恩倚在他胸口,用力颔首。“是,相公,还有谢谢你肯相信我。”

  “如果是以前的我,一定不相信,但就因为是娘子,我愿意打从心底信任,你一定不会做出背叛我的事。”云景琛衷心地说。

  闻言,她泪水掉得更多,却是因为高兴。“这辈子我只爱相公,不是因为一女不事二夫,而是因为除了相公之外,我再也无法接纳其他人。”

  “即使我比你先死,也会为我守寡?”他笑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