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夫管严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九


  “你去把三太太手上的东西拿过来仔细确认,到底是不是你家主子的。”云景琛朝堇芳说。“我要听实话。”

  堇芳回了一声“是”,便走到孙氏跟前,将绢帕拿了回来,翻看了几下,也不得不点头。“回二爷,的确是二奶奶的没错……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他问。

  她“啊!”了一声。“奴婢想起来了!这条绢帕是二奶奶放在大姑娘那儿的,因为上头绣了条鱼,大姑娘见了喜欢,说什么都不肯还给二奶奶,二奶奶只好送给她,怎会落在一个奴才手上呢?”

  云景琛俊脸一沈。“你没有记错?”

  “奴婢非常肯定,要不然可以问大姑娘,她一定记得。”堇芳喜道。

  “亭玉那疯丫头说的话能当真吗?”云景行心头暗惊,怎么也没料到事情并没有按照自己原本的计划走,还以为有了生母的例子,听到自己的妻子与奴才私通,云景琛一定会在盛怒之下,马上休书一封,将人赶出云家,而内心也会再度遭受折磨和痛苦,想不到他会如此冷静,看来是低估了他们夫妻的感情。

  闻言,云景琛瞬也不瞬地睇着堂弟,见他似乎千方百计要定芝恩的罪,实在不想怀疑自己的亲人,但事关妻子的清白,非要查个水落石出才行。

  “亭玉说的话不能当真,那么伺候她的嬷嬷、丫鬟说的话,总该可以信吧?”他马上把阿瑞叫进来。“去把张嬷嬷她们带到这儿来,我要一个一个问,二奶奶送给大姑娘的绢帕,怎会落在一个奴才手中。”

  芝恩听他这么说,连忙开口。“相公要把张嬷嬷她们带到这儿来,小姑没人看着也不行……堇芳,你跟着阿瑞回小跨院,留在那儿陪大姑娘,她若是问起我,就说我有点事,晚一点就会回去,要她乖乖听话。”

  “是。”于是堇芳和阿瑞一起走了。

  这时,李泰真的怕了,求助地看向云景行,云景行马上朝他使了个警告眼色,要他小心,不要自乱阵脚。

  这一来一往全逃不过云景琛的双眼,放在座椅扶手上的大掌不禁抡紧,若两人真是事先串通好的,委实令人心寒。

  过了片刻,阿瑞把张嬷嬷和两个丫鬟带来了。

  “见过二爷、三老爷、三太太。”

  云景琛瞪着三人。“听说二奶奶有一条绢帕,上头绣的是鱼,大姑娘见了喜欢,硬是不肯还给她,你们可曾看过?”

  叫小玉的丫鬟先点头了。“奴婢看过,大姑娘一直放在身边,不过突然不见了,今天早上大姑娘还到处找它。”

  这下子张嬷嬷可紧张了,悄悄地望向云景行,可惜云景行连看都不看她一眼,让她急得快晕了。

  见张嬷嬷神情不太自然,云景琛低喝一声。“张嬷嬷!”

  “二、二爷饶命……”她两脚发软,跪倒在地。

  “还不快说!”他用力拍打了下座椅扶手。

  张嬷嬷只好招了。“奴婢……把那条绢帕交给景行少爷身边的阿祥了……”

  “张嬷嬷你别乱说。”阿祥赶紧否认没这回事。

  “奴婢真的把东西交给阿祥了,说是景行少爷要的,至于用来做什么,我真的不知情……”她好后悔,只求能保住这条老命。

  云贵川夫妇惊愕地看向儿子。“景行,这是怎么回事?”

  “这不关孩儿的事。”云景行可是撇得一乾二净。“阿祥,你快点把话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阿祥当场跪下,逼不得已,只好把全部的责任一肩扛起。“是……是奴才自作主张,跟张嬷嬷要了这条绢帕,然后交给李泰,要他陷害二奶奶……只是想替少爷出口气……谁教二爷看不起少爷……不让他再管家里的生意……”

  “你怎能做出这种事来?”云景行很满意小厮的忠心。

  他俯首认罪。“奴才错了……”

  云景行痛心疾首地嚷。“你这是在陷我于不义!”

  “奴才知错……”阿祥哭道。

  见这对主仆一搭一唱,真以为能骗得了所有人,云景琛很想看在自家人的情分上,原谅堂弟这一回,可是下次呢?依他死不认错的个性,不可能就此收手,更别说真心忏悔,会不会又故伎重施?或变本加厉呢?

  “景琛,这次都是奴才不对,跟咱们景行没有关系……”孙氏可不相信儿子会做出这等毁人名节的事来。

  云贵川也忙着说情。“都是这个该死的奴才一个人干的,和景行无关,连累了侄媳妇,咱们心里也很过意不去,如今真相大白,证明侄媳妇是清白的,就不要再追究下去了。”

  “我事先可是一点都不知情。”云景行说得脸不红、气不喘的。

  云景琛瞪着三叔一家人,真是厚顔无耻、自私自利,目光扫过跪在地上的阿祥和李泰。

  “来人!把这两个该死的奴才,还有张嬷嬷一起拖下去,每个人都重责一百大板。”

  顿时之间,阿祥当场尿裤子,张嬷嬷则是直接晕死过去。

  “一、一百大板……”李泰脸上没有一丝血色,不必等到打完,早就一命呜呼了。“二爷饶命……二爷饶命……奴才说实话……只求二爷饶了奴才一命……”

  他就不信还不招。“还不快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