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夫管严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六


  小文和彩儿马上提出抗议,就是不想被指派来照顾乞妇。

  “其他的事就交给别人去做,还是我这个二奶奶没资格命令你们?”芝恩难得板起脸孔。“那么就等二爷回来……”

  “奴婢做就是了。”她们不敢再多说。

  芝恩心想再不树立威严,真的使唤不动这些奴仆,不过只要有相公撑腰,她就不怕。“等她清醒,或是病情突然恶化,马上来通知我。”

  “是。”小文和彩儿不情不愿地回道。

  她还是不忘叮咛。“要记得喂她喝水,要是咳得很厉害,就帮她翻身拍背,虽然救不了她,但咱们能做的就尽量做。”

  “听到二奶奶说的话了吗?”堇芳大声地问。

  小文和彩儿小声回道:“听到了。”

  “那就交给你们,我晚一点再过来。”芝恩说完便出去了。

  虽然已经七月初,天气还是很炎热。

  张嬷嬷躲在月洞门旁,先是探头探脑的,确定没人,这才悄悄走出小跨院,快步穿过天井,来到院门外头,似乎在找人。

  “阿祥!阿祥!”她小声地唤道。

  一个声音从后头冒出来。“东西呢?”

  她惊跳起来。“臭小子,差点把我吓死!”

  “是你自己作贼心虚,不要怪到我身上。”叫阿祥的小厮反唇相稽。“我家主子要的东西呢?”

  “拿到了!拿到了!”张嬷嬷从袖中拿出一条绢帕。“这是前阵子二奶奶遗落在大姑娘寝房里的……”

  阿祥将绢帕抢了过去。“我回去了。”

  “景行少爷要这个做什么?”她忍不住问道。

  他低哼一声。“你就别多问,事成之后,有你好处。”

  “可不要害我。”虽然不喜欢二奶奶,可是张嬷嬷更怕惹祸上身。

  “要是敢说出去,到时连你也脱不了干系。”阿祥先警告她一番,这才回去跟主子覆命。

  张嬷嬷有些心神不宁,可是已经做了,后悔也来不及,只能转身走进院门,而芝恩和堇芳正好从寝房里头出来,顿时吓出一身冷汗。

  “二、二奶奶……”

  “你怎么了?不舒服吗?”见对方脸色发白,芝恩不免关心一下。

  她支支吾吾地回道:“是、是天气太热……晒得头都晕了……”

  “要真的不舒服,就去休息。”芝恩也不希望张嬷嬷真的病倒了。

  “多谢二奶奶。”张嬷嬷说了一句,赶紧返回小跨院。

  堇芳哼了哼。“八成又在装病了,二奶奶应该戳破她的把戏,不要再纵容下去,等二爷回来,就跟他说要换人来伺候大姑娘。”

  “等相公有空再跟他提。”因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办,芝恩不想拿这点小事去烦他。“走吧!”

  于是,芝恩又去了后罩房,昨天那名乞妇还在昏迷中,不时咳着,小文和彩儿轮流翻身拍背,好让她能够舒坦些,至于能撑多久,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她在

  那儿待了好一会儿才离开。

  就这样,三天过去了,今天是云景琛到西递村祖宅的第四天。

  芝恩站在天井,仰望着从头顶飘过的朵朵白云,想着相公也该回来了,不知问得如何,可有好消息。

  “二奶奶!”陌生男子的叫声让她回过头,那是一名面皮白皙,长相不错,约莫二十出头的奴才。“二奶奶!”

  她看着眼前的陌生奴才,还在纳闷对方来做什么。

  “奴才叫李泰……”他连忙报上名来。“因为二爷刚刚回府,似乎身体不适,突然昏过去了,赶紧来跟二奶奶说一声……”

  “他在哪里?”芝恩焦急地问。

  “奴才这就带二奶奶过去。”说完,李泰转身就跑。

  芝恩原本要叫堇芳跟自己一块去,才想到她拿点心去给小姑,想叫其他人,李泰又催着,她又很担心相公的状况,便不假思索地跟在对方后头。

  “二爷在哪儿?”她不断地追问。

  叫李泰的奴才用手比了比。“就在日新堂……”

  “怎么不把他送回肃雍堂来呢?已经派人去请大夫了吗?”芝恩放慢脚步,一面拭着汗水,一面问道。

  就在这时,李泰停下脚步,转身面对她。“二奶奶不要着急,二爷没事。”

  “可你不是说……”她这才感觉到不对劲。

  李泰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二奶奶不要怪奴才……”

  “你做什么?放手!”芝恩大惊失色,原本的忧心一下子转为惊惶。“再不放手,我要叫人了……”

  他露出得逞的笑容,只要按照景行少爷的话去做,不但可以拿回卖身契,还能再得到一笔银子,就可以远走高飞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