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夫管严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三


  “二哥!”亭玉哭叫一声,用另一只手拉住他,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硬是要把他们都拖到外头去。“二哥也不要过去……快逃……会死掉……不要二哥死掉……也不要二嫂死掉……都不要死……”

  他尝试安抚小妹。“二哥不会死掉的,你二嫂也一样……”

  “真的会死掉的……”她两眼发直,像是陷在噩梦中,醒不过来,两手还在半空中比划。“二哥和二嫂会……跟她一样死掉的……亭玉不要你们跟她一样死掉……不要死掉……”

  小妹的话让云景琛大惑不解。“你说跟谁一样死掉?”

  “跟她一样死掉……”亭玉一脸恐惧地指着那口水井。

  “那个人是谁?”他紧紧扣住小妹的肩头,想到这座府第当中,死在水井里的人也只有娘,没听过还有别人。

  芝恩眼看这个举动吓到小姑,连忙出声提醒。“相公,有话慢慢问,这样她才会明白你的意思……”

  “二哥不是故意的。”云景琛急忙松开手劲。

  亭玉连忙躲到二嫂身后,不肯出来。

  “二哥不是故意凶你,只是想知道你说谁死掉了?”他按捺住急躁,把嗓音放缓。“是不是有人死在那口水井里?”

  她偷偷瞥了水井一眼,又害怕得闭紧双眼。

  “亭玉如果知道,可以跟二嫂说吗?”芝恩细声细气地哄道。

  过了片刻,亭玉才又掀开眼皮,看向那口水井,看了好久、好久,似乎在整理脑中那些杂乱不堪的黑暗记忆,好可怕、好吓人,真的不想看到,可是二嫂说想要知道,她只好再把眼睛张开。

  “她们……抓着她……”她开始描述“看到”的片段画面。“一直走……走到这里……然后她们就这样子……”

  亭玉从二嫂身后出来,两眼眨也不眨,如作梦般走到水井旁,接着比了个推倒的动作。“她就掉下去,死掉了……”

  云景琛厉声问:“掉下去的那个人是谁?”

  “她死掉了……”她两手紧握在胸前,全身不断地发抖。“亭玉要躲起来,不能让她们看到……”

  他心想小妹口中掉下水井的那个人,若真的是娘,那么就有可能是被人给推下去,而不是自己投井。

  “亭玉,告诉二哥,那个人是被推下去的吗?”云景琛想确认清楚。

  芝恩揽着她的肩。“亭玉不怕,慢慢的想,二嫂在这儿陪你……”

  “她们把她推下去了……”她歪着头,也想起那些人脸上诡谲残酷的笑意。

  “还一直低头看着井里……脸上在笑……嘿嘿……就像鬼一样……”

  闻言,芝恩打从心头发冷,看向脸色惨白的云景琛。“相公?相公?”

  云景琛猛地回过神。“什么?”

  “相公怎么看?”芝恩有种不好的想法,但不敢说出来。

  “亭玉说得不清不楚,我也无法肯定被人推下井的是不是……是不是娘。”他抹了把脸,努力保持理智。“更何况谁会做出这种事……”

  说完,云景琛不禁愣住,因为整个云家,只有一个人有权力这么做。“不可能!祖母既然让娘回房反省,又怎会满着所有人动用私刑?”

  看着偎在身旁的亭玉,芝恩大胆猜测。“如果小姑说的是真的,当时她才不过六岁,亲眼看到婆母被人推下井,会不会因惊吓过度,才……变成这副样子?”

  “你说得没错,一定是这样的……”云景琛从来没有把小妹的疯病和娘的死联想在一起,如今把两者兜笼起来,确实有这个可能,否则原本一个好端端的孩子,怎会突然生病了,而且还病到发疯。

  亭玉攥着二嫂的袖子,脸上心有余悸。“不要待在这里……”

  “告诉二哥,是谁把那个人推下去的?”他急切地问。

  她用力地摇头。“不知道……不知道……”

  “相公,不要再问了,还是先出去再说。”于是,芝恩搅着喃喃自语的小姑往外走,堇芳就在门外等着,两人一起搀着亭玉回小跨院。

  待芝恩哄小姑上床,坐在床缘,看着亭玉有些不太安稳的睡容,想到方才说的那些话,如果是真实发生过的事,简直令人毛骨悚然。

  “二奶奶脸色不太好,也回房歇着吧!”堇芳说。

  芝恩额了下首,起身离开。

  直到步出小跨院,堇芳才吞吞吐吐地问道:“奴婢刚刚在小门外都听到了,大姑娘说的……该不会是真的?”

  “我也不敢确定,就算是真的,也不会有人相信她所说的。”芝恩相信小姑不是疯言疯语,而是真的亲眼所见,才有可能描述得那般真实,可是旁人不会当真,只会当笑话来看。

  堇芳叹了口气。“说得也是,就算二爷跑去找太夫人,想要问个清楚,她现在不只意识不清,又口不能言,问了也没用。”

  “那么八姑呢?”芝恩马上想到另一个人。“她伺候太夫人三十多年,府里大小事应该都很清楚。”

  她马上否决这个可能性。“二奶奶有所不知,八姑是太夫人的心腹,也是身边最信任的人,是不可能会说真话,尤其是不利太夫人的话。”

  “那么还有谁知情?”芝恩攒眉苦思。

  思索一个晚上,翌日辰时,云景琛独自来到宝善堂。

  “二爷来了!”八姑福身见礼。

  他目光讳莫如深地瞅着面前的八姑。“嗯,祖母还在睡吗?”

  “太夫人刚醒,奴婢正准备喂她喝汤药……”说着,她便弯下身子,轻拍着老主子的胸口。“二爷来给太夫人请安了。”

  太夫人掀开眼皮,歪着一边的嘴巴,发出咿咿唔唔的声音。

  “祖母还是老样子?!”云景琛多希望能当面问个清楚。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