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夫管严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当年他和大哥决定把那口水井封起来,当它不存在,也决定忘了娘的事,可是过去的阴影依然盘踞在两人的心口上,不曾离开半步。

  难道只有面对它,才能将那份痛楚从心头连根拔除?

  不过就算再害怕,云景琛更相信妻子会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成为支持他最大的力量……

  已经第三天了。

  想到相公还把自己关在书房内,让芝恩开始担心,要不是阿瑞保证二爷成天看书,饭还是照吃,这才忍住上楼敲门的冲动。

  之后就连云贵川夫妇都派人把她叫去东来楼,虚情假意地关心一番,芝恩奸解释是意见不合,过几天就没事了,他们便说了一堆夫妻床头吵、床尾和的好话,无非是要她顺着相公的意,多多忍耐。

  待芝恩回到肃雍堂,就见谦儿站在楼梯下方,来回踱着步,犹豫着要不要上去。

  “二奶奶!”阿保见到她,先见了礼。

  谦儿皱着眉头看她。“二叔还在生气?”

  “我让厨子做了冬瓜饺,应该都蒸好了,你也一块来吃。”芝恩没有正面回答他,只是吩咐堇芳去厨房端出来,然后招手,要谦儿跟着去小跨院。

  见到二嫂和谦儿,亭玉开心得手舞足蹈。

  三人坐在院子的石桌旁,吃着微带卤汁和冬瓜清香的冬瓜饺,不过芝恩看着他们吃居多。“吃慢一点,小心烫!”

  “好烫……呼!呼!”亭玉用力吹了几口气,才塞进口中。

  吃了几个冬瓜饺,谦儿就停下筷子,脑袋垂得低低的,稚嫩的嗓音听来闷闷不乐的。

  “你……嫁到云家之后,会不会想念家里的娘?”

  芝恩怔了怔,盯着他的头顶回道:“二婶的娘在生下二婶之后,就因为失血过多去世了,二婶从来没见过她,但是没有一天不想。”

  闻言,他抬起头看着芝恩。“二婶……”

  这声“二婶”让芝恩又惊又喜。“什么事?”

  他脸蛋一红,有些不好意思。“我可以问二婶一件事吗?”

  “当然可以了。”她很乐意地说。

  谦儿咬了咬下唇。“二婶知道什么叫“殉节”吗?”

  “当然知道。”芝恩只是不懂他为何问这个。

  “爹生病过世不到三个月,娘就殉节了,每个人都夸她,说她是贞节烈妇……”他气闷地说。“为什么娘一定要死呢?”

  芝恩一脸震惊,看向在身旁伺候的堇芳,像在询问是不是真的,她弯身凑到主子耳畔,说了一句“大奶奶是服毒自尽”,证明所言不假。

  由于之前一直专注在死去的婆母和小姑身上,不曾去问过大伯和大嫂是怎么死的,如今才知大伯是病死,大嫂则是殉节,芝恩张口结舌,好半天都说不出话来,看来云家还有很多她不知道的过去。

  她也想问大嫂为何这般残忍,怎么狠得下心丢下年幼的儿子去死?

  “娘明明说过会看着我长大成人,娶妻生子,为何又要殉节呢?”谦儿用袖口抹去泪水。“娘骗我!”

  “谦儿……”芝恩心疼地说。“二婶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失去你笮,让你娘很难过、很难过,才想要去找他。”

  谦儿泪眼汪汪地问:“那我呢?娘就不要我了吗?爹死了,连娘也走了,没有人要我……既然这样,为何要把我生下来?”

  “不是这样的……”她坐到谦儿身边,抱住他小小的身子。“二婶相信你爹和你娘都很爱你……”

  他发起火来。“就连二婶也骗我!”吼完这句话,使劲地挣开芝恩的怀抱,跑出小跨院了。

  “阿保,快跟上去!”芝恩朝小厮说。

  阿保马上去追小主子了。

  “二嫂……”亭玉感受到气氛不对,有些不安。

  芝恩挤出安抚的笑靥。“没事,亭玉多吃几个冬瓜饺……”究竟大嫂心里是怎

  么想的?难道殉节真的比养育亲生骨肉长大还要重要吗?

  她真的不懂。

  到了第五天,芝恩正在房里摺着衫、裤和长袍,好让阿瑞拿到书房去给相公替换,虽然不知这样的日子要过多久,但是她会等下去。

  就在这当口,听到有人推门进来,以为是堇芳,便继续坐在床缘,忙着手边的事,直到好半天都没有动静,这才抬起头,发现站在眼前的却是云景琛。

  “相公!”她放下长袍,起身唤道。

  云景琛除了唇畔和下巴多了些青色胡髭,精神看来不错,只见他两手背在身后,墨黑的双眼凝聚着光芒,仿佛决定出来面对一切。“你跟我来。”

  “是。”芝恩没有问要去哪里,无论天涯还是海角,都愿意跟随。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