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夫管严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亭玉在这里浇花,二嫂很快就回来。”芝恩找些事让小姑去忙,免得待会儿见不到她,又会吵着要找自己。

  亭玉接过洒水壶,很认真地浇着花。

  待芝恩走出小跨院,就见个十六、七岁的婢女等在那儿。

  “奴婢平儿,见过二奶奶。”婢女福身见礼。

  “有什么事吗?”她问。

  婢女转达。“我家主子想请二奶奶到东来楼一趟。”

  不等自家主子开口,堇芳已经发难。“论起辈分,也应该是三房奶奶亲自到肃雍堂来,而不是要咱们二奶奶过去。”

  “可是……我家主子说她缠着脚,实在不方便走这么长一段路。”平儿缩了缩脖子,呐呐地回道。

  “二奶奶别理她……”堇芳岂会听不出是在讽刺二奶奶没有缠脚,开口要赶人,不过却被芝恩阻止了。

  “不要紧。”芝恩已经习惯被人看扁,不过忍一时之气,再找机会证明给大家看,比什么都还大快人心。

  “回去跟你家主子说,我晚一点就过去。”

  “是,那奴婢先回去了。”平儿赶紧回去覆命。

  对于主子的决定,堇芳不太苟同。“三房奶奶长得美是美矣,不过眼睛向来生在头顶上,这会儿竟连二奶奶都不看在眼底,真的是太气人了。”

  芝恩反过来安慰她。“都是一家人,就不要这么计较。”

  “二奶奶不计较,人家可不这么想。”她替主子不平。“要是心肠太好,可是会被对方吃定的。”

  “好,我记住了。”其实芝恩也很想知道堂弟妹找自己的目的,说不定在谈话中,可以得知对方与相公过去的关系,虽然也告诉自己,不要追根究柢,因为相公已经娶了她,但是心上就像有一根细针插在上头,不想办法拔掉的话,就会一直不舒服。

  于是,芝恩把小姑交给张嬷嬷她们伺候,又换了套新的袄裙,稍作打扮,才在景芳的陪同之下,离开肃雍堂。

  待主仆俩来到三房居住的东来楼,被方才那名叫平儿的婢女请进了东厢房,芝恩跨进门槛,就见宋氏艳光照人的起身,以及在精美袄裙和饰物的烘托之下,一双缠得小巧的莲足,连身为女人的她,都看得目不转睛。

  宋氏嗓音娇中带媚。“烦劳二堂嫂走这一趟,真是对不住。”

  “都是自家人,不用客气。”芝恩含笑回道。

  “请坐。”宋氏朝面前的座椅比了一下。

  待她笑盈盈落坐,一名丫鬟进来,奉上茶水,又退了出去,屋里只剩下两对主仆。“不知堂弟妹找我有什么事?”

  见芝恩面色红润、精神奕奕,宋氏实在不解,为何她能够如此泰然自若?既不愁眉苦脸,也不唉声叹气?

  “我听说二堂嫂天天待在小跨院里陪着亭玉堂妹,而且亭玉堂妹也不再疯疯癫癫的,变得很听话,究竟是如何办到的?”当她从下人口中听闻消息,真的不敢相信,因为自己可是亲眼见过对方发疯的样子,实在太吓人了。

  芝恩忍不住替小姑说话。“其实亭玉并不像大家想的那么可怕,只要是真心对她好,让她明白没有人会伤害她,耐心地跟她说话,她也会很乖的。”

  “二堂嫂在嫁进门之前,难道事先不知道有个发疯的小姑?”宋氏听她说得轻松,有些恼了。

  “我知道。”她不觉得有什么好隐瞒的。“但她却是相公唯一的妹妹,既然决定嫁进云家,身为二嫂,就有责任照顾她。”

  宋氏不禁咄咄逼人地问。“你真的不在乎要一辈子照顾发疯的小姑?也不觉得丢脸?娘家的人都没有意见?”

  “既然决定嫁给相公了,自然不会后悔。”芝恩轻哂。

  闻言,宋氏不得不承认输了,当初她就是没办法接受景琛哥有个发疯的妹妹,又不肯将她送到别庄,加上爹娘又反对有个失节的亲家母,就算人已过世,总是不好听,最后才会嫁给现在的相公……

  不!她还没有输!

  她怎么可能输给一个没有姿色,也看不出任何特别之处的女子?

  “景琛哥的娘是怎么死的,二堂嫂可知道?”宋氏不甘心,想要毁掉她云淡风轻的表情。

  景琛哥?不只芝恩认为这个称呼不妥,就连她身旁的堇芳也愣住了,心想三房奶奶都嫁给堂少爷了,就不该这么叫,要是传扬出去,可是会造成误会的。

  就算不够聪明,女人的直觉还是让芝恩明显地感受到对方的妒忌。

  “对于婆母的事,我大略听说了。”

  “你心里又作何感想?不觉得难堪、见不得人吗?”

  宋氏的尖锐和鄙夷,让芝恩不禁板起小脸。“虽然这里没有其他人在,但还是要提醒堂弟妹,不要批评过世的长辈。”

  “你真的不在乎?”她就不信。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