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夫管严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看着眼前这对姑侄像孩子似的吃得津津有味,芝恩不禁左右张望着,然后询问丫鬟。

  “张嬷嬷呢?怎么只有你们在这儿?”最近经常来小跨院,才注意到张嬷嬷经常不见人影。

  “张嬷嬷她……她……”其中一个丫鬟支支吾吾地说。

  “她、她上茅房去了。”要是说出偷懒的事,让张嬷嬷知道,准会令她们往后的日子不好过,只好随便编个理由。

  “嗯。”看她们心虚的表情,芝恩也猜得出是在说谎,因为已经好几次,不是说肚子痛,就是头痛,也未免太巧了,不过她并没有戳破,只是把张嬷嬷的事放在心上,等相公回来再请他定夺。

  亭玉拿了一块麻酥糖,跑到她面前,凑到芝恩嘴前。“二嫂也吃……”

  “好。”她张嘴咬住那块麻酥糖,顿时满嘴的黑芝麻香。

  “好不好吃?”亭玉歪着脑袋问道。

  芝恩一面嚼着,一面点头。“好吃。”

  闻言,亭玉又笑嘻嘻地坐回石桌旁,抓起一根枰管糖,伸到谦儿面前。

  “这个给你吃,很好吃……”

  谦儿开心地接过去。“谢谢小姑姑。”

  过了一会儿,堇芳将茶送来,芝恩便要她把预留的一些糖分给服侍小姑的丫鬟们,说是巴结也好,只是希望她们往后能多用点心来伺候大姑娘。

  在云景琛出门的这段日子,过得还算平静,除了照顾小姑和谦儿,芝恩决定每隔数日便走一趟宝善堂,虽然不用亲自照顾,但至少要来探望,也算是替相公尽孝,更是身为孙媳妇儿的她该做的。

  这天晌午,她在堇芳的陪同之下,来到太夫人的病榻前探视。

  八姑见主仆俩进房,便将老主子扶坐起来。“太夫人,您的孙媳妇儿真是孝顺,今天又来看您了……”

  “咿……唔……”太夫人歪着嘴巴,流着唾涎。

  芝恩走到床前,看着仍旧意识不清、有口难言的太夫人,询问八姑。“祖母这两天身子可好?”

  “还不是老样子,大夫也说这病是好不了了……”说着,八姑又让老主子躺下来。“只能过一天是一天。”

  她客气地回道:“要让你多费心了。”

  “这是奴婢应该做的。”八姑挑了下眉,瞅着面前身穿嫣红色袄裙的二奶奶,记得第一次见面,还看得出是个青涩生嫩的小丫头,才进门不过一个多月,每见到她一回,就像是蜕变一次,眉眼之间也多了几分成熟风韵,和小女人的娇媚,有了男人的滋润即使不一样。

  “虽然太夫人口不能言、神智不清,但奴婢伺候了三十多年,最清楚她想说些什么了,而太夫人最重视的便是女人的贞节,一女不事二夫,丈夫不在人世,也希望云家的媳妇儿守寡,若能够殉节更好,才能博得贞节烈妇的好名声……”

  八姑认为自己有资格代老主子训诫这个年纪尚轻的孙媳妇儿,让她严格遵守云家的规矩。

  “二奶奶听懂奴婢的意思吗?”

  没来由的,芝恩打了一个冷颤。“听懂了。”

  八姑大有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架势。“二奶奶可别误会了,这些话不是奴婢说的,而是太夫人的意思。”

  “我明白。”她也不确定究竟在害怕什么,就是心里发毛。

  “二奶奶明白就好。”八姑看似卑微,实则傲慢地说。

  芝恩又待了一会儿才离开,当她步出宝善堂,那股寒意还在,不由得搓了搓手臂,但依旧无法消除。

  “二奶奶会冷吗?”堇芳觉得奇怪,都六月了,天气明明很暖和。

  “不是冷,只是……”她站在太阳底下,想要驱散心底的寒气。“我也说不太明白,就是觉得方才在里头好冷。”

  堇芳点了点头。“八成是屋里有病气,二奶奶可别染上,还是不要太常来探望得好。”

  “但不来又说不过去,往后多注意点就好。”芝恩不想让别人担心。

  主仆俩走在回肃雍堂的路上,因为实在没人可以商量,她忍不住问身边的婢女,也只有堇芳能够信任。

  “你想相公心里会不会还恨着他的娘?”

  “当然会恨了,就算再怎么隐瞒,外头的人只要有心打听,都会知道这件事,就连云家的亲戚也认为是种耻辱,所以二爷才会不准任何人提起。”堇芳说得头头是道。

  她沈吟一下。“真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如果换做自己,宁可娘改嫁,也不要她死。

  想到那天半夜,相公悲愤伤痛的背影,究竟是恨自己的娘无法为爹守寡,或是她居然抛下他们兄妹三人寻短?

  不过除非自己有勇气揭开这道禁忌,否则芝恩永远无法了解相公真正的想法,更无从安慰他。

  今天是云景琛出门的第十五天。

  芝恩跟往常一样陪伴小姑用过早膳,经过这段日子的努力,亭玉已经不再吃得满嘴都是饭粒,也不会把菜汤都洒在袄裙上,真的很有成就感。

  “……三房奶奶派了人过来,说要见二奶奶。”堇芳在她耳畔说道。

  芝恩有些错愕。“人呢?”

  “正在外头等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