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夫管严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堇芳见主子虚软无力的模样,笑得暧昧。“二爷在书房里,还交代等二奶奶醒来再用早膳。”

  “都这么晚了,相公一定饿坏了。”芝恩瞋她一眼,很快地梳洗之后,赶紧要堇芳去把早膳端进来,并请相公下楼。

  待云景琛又回到正房内,早膳已经摆妥。

  “相公请用。”都已经是夫妻了,她还是会觉得害羞。

  见她脸蛋布满红霞,不知不觉当中添了一股娇态,让云景琛险些移不开目光,便清了下嗓子。

  “你也坐下来吃。”

  “是。”芝恩便舀了一碗石耳炖鸡,放在相公面前,自己才要动筷,外头突然传来怒气冲天的脚步声。

  “云景琛!”一名年纪约莫二十二、三岁,五官和云景琛有几分神似,不过气质却大不相同,生得英俊风流的男子等不及奴才通报,便直接闯进肃雍堂,接着一脚跨进门扉敞开的正房。

  “究竟要等到何时才肯让我再插手云家的生意?”云景行用手上的摺扇指着二堂兄,连名带姓,劈头就吼道。

  云景琛不动如山,慢条斯理嚼着饭菜,似乎已经习以为常,反倒是在座的芝恩吓了好大一跳。

  “……等你学会收敛自己的行为举止,我自然就会考虑。”云景琛又挟了块鱼肉,才淡漠地回道。

  闻言,云景行吐出暴吼。“我做错了什么,需要收敛?”

  他目光严苛地横睨着堂弟。“为了见一个寡妇,自作主张地将运盐贩售行程延后,也影响到许多人的生计,难道就没有错?”

  云景行还在狡辩。“我……我只是看她才不过十七、八岁,就当上寡妇,又没有娘家可以依靠,处境堪怜,所以才想帮帮她……”

  “我听到的可不是这样,都说你三番两次纠缠不清,举止轻佻下流,意图毁人名节。”他嗓音转厉地说。

  “我看上她,是她的福气。”云景行索性坦白,大言不惭地说。

  砰!云景琛目光一凛,举高右手掌心,用力往桌面拍下,碗盘全都震动,芝恩也惊跳起来,见识到相公发火的模样。

  “你到底知不知耻?”他厉声责备堂弟的行径。“人家是个寡妇,处境堪怜也轮不到你来关心。”

  云景行冷哼一声。“她可以不当寡妇,只要跟着我,就有好日子过,再说她还那么年轻,难道真要为个死人守一辈子的寡?”

  “真是愈说愈不像话,别忘了你已经有了妻室,收个寡妇,成何体统。”云景琛寒声地说。

  殊不知云景行不但不知反省,反而还见缝插针。

  “你是在替宝秀叫屈吗?还是在嫉妒我?她选择嫁给我,而不是你,所以一直记恨在心,宁可让那两个庶出的兄弟担起运盐的工作,也不肯派我去。”

  芝恩不禁满脸诧异,想不到这对堂兄弟曾经喜欢过同一个女人,下意识地望向云景琛,忍不住猜相公是不是还忘不了堂弟妹,所以即便成了亲,还是无法让自己触碰他的心。

  这么一想,她的心口不禁隐隐作痛。

  “无论嫡出还是庶出,只要景初和景容都姓云,就是云家的子孙,与你我是堂兄弟。”云景琛表情没有一丝动摇。“何况我更看重的是能力,也相信他们绝不会为了女色耽搁正事。”

  云景初和云景容是五叔所出,由于五叔的生母不过是祖父的侍妾,依他庶出的身分,在家族中的地位原本就不高,连带所生的两个儿子也得不到器重,不过他却认为是可造之材,予以提拔,将他们从别庄调到云氏庄园来工作。

  云景行旋即咬牙切齿,怒极反笑地说:“该不会因为那个女人是个寡妇,所以你担心会害她跟大伯母一样投井?”

  没想到此话一出,云景琛表情甚为骇人,目光阴沈地瞪着堂弟,就连阿瑞和堇芳也都刷白了脸,因为这件事是云家的禁忌,不准任何人提起。

  而芝恩也被相公的脸色给吓到,虽然之前曾听二姐提起过这件事,但是并未放在心上,直到此刻,看着凝聚在云景琛眼底的狂怒和晦暗之色,显然造成的伤害极大,让她不禁感到心疼。

  “其实她大可不必寻短,又没人要大伯母非守寡不可,真的耐不住寂寞,想要偷偷改嫁也不是不成,只要祖母同意就好,不过对象也得挑好一点,而不是跟府里的帐房私通……”

  见二堂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云景行愈说也愈得意,油然而生一股报复的快感,好不容易抓到把柄,当然不能放过了。“真是没想到大伯父不过才死了半年,她就忍受不了……”

  阿瑞和堇芳心急如焚,又不敢叫他闭嘴。

  “你该适可而止了!”芝恩抡紧放在膝上的双手,昂起秀气的下巴,开口扞卫夫婿,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被人欺负。

  “哪些话该说、哪些话又不该说,你都这么大的人了,应该不用别人教才对。”

  她不允许有人伤害相公,想要保护他,不只因为他们是夫妻,更因为是家人,只要他需要自己,她都愿意全力一搏!

  云景行这时才注意到她的存在,怔了一下,总算想起对方是谁,更没想到会被奚落一番,阴阴地问:“你说什么?”

  “你应该称呼我一声二堂嫂。”她挺直腰,即使发抖,也不能表现出来,何况依自己的辈分,也足以开口教训对方。

  “不管婆母生前做过什么,还轮不到你这个当晚辈的说三道四。”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