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夫管严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张嬷嬷又替自己辩解。“咱们可不是故意饿着大姑娘,而是她不肯吃东西,就算给她双冬肉包,还是会被拿来扔人。”

  “可也不能都不吃,人会生病的。”芝恩忧心地说。

  “奴婢们也是这么担心,万一真的病倒,咱们可就倒楣了,就算用硬塞的,也要大姑娘吃下去……”

  芝恩一脸吃惊。“硬塞?”

  “呃……奴婢不是真的硬塞,是死劝、活劝的,也要让大姑娘吃进肚子。”张嬷嬷连忙改口。

  她有些不太高兴,认为张嬷嬷根本是在说谎,但也不便表现出来,因为对方在云家待了很多年,要是得罪了,难保不会在背地里跟她作对,芝恩虽然不够聪明,但也明白个中道理,只好隐忍下来。

  “你、你生气了?”亭玉一直盯着她看。

  “我没有生气。”她连忙露出笑靥。

  亭玉缩了缩脖子。“我很乖,没有犯错……”

  “二嫂知道。”芝恩摸了摸她的头。“不是你的错。”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然后又偷看一眼,头一次有人对自己这么好,不会绑她、也不会打她,更不会凶她。

  很快地,堇芳用盘子装了五个刚蒸好,还冒着热气的双冬肉包来了,才摆在石桌上,亭玉眼睛发亮,马上抓起一个,就往嘴里塞。

  芝恩低呼一声。“小心烫!”

  “唔……唔……”她塞了满嘴冬菇、冬笋和猪肉的双冬肉包,觉得烫口,又吐了出来,然后把它往地上扔。

  张嬷嬷嘲弄地笑问。“二奶奶瞧见了吧?”

  没有理会对方恶意的嘲讽,芝恩拿起一个双冬肉包,用力吹气,好让它快点降温。“二嫂帮你吹凉,再等一下就不烫了。”

  亭玉睁大眼睛看着她的动作,然后有样学样,也跟着照做。

  “呼、呼。”

  “多吹几下就不会烫口了……”她先咬了一小口,然后又往里头的馅料吹了几下,示范给小姑看。

  见芝恩吃了,亭玉也跟着咬了一口,可还是觉得烫,又再吹了几下,真的不会烫了,马上一口接一口,吃得是狼吞虎咽,显然是饿坏了。

  “慢慢吃,不要噎到了。”芝恩掏出手绢,帮她擦了擦嘴角。

  看着芝恩擦拭的动作,亭玉突然呆呆地望着她,好像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女人也这么对她好,而且笑得好温柔,可是想不起来是谁了……

  芝恩再拿一个给她。“还要再吃吗?”

  “要、要。”她抢了过去,不过这回记得先吹凉再吃。

  见大姑娘自己吃着双冬肉包,不用别人硬塞,张嬷嬷和两个丫鬟不禁看得目瞪口呆,只有堇芳露出骄傲的神色,心想果然还是二奶奶有办法,大家都以为她只是个小丫头,都把她瞧扁了。

  “亭玉要喝茶吗?”芝恩问。

  她嘴巴不断地咀嚼着,只能用点头表示。

  “奴婢这就去泡。”说着,堇芳马上又往厨房去了。

  “以后要是吃到会烫口的东西,要先吹凉知道吗?”芝恩又用手绢擦了擦小姑下巴上的肉汁。

  闻言,亭玉傻乎乎地对她笑着,心想这个人对自己真好。

  待茶泡来了,芝恩倒了一杯,教她吹凉之后再喝。

  亭玉把茶水吹凉,这才喝了一口,肚子终于不会不乖,又发出怪声了,便一脸满足地发出叹息,让芝恩也不禁笑了出来。

  就这样,姑嫂相处了一整天,过程还算是顺利。

  待小姑熟睡之后,芝恩决定明天要来帮她沐浴更衣,只要当对方是个两、三岁的孩子,用细心、耐心去教导,一定可以沟通的。

  翌日,晌午左右,芝恩已经命人烧几桶热水,打算亲自帮小姑沐浴、洗发,从头到脚都清洗乾净。

  “……只要亭玉听话,让二嫂帮你洗乾净,就带你到外面去。”她牵着小姑走进净房,只见大木桶内已经倒了热水,正冒着烟。

  亭玉傻笑地问。“要带我去外面玩?”

  “对,不过要先把身上都洗乾净……”芝恩把手伸向她的衣襟。“二嫂先帮你把衣服脱下来,不要怕……”

  “你不会打我……也不会把我绑起来……不怕……”昨天相处了一天,亭玉已经认识眼前这个对她很好的女人了。

  芝恩摸了摸她的头。“亭玉好乖……”

  于是,在堇芳的协助之下,芝恩动作轻柔地帮小姑洗了头发,又将身上的污垢全都刷了一遍,不过因为亭玉有些怕痒,总是一再闪躲,最后连她们也无法幸免,袄裙都被溅湿了。

  “呵呵。”亭玉就像孩子一样,坐在大木桶内泼着水。

  芝恩用皂角在布巾上抹个几下,然后往小姑脸上擦去。“二嫂帮你洗脸……”

  “二……嫂……”一直听到这两个字,亭玉愣愣地喃道。

  “我是二嫂。”芝恩比着自己。

  亭玉便指着自己。“亭玉……”

  “没错!你是亭玉……”芝恩先用手指比着她,然后又比着自己。“我是二嫂,亭玉要叫我二嫂。”

  “嘻嘻,二嫂。”她笑呵呵地唤道。

  芝恩把小姑的脸蛋擦拭过后,露出本来的面容,那是张清丽的五官,不禁看到呆了。“没想到她生得这般好看……”

  “大姑娘若不是得了疯病,全徽州的媒婆早就天天上门,把咱们云家的大门都挤破了,不可能留到现在都二十了,还被关在这座小跨院,什么人也不能见,哪里也去不了。”堇芳感慨良多地回道。

  她轻抚着小姑的脸蛋,真是既心疼又惋惜,更想为对方做些什么。“亭玉的病一定会好起来的,能跟其他姑娘家一样嫁人生子。”

  只顾玩水的亭玉有些腻了。“我要出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