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夫管严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云景深神情冷酷,口气更是不留情面,不管是谁,只要企图伤害唯一的妹妹,就算是刚娶进门的小丫头,他也不会原谅。

  “如果你是因为看到亭玉的样子,觉得害怕,也不敢接近她,我不会勉强,府里多的是人伺候,还是照样交给她们。”更何况他也不曾期望她能办得到。

  “你只要替我照顾好谦儿就够了。”

  “相公,我没有说不敢接近小姑……”芝恩心头连颤了几下,觉得自己的意思被他误解,尝试着解释。

  他不想多谈。“好了,睡吧!”

  芝恩觉得委屈,只能脱下绣花鞋,躺在铺着绣有鸳鸯等吉祥图案的大红喜床内侧,两眼盯着帐顶看,努力不让泪水从眼角滑下来。

  待云景琛吹熄烛火,也跟着爬上床。

  “相公不要生气,”她伸出小手揪住云景琛的袖子,小心翼翼地乞求,不希望有任何误会横亘在两人之间。

  “我承认是真的吓到了,但是并没有讨厌小姑的意思,一定要相信我。”

  闻言,云景琛静默下来,为了保护小妹,不愿再见她受到一丝伤害,自己确实有些反应过度,那也全是因为连亲人都嫌弃了,又如何能期望一个刚嫁进云家的外人愿意接受小妹?

  “我相信你就是了……”说着,他便翻身覆在身边的娇小身子,索讨身为丈夫应该享有的权益,不想继续谈论这个话题。

  他是真的相信自己说的话,或者只是随口敷衍?芝恩很想再问个清楚,但又怕惹相公不高兴,心头真的好乱好乱,也根本没有心情,但又不能拒绝求欢,只能闭紧眼皮,等待完事。

  直到身上的男人翻到另一侧,芝恩已经泪流满面,却不是因为交合的疼痛,而是觉得好无助。

  两人明明已经是夫妻,彼此之间却像是隔了一道高墙,不仅看不透对方的心,更别说是触碰到了。

  究竟该怎么做才能让相公喜欢自己,而且愿意了解她?

  想到在娘家时,还有福婶可以倾诉心情,随时给她拥抱和温暖,可是在云家,却一个人也没有,都得要靠自己。

  芝恩知道不能埋怨任何人,这是她选择要走的路,只能勉励自己更加努力,总有一天,会让相公完全接纳,真正地把她当做妻子看待。

  她非要做到不可……

  想着、想着,芝恩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当她再度睁开双眼,已经是第二天的卯时,原本躺在身畔的男人也不在了。

  “二奶奶醒了?”堇芳端着洗脸水,推门进来。

  “醒了、醒了。”芝恩正忙着把衫裤穿回去,连忙应声,免得让别人以为她还在赖床。“相公……我是说二爷呢?”

  堇芳将洗脸水放在架上。“二爷寅时便出门了,约莫两天就会回来。”

  “出门了?”她不禁愣了愣,心想这种事总该跟自己说一声,而不是从婢女口中得知。“上哪儿去?!”

  “二爷没有交代,奴婢也不清楚。”堇芳捧了一套嫣红色袄裙过来,先伺候主子穿上。

  “只有吩咐奴婢,二奶奶对云家还不熟,别到处乱跑。”

  芝恩脸蛋上掠过一抹受伤的神色,轻扯了下唇角。“我知道了。”

  除了待在这座院落,还能去哪儿呢?看来相公真当她只是个年轻又不懂事的小丫头来管教,并不是平起平坐的妻子。

  梳洗之后,她也没有胃口,只吃了两口饭菜就吃不下了。

  今天外头的天气很好,芝恩便在院落里头随意走动,想要熟悉一下环境,于是先上了二楼,其中最大的一间厢房就是书房,由于徽商是官儒贾三位一体,最重视的就是儒家思想,好比她爹只要赋闲在家,同样也是关在书房里,其他厢房大多都却是闲置不用。

  接着她又下楼,打开东、西厢房,里头摆放了几张桌椅、字画和一些珍贵古董,也打扫得一尘不染,问了身边的堇芳,由于相公之前尚未娶妻,也无侍发,更无子女,所以大多都是用来招待客人。

  待她走出东厢房,知道东侧有一大一小耳房,还有座小跨院,也就是小姑居住的地方,便往西侧走去,却只有一间耳房,接着就是一道矮墙,墙上嵌了扇小门,门上还落着大锁,心想里头该不会也有座小跨院?

  “这里头有什么?”芝恩随口问道。

  堇芳口气一顿,目光闪烁。“回二奶奶,里头什么也没有。”

  “既然什么也没有,为何要上锁?”她看着小门四周砌着矮墙,显得突兀,像是刻意围起来的。

  “奴婢也不清楚。”堇芳不敢乱说。

  芝恩摸了摸上头的大锁,愈是不想让人进去,就愈令人好奇,这是种天性。

  “那么钥匙也在二爷那儿?”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