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夫管严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于是他们一前一后走向正房东侧,除了有大小耳房,原来还有座月洞门,里头别有洞天,另外辟了座小跨院。

  进了小跨院,就听到寝房内传出稚气孩童的怒斥声,似正在骂人。

  “……我要去告诉二叔,要他把你们全都赶出云家大门……”

  张嬷嬷哭着求饶。“谦少爷,奴婢们也是没办法才会这么做——”

  待云景琛跨进寝房内,就见张嬷嬷和几个丫鬟全跪在地上,侄子谦儿两手插在腰上,小脸上怒气冲冲。

  他沈声问:“发生什么事?”

  “二叔,这几个刁奴居然把小姑姑绑在椅子上,真是太可恶了!”头上留着小辫子的谦儿马上向最敬重崇拜的长辈告状。

  “非把她们赶出去不可!”

  云景琛马上望向整个人都蜷缩在椅上的小妹,她似乎很害怕。

  “亭玉……”见他要靠近,亭玉两手乱挥,身上的袄裙也不知沾了什么,一块一块黑黑的,简直脏乱不堪。“不要绑我……我会很乖的……”

  “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把她绑起来?”云景琛怒斥。

  张嬷嬷和丫鬟们直磕着头,她们真的被骂得很委屈。

  “二爷饶命!这也是万不得已——”

  “大姑娘一直要跑出去,咱们实在拦不住——”

  亭玉趁大家都在说话,看准房门的方向,马上又要冲出去。

  “亭玉!”云景琛一把抓住她,将人拖了回来。

  她开始乱打乱踢。“我要出去!放我出去丨”

  “小姑姑乖,我陪你玩好不好?”谦儿也帮忙哄着。

  “你们都是坏人!不要抓我……”亭玉不断地叫嚷。“我要出去!快点放我出去!我不要待在这里……”

  对芝恩来说,这个混乱的场面带给她极大的震撼,更是头一回看到人在发疯时是什么模样,只能呆站在旁边,不知所措……

  当天晚上,芝恩独自坐在新房内,头上的发髻已经解下,身上只穿着衫、裤,两手则撑着圆润白皙的双颊,一面等着相公进房,一面想着白天发生的事。

  她能帮什么忙呢?

  如果连大夫都束手无策的话,自己又能做些什么?

  说没有被吓到是假的,倘若要她一个人去面对发疯的小姑,芝恩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不过想到大伯已经过世,这个妹妹便是相公仅剩的亲手足,身为他的妻子,更是责无旁贷,不能当作和自己无关。

  芝恩真希望自己能再聪明一点、能干一点,可以为相公分忧解劳,而不是只能苦恼,却什么也帮不上。

  这时,房门传来喀的一声,有人推门进来了。

  “……相公。”她连忙起身。

  云景琛方才又去了小跨院,见小妹睡得很熟,便又训斥了服侍的张嬷嬷和丫鬟们一番,要她们多用一点耐性,想办法安抚她,不准再用绑的,否则家法伺候,然后才回房歇息。

  “睡吧!”他解着襟上的盘扣说道。

  见状,芝恩也不知该不该问。“相公,小姑她……她……”

  “你想知道亭玉的事?”云景琛这才将目光投向她。

  她用力颔首。“如果……如果相公愿意告诉我的话……”担心会遭到拒绝,所以问得有些畏畏缩缩的。

  “亭玉是在六岁那年,有一天突然发起高烧,连着三天都退不下来,好不容易清醒过来,人却疯了,这么多年下来,不知看了多少大夫,还是治不好。”

  云景琛说得轻描淡写,只有自己最清楚心情有多么沈痛,因为娘也是在那一天投井自尽,对当时才不过十岁的他来说,是一连串的巨大打击。

  芝恩总算解开心中的疑惑。“原来不是天生的……”就说是二姐多心了,根本不像她说的那么吓人,只要是人都会生病,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当然不是天生的!”他大声驳斥。“在亭玉六岁之前,都很正常,不是打从娘胎出生就是个疯子。”

  她瑟缩一下。“我不是那个意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