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夫管严 > 上一页    下一页


  她有些不明所以,还是回了一声“是”,将两手举起。

  于是,云景琛将一只玉镯子戴进她的左手,另一只金镯子则戴在右手。

  “它们现在是你的了。”除非他不要,否则从今以后,生是云家的人,死是云家的鬼,再也摆脱不掉。

  芝恩不知该不该收。“这……太贵重了……”

  “你已经是云家的二奶奶了,就该有符合身分的打扮,太过朴素,反而显得小家子气,有失颜面。”他强硬地说。

  闻言,她只得把婉拒的话咽了回去。“是,多谢相公。”

  “走吧!祖母在等了。”说着,云景琛率先走出这座肃雍堂。

  看着走在前头的挺拔身影,芝恩告诉自己不要多想,一切有他在,只要照着相公的话去做,就不会错了。

  夫妻俩一前一后的走出垂花门,堇芳也跟在后头伺候,穿过庭院,又经过一条高墙深巷,最后来到太夫人居住的宝善堂。

  来到寝房,云家三房的长辈也带着儿子和媳妇儿前来,就等着侄子和昨天刚进门的侄媳妇前来拜见太夫人。

  云景琛先跟三房夫妇拱手请安。“三叔和三婶也来了。”

  “咱们当然要来了。”孙氏一面陪笑,一面用眼角望向侄媳妇,见她果真跟传闻一样平凡,比自己的媳妇儿差多了,心中暗自窃笑。

  他向芝恩介绍两位长辈。“他们是三叔、三婶。”

  “侄媳妇儿给三叔和三婶请安。”芝恩连忙见礼。

  云贵川可不敢为难她,免得惹侄子不高兴了。“以后都是一家人,不用客气,景行、宝秀,还不快见过二堂嫂。”

  坐在另外一边的云景行偕同妻子宋氏起身。“二堂嫂。”

  芝恩认出云景行就是昨晚洞房时,出言挖苦自己的男子,此刻依然面带嘲弄之色,接着又瞥向他身边的堂弟妹,对她艳丽的容貌,留下十分深刻的印象,而对方似乎也同样在打量自己。

  她朝两人颔首。

  “爹、娘,既然已经见过面,我跟宝秀就先回去了,免得二堂兄觉得我在这儿太碍事。”云景行哼道。

  说完,也不等云贵川夫妇同意,便带着妻子先行离开了。

  云贵川和妻子有些困窘,又见云景琛脸上看不出喜怒,不禁怨儿子沈不住气,要当面认个错,说下次不会再犯了,看在一家人分上,侄子一定会重新考虑让他再负责运盐的工作。

  “……奴婢恭喜二爷、二奶奶。”就在这时,一名穿着藏青色袄裙,年纪约莫五十的嬷嬷朝他们见礼,让进尬的气氛暂时转移了。

  就见她依旧乌黑的发髻梳理得相当光洁,眼角吊高,脸上还抹着水粉,保养得宜,看不出老态,身分虽是下人,却仗恃着是太夫人身边待得最久、也是最亲近信任的婢女,从来没干过粗活,态度上更不见半点卑微。

  “她是八姑,服侍祖母已经有三十多年了……”云景琛又对芝恩说明。“祖母在五年前得了脑卒中(脑中风),卧病在床,也全都是她一手照料。”

  八姑小心翼翼地扶起躺卧在床上的太夫人。“太夫人,您的孙子和刚进门的孙媳妇儿来请安了,快点张开眼睛瞧瞧……”

  已经事先打扮过的太夫人被搀坐起来,六十多岁的她早就满头银丝,额上戴着遮眉勒,瘦小的个子穿了套花青色袄裙,微掀眼皮,目光无神地看着站在床前的孙子和初次见面的孙媳妇,不过脸歪嘴斜,手脚也不能动弹的她只是蠕动唇瓣,嘴角便开始流淌了。

  “唔……啊……嗯……”她吃力地发出不明的声音。

  芝恩曲膝下跪,接过堇芳递来的茶碗,然后向太夫人敬茶。

  “这是您的孙媳妇儿敬的茶,来,喝一口……”八姑先把老主子流下的唾涎擦掉,然后接过茶碗,将碗沿凑近她的嘴边,喂了一小口,意思、意思,然后替主子说着吉祥话。

  “太夫人说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云景琛坐在床缘,轻抚了下祖母乾瘪的手背。“多谢祖母。”

  “嗯……唔……”太夫人流着唾涎,歪斜的嘴巴又一开一合的,眼神呆滞地看着孙子,像是在对他说话。

  因为大夫说过得了脑卒中的病人通常意识不清,根本不知自己说些什么,更无法和普通人一样表达,云景琛也只能握了下祖母的手,希望能够藉这个小动作来传达心意。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