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夫管严 >  上一页    下一页


  芝恩倒抽了口气,慢慢地走上前,想到二娘跟她讲解过“洞房”的意思,还说姑娘家第一次都会很痛,要是真的受不了,就咬着自己的手背,免得扫了相公的兴,一个过她对这番话又不禁抱持存疑的态度,因为二娘最喜欢看她的笑话,甚至一再纵容四妹的作弄,是真是假,尚且不知。

  但二娘的话如果属实,她一定要忍耐,绝不会叫出声来的。

  于是,芝恩又在喜床上坐下,两手交叠在膝上。

  云景琛伸臂揽住她,感受到羞怯的轻颤,决定多点耐心来调教,这是为人丈夫该做的事,也是每个男人最期待的一刻,就是在新婚之夜,亲自让妻子由一个不解人事的少女,蜕变成为少妇。

  他让芝恩躺在铺着大红喜床上,强壮身躯跟着覆上,吻上淡抹胭脂的小嘴,从未体验过的亲密举动,让她只是傻乎乎地闭紧小嘴,任由云景琛亲着,而这个青涩的反应也大大地满足他。

  ……

  “……二奶奶!”

  芝恩陡地惊醒过来,瞪着帐顶,原来已经天亮了,想到自己已经不再是叶家的三姑娘,此刻又身在何处,马上坐起身,不过腿间传来的酸疼,让她又浑身乏力地倒回床上。

  昨晚她已经和相公圆房,真正成为云家的媳妇儿了,那么相公呢?看着身边的空位,早已不见躺在上头的男人……

  “二奶奶醒了吗?”隔着帷帐,有道人影在晃动。

  闻声,她连忙又爬起来。“醒了!醒了!”

  “奴婢堇芳,从今天开始,是伺候二奶奶的……”中气十足的女子嗓音一面说着,一面拉开帷帐,是个比芝恩年纪稍长个几岁的婢女,骨架较粗、个头也高,就站在床畔,等着伺候她了。

  “时辰也不早了,二奶奶还得跟着二爷去拜见太夫人,得快点起来准备。”

  “我、我马上起来……”芝恩顾不得身子还有些无力,赶紧掀被下床,让婢女拧了条温布巾,为她擦拭身子,再接过对方递来的大袄和马面裙,七手八脚地往身上套,就怕让相公久等了。

  一阵手忙脚乱之后,她已经穿上代表喜气的石榴红大袄和马面裙,上头的镶边绣彩,可以说是精美绝伦,整个人也焕然一新。

  芝恩从来没穿过这么美丽的料子,比从娘家带来的还要好,以前总认为是自己害死了娘,愧对爹和两位姐姐,也不敢要求任何东西,只能拣大姐和二姐的旧衣来穿,就算尺寸不合身,或是颜色不适合,也已经很满足了,直到出嫁,才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衣服。

  “……二奶奶?”见主子还坐在镜奁前发呆,堇芳又唤了一声。

  这个还相当陌生的称谓,连叫了几声,终于让芝恩回过神来,不禁仰起头,愣愣地看着对方。“什么事?”

  堇芳虽然看起来粗枝大叶的,却有一双巧手,眨眼工夫就梳好发髻,再插上一支花蝶银簪,也多了贵气。“头梳好了,二奶奶看看。”

  “呃,这样就好。”芝恩望着镜中的自己,才不过一个晚上,已经不再是个小丫头,而是少妇,于是朝对方笑了笑,新来乍到,可不敢要求太多,就算对方只是下人,也怕会被讨厌了。

  “以后若有不懂之处,你要提醒我。”

  看着眼神略带惶恐的芝恩,原本还担心会服侍到一个爱端架子、又喜欢使唤下人的主子,没想到是个怯生生的小丫头,比起三老爷和三太太的那个媳妇儿,可亲切和气多了,让性格直爽的堇芳顿时松了一大口气。“二奶奶客气了,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尽管问奴婢就是了。”

  芝恩顿时笑逐颜开,一颗心终于落下。“我会的。”

  “二爷在等着。”她又说。

  “对!我得赶紧出去,不能让相公久等。”说着,芝恩便从绣墩上起来,顺了顺裙子,摸了下挂在耳上的玉坠子,这才往门口走。

  踏出新房门槛,这也是芝恩进门之后,开始慢慢地见识到这座云氏庄园的宏伟壮观、气派非凡。

  光是这座院落就跟其他徽州民居一样,有着通风透光的天井,以及代表聚财的水池,里头还养了不少鱼,正面是间正房,也就是夫妻俩睡卧的新房,正房的两端并有大小耳房,再加上东、西厢房,以及位在二楼的厢房数间,再看到屋顶两旁的马头墙高低错落、多檐变化,甚至多达了五叠式,可想而知,整座府第究竟有多大。

  当芝恩站在天井中央,看得目瞪口呆之际,穿着长袍和对襟马褂的高大身影正好从二楼书房下来,强大的压迫感袭来,想不注意到对方都很难,这也是夫妻俩头一次在白天见面。

  “相公。”她福了个身,忍不住偷觑一眼,心想这么沈稳严肃的男人,在床笫之间,却是放纵纯熟,想到那些亲密举动,脸蛋又不禁冒出热气。

  云景琛见她此刻未施脂粉,再次认为媒婆说的话不可尽信,就算容貌比不上两个姐姐,但也是清秀端正,美艳的女子他见多了,第一眼令人为之惊艳,可是再多看个几眼,又容易生腻,而且招蜂引蝶,也不会太安分,根本不适合娶进门来,而昨天才娶进门的小丫头瞧着至少顺眼多了。

  “把两只手伸出来。”他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