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夫管严 > 上一页    下一页


  这是芝恩第一次听到新婚夫婿的声音,就跟人一样,嗓子低沉浑厚,还有着不容许他人违抗的严厉,更加见识到他在这个家的地位和分量,只见前来闹洞房的亲友都不敢再吭一声,纷纷退出新房,一下子全走光了。

  而已经喝得半醉,不打算这么轻易放过报复机会的云景行,也被其他亲友给连拖带拉的劝离。

  云景琛瞥了身旁的新娘子一眼,见她紧捏着嫁衣的十指,指节都掐白了,毕竟年纪尚轻,难免紧张。“我出去敬酒,你就在这儿歇着。”

  “是。”芝恩自然没有异议。

  就在云景琛踏出新房之后,她不禁大大吁了口气,好命妇人也很了解新娘子的辛苦,便倒了杯水给她,还让她吃点花生、蜜饯好垫垫肚子。

  等到喜宴结束,云景琛带着些许酒意回到新房,好命妇人便安排一名五、六岁的男孩坐在两人中间,不过似乎不太情愿,一直噘着嘴,接着又教他在喜床上翻滚嬉闹,虽然照做了,但是脸蛋还是气嘟嘟的。芝恩也不知是不是自己多心,总觉得男孩对她有所不满,甚至还瞪了两眼,直到好命妇人说完“早生贵子”等吉祥话,总算大功告成,才让这一对新人得以安歇。

  新房终于安静下来了,不过气氛也开始有些不自在。

  芝恩坐在喜床上,想到接下来便是洞房,手脚也不听使唤,只是本能地用目光跟随着高大挺拔的身影移动。

  “先把凤冠拿下来……”云景琛已经取下官帽,见娇小的身子都快被缀满金银珠翠的凤冠给压扁,却还坐在那儿,一动也不动,于是开口。

  她倏地惊醒,连忙照做。“是。”

  “把它喝了。”他递上五分满的酒杯,希望舒缓刚进门的小妻子面对初夜的紧张和恐惧。

  对方的口气不怒自威,有着令人不敢反抗的强势,芝恩自然只有服从的分,也没想过要反抗。

  “是……咳咳。”因为一时喝得太急,让她呛到脸都红了。

  云景琛又把她手上的酒杯拿走。“你比我想像的还要小。”虽然知道这位叶家三姑娘才十五,不过见到本人,更觉得生嫩稚气。

  “我已经十五,不小了……”芝恩害怕听到嫌弃的话语。

  他在喜床上坐下,让芝恩不禁坐直身子,全身僵硬。“别紧张!”

  “是、是。”她也没办法控制。

  “其实是因为你二姐不想嫁给我,所以你爹才会让你代她嫁过来。”云景琛出代,小意地问,语气相当笃定。

  芝恩没有防备,更别说是他的对手了,脸上的表情已经泄漏一切。

  “你怎么知……不,我的意思不是这样的,是江苏巡抚李大人的次子先请媒婆送……聘礼过来,才、才会……”她真的不善说谎,说到这里已经面红耳赤了。

  “那么你呢?”他并不在意叶家二姑娘的想法,只想摸清嫁给自己的这个女人所有的心思。“就因为父母之命,才愿意嫁进云家来?”

  她摇了下头。“是我自愿要嫁过来的。”

  “自愿?”因为云家能让她过好日子,总比嫁给一般人家来得享福,云景琛这么想着。

  “爹说相公对叶家有恩,若是嫁过来,能为相公分忧解劳,就算是报答……”芝恩老实回道。“虽然我比不上二姐,既没姿色、也不聪明,但会尽好本分,绝对不会让相公失望的。”

  云景琛就事论事,不在意说出来的话会不会伤人。“我若真的在意女人的长相,就不会退而求其次,答应你爹的请求,由你代嫁了。”

  闻言,她的心像被针扎了一下。“是……”

  他表情严肃。“你只要做好分内之事,谨守妇道,这一点也是最要紧的,我自然不会失望。”

  芝恩用力保证。“我会的,相公。”

  “好了,该歇了。”说着,云景琛已经动手脱去身上的大红袍,只穿着衫、裤,让她羞得不知该往哪里看,便把手伸向自己的嫁衣,藉以转移注意力,避免太过尴尬,不过手指实在抖得太厉害,怎么也无法解开霞帔。

  云景琛索性帮她一把,很快地除去霞帔和红色嫁衣,才要随手往衣架上扔了上去,芝恩鼓起勇气,抢了过去。

  “我、我先把它们摺好……”这是娘亲手为她缝制的,要好好珍惜。

  他以为是芝恩的习惯,也就由了她。

  把红色嫁衣摺好摆在座椅上,芝恩一脸惊怯地转身,看着坐在喜床上的高大男子,虽然依旧面无表情,不过眼底像着了火似的,正盯着自己,让她浑身发热,也更加手足无措。

  “过来!”云景琛用命令的口吻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