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夫管严 >  上一页    下一页


  “算她们识相,走得快,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老爷将来要帮四姑娘挑女婿,可真要头疼了。”

  芝恩不以为意。“随她说去,只要我珍惜娘亲手缝制的这件嫁衣就够了,将来若有了女儿,也要让她穿上。”

  “太太一定会很高兴的。”福婶频频点头。

  过了一会儿,二姐芝兰命丫鬟过来说怕会相冲,所以就不来送她了,让芝恩不禁有些落寞。

  “什么怕会相冲?姐妹俩又不是同一个月出嫁,而是隔上两个月,我可没听说过会因此相冲……”福婶就知道二姑娘心胸狭窄,只会斤斤计较。

  “她就是不高兴太太把这件嫁衣留给你,还在生闷气,幸好三姑娘没有给她。”

  “我什么都可以给二姐……”芝恩抚着身上的嫁衣,一针一线都是娘对她的疼爱之情,“唯独它不行。”

  福婶拭了下眼角。“三姑娘要多多保重,如果……我是说如果姑爷真的欺负你,也不要忍耐,南屏村离咱们这儿又不远,记得赶紧托人回来说一声,相信老爷不至于不管。”

  “我知道。”她也红着眼眶回道。

  接着,芝恩让福婶搀到厅堂,由李氏在她的发髻插上饰物,代表已经抚育成人,再戴上凤冠,并与叶家的亲友吃一顿酒菜,又退回内室。

  直到远方的天色露出鱼肚白,迎亲队伍也来到叶家大门口,鞭炮声立刻大作,芝恩又被搀到厅堂,向神明、祖宗牌位和父母拜别,叶老爷亲手帮女儿覆盖上红头巾,而由父母双全、又有福气的好命妇人在旁边念着“烛火光辉照厅堂,两姓合婚寿年长;来年必定生贵子,富贵荣华万万年”吉祥话,最后再用米筛遮在新娘子头上,由李氏扶着新娘子上轿。

  芝恩上轿之后,哭到差点忘了把纸扇扔出去,而叶老爷也依照习俗,将一碗清水泼向轿后,迎亲队伍再度出发,往南屏村的云氏庄园前进。

  她真的出嫁了……

  这也是芝恩活到这么大,头一次离家,虽然宏村和南屏村都位在黟县,对她来说,却也算是出远门。

  “相信娘正看着我、陪着我,不会有事的……”她安抚着自己。

  就这样,芝恩满怀着期待和忐忑的心情,途中时睡时醒,又为了解手,才得以步出花轿,到外头透口气。

  一直到太阳快下山,花轿也在吉时来到新郎官的家门前。

  震耳欲聋的鞭炮声让芝恩惊醒过来,才想起今天是自己的大喜之日,连忙坐正,扶好头上凤冠,不让红头巾滑下来。

  外表高大严厉的新郎官来到花轿前,先用摺扇轻打轿顶三下,再以脚踢轿门三下,算是给新娘子一个下马威,接着好命妇人便请新娘子下轿。

  芝恩紧张到膝盖发软,走没两步路,身子便开始打斜,一只有力的大掌及时抓握住她的手腕,才没有当场出糗。

  虽然头上被红头巾盖着,看不到对方的长相,但芝恩可以感觉到这是一只属于男人的大掌,充满力量,以及霸气,而胆敢碰触新娘子的人也只有新郎官了,脸蛋不禁一片燥红发烫。

  接下来的事,芝恩脑袋一片空白,已经不太记得做了些什么,等到进了新房,坐在喜床上,以为可以喘口气,新郎官已经用枰杆挑起红头巾,夫妻俩终于正式打个照面。

  她知道自己的相公今年二十有四,却没想到除了英俊出色、高大挺拔之外,还有着这个年纪的男子所欠缺的威严,令人望而生畏,芝恩绞着十指,若此刻脸上没有抹着水粉,一定相当苍白。

  云景琛只是觑了刚娶进门的妻子一眼,便在她身边坐下,而他的面无表情也让芝恩心头陡地一沈,心想多半是不满意,泪水不由得在眼底凝聚起来,但又强忍着,不愿让它们落下。

  待夫妻俩喝下合卺酒,云家的亲友全都挤进来看新娘子,也就是所谓的“闹洞房”,让芝恩霎时全身紧绷,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位就是我的二堂嫂?不是听说叶家专出美人吗?”三房嫡长子云景行一脸似笑非笑的嘲龙,平常要看这位二堂兄的脸色,处处都得听他的,这口气实在吞不下去,不乘机挖苦两句不甘心。

  “看来也不过如此。”

  好命妇人连忙打圆场。“新娘子心地好,人自然就美了。”

  “是啊!是啊……”其他亲友忙着附和。

  “景琛真是好福气……呵呵……”没有人敢得罪云家目前的当家。

  芝恩垂下眸子,好掩饰眼底的羞惭,嘴角也努力上扬,不要哭丧着脸,免得更让人瞧不起了。

  “洞房也闹过了,可以出去了。”云景琛下了逐客令。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