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夫管严 >  上一页    下一页


  “当然是真的,爹也问过云二爷的意思,他同意让你代替芝兰嫁过去。”他也没想到云二爷会答应得那么爽快。“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她屏息地问。

  叶老爷皱了下眉头。“因为云家目前的生意都是云二爷在作主,又必须经常出远门,除了一切从简,也希望迎娶的日子愈快愈好,原本爹还打算让你和芝兰同一天出嫁,看来是不太可能了。”

  “就是因为这样,二娘真怕来不及帮你张罗嫁妆,希望你不要见怪。”李氏惺惺作态地说,其实心里巴不得留给自己的亲生女儿。

  芝恩并不聪明,但也没笨到听不懂二娘的意思,想到二娘进门这么多年,向来不敢招惹大姐和二姐,唯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她已经习惯了。

  “不敢烦劳二娘,就算没有嫁妆也不要紧。”

  “该有的还是要有,爹都会帮你准备,要不然会被夫家瞧不起的,你娘在地下有知,也会怪爹偏心。”如今这个女儿都要嫁人了,叶老爷才后悔过去没有善待过她,想要补偿。

  “你……千万不要勉强,要是真的不想嫁给云二爷就实话实说,爹会想办法,绝不会委屈你。”

  感受到父亲的关爱之情,芝恩的眼眶不禁泛热,爹终于不再怪她、怨她,就算因此牺牲自己的幸福,也都值得了。

  “女儿没有一丝勉强,是真的愿意嫁给云二爷,毕竟他帮了爹的忙,咱们理当要报恩。”至于嫁过去之后,无论是好是坏,也都是她的命。

  见女儿这般孝顺,叶老爷更是惭愧。“没有就好、没有就好。”

  于是,就在五天后,云家托媒婆送来聘礼,并将迎娶日期等事项写在红笺上,待女方父母同意,便返回覆命。

  芝恩听说日子就订在一个月后,到时就要离开从小到大熟悉的家和亲人,独自到另一个陌生的地方生活,心里多少有些恐惧不安,却又无人可以分担和倾诉,只能一个人默默承受。

  “三姑娘睡了吗?”戌时左右,福婶前来敲门。

  她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听见声音,连忙起来应门。“我还没睡。”

  “还没睡正好……”福婶左看右看,确定没有被其他人瞧见,这才拎着包袱进房。

  “三姑娘快过来坐着。”

  “什么事?”芝恩见她神秘兮兮的,不解地问。

  福婶先将包袱放在桌上,然后解开上头的平结。“这是太太生前亲手帮三姑娘缝制的嫁衣,终于可以把它交给你了……”

  “这是……”她拿起细心保存的红色嫁衣,感动得差点说不出话来。“是娘亲手为我缝制的?”

  “太太知道自己身子不好,可还是坚持要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但似乎也猜到有可能熬不过这一关,于是亲手缝制这件嫁衣,若生下的是女儿,就交给她,若是儿子,便留给未来的孙女……”福婶一面诉说经过,一面用袖口拭泪。

  “这十几年来,一直由我保管着,也不敢太早拿出来,就怕会被大姑娘和二姑娘抢去,她们已经拥有太多,三姑娘什么也没有,绝不能让给她们。”

  芝恩将它紧紧地揽在胸前,热泪盈眶。“福婶,谢谢你……”这件嫁衣对她来说意义重大,知道娘并不后悔牺牲自己的性命,只为了生下她,还替她设想这么多,心底的内疚也能减轻些。

  “三姑娘,我相信太太一直都在你身边,看着你长大,也会陪着你出嫁,你不是一个人。”她湿红着眼说。

  “娘……”芝恩怀抱着母亲对她的爱,也扫去了心底的惧怕和不安。

  就算出嫁,她也不是一个人,还有娘会陪着自己。

  她不再害怕,会努力做好一个妻子的本分。

  还有,绝不会让云二爷后悔娶了她。

  一个月后——

  立夏,四月天。放眼望去,到处一片欣欣向荣。

  今天是叶家三姑娘出嫁的大喜之日,天还黑着,芝恩就被福婶叫起来,用香花、石榴枝叶熬汤沐浴,然后梳妆打扮。

  她一夜都未合眼,脑袋有些浑浑噩噩,直到梳好头、抹上胭脂水粉,最后再穿上红色嫁衣,看着镜中的自己,都觉得比平日好看几分,由衷希望不要让相公见了失望就好。

  福婶不禁眼泛泪光,真的有种送女儿出嫁的感觉。“三姑娘这身打扮多有福气;相信姑爷一定会疼你的……”

  “嗯。”芝恩羞涩地点头。

  就在这时,李氏挺着圆腹,带着女儿芝琴进来看看准备得如何,也尽尽身为二娘的责任,说些祝福的好话。

  偷摸了下三姐身上的红色嫁衣,芝琴一脸嫌弃。“娘,你看她这件嫁衣真是寒酸,将来等我出嫁,可要做一件最好的。”

  李氏瞥见福婶的表情变了,也听说了那是过世的大姐亲手缝制的,这么批评确实不妥,赶紧拉着女儿就出去了。

  “你不要乱说话……”

  “我才没有乱说!”芝琴不明白娘今天怎么怪起自己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