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夫管严 > 上一页    下一页


  “你三婶说得没错,咱们也曾经请媒婆探听过,都说叶家的三姑娘样貌普通,根本比不上两个姐姐,而且据说没有缠足,哪有一个大家闺秀的样子,唯一的优点就只是性子温顺,人也孝顺,娶这样平凡的女子,实在太委屈你了。”

  云景琛却有不同的见解。“一个过于聪慧的女子,便懂得算计,心眼也跟着多,就算生得再美,侄儿也没兴趣。”

  这位叶家的三姑娘就算姿色平凡,那又如何?他要的女人可不是空有一张漂亮脸蛋,以及懂得琴棋书画就好,而是愿意代他照顾过世兄嫂留下的儿子,幸好对方年纪尚轻,若能好好调教,相信假以时日,必定能够胜任云家二奶奶的角色,他这才答应叶老爷的要求,改由叶家三姑娘嫁进云家。

  “既然三叔和三婶也认为她性情温顺,人又孝顺,侄儿也取了庚帖,合过八字,并无不妥之处,那么便是最适合的人选。”云景琛不为所动地说。

  “你也不用急着成亲,可以再慢慢挑……”云贵川忍不住劝道。

  孙氏巴不得他别娶。“是啊!一定有更适合的对象……”

  “这门亲事已经决定了。”他坚持地说。

  “快劝劝他……”孙氏朝坐在身旁的相公使了个眼色。

  在妻子的逼迫下,云贵川只好硬着头皮开口。“景琛,我看还是先缓一缓……”

  “侄儿一旦决定的事,就不会更改,由于祖母卧病在床,二叔一家人又远在四川太平县,所以这门亲事就有劳三叔和三婶多多费心了。”说完,云景琛便起身告辞,转身就走。

  待他跨出厅堂,孙氏就冲着夫婿发飙。“既然他都已经决定好了,还来跟咱们说什么?根本是存心要气死咱们!”

  面对妻子的怒火,云贵川也很无辜。“咱们是长辈,当然要来说一声……”

  “他有把咱们当做长辈看待吗?”她气得咬牙切齿。“你这个当三叔的真是一点出息也没有,只要面对他,就像个缩头乌龟似的!”

  他一脸难堪。“我……我……”

  孙氏愈说愈生气。“当年要不是你一连捅出好几个楼子,逼得才十七岁的他不得不出面收拾残局,从此大权旁落,咱们三房只能仰他鼻息过日子,就连景行想插手生意,还得看他脸色……”

  “这也不能怪我……”云贵川反呛回去。“要怪就要怪你,当年大哥在外地出了意外过世,留下大嫂和三个孩子,你是怎么欺负他们孤儿寡母的,也难怪景琛记恨在心。”

  她不禁抱怨连连。“你竟然怪我?我还不是为了景行着想,不把他们母子压着,咱们三房永远出不了头,等到景琛成了亲,到时又生了儿子,就算分家,大房还是分得最多,你和景行又能得到什么?都怪你这个当爹的没用!”一面说着,孙氏一面抡起拳头往夫婿身上挥过去。

  “不要打了!”云贵川抱着脑袋,一路逃出厅堂。

  待云景琛回到居住的肃雍堂,就见小厮慌张失色地跑过来,阳刚俊挺的脸庞不禁一沈,似乎已经猜到出了什么事。

  “二爷回来得正好!”见到主子,阿瑞像是看到了救星,指着小跨院的方向嚷道:“大姑娘……大姑娘又跑出来了……”

  闻言,云景琛立刻往位在东侧的小跨院走去,当他跨进小小的院门,已经听到小妹的叫声。

  “……我要出去……你们统统走开……”一名年约二十的纤瘦女子披着纠结杂乱的长发,不只脸蛋,连身上的袄裙也脏兮兮的,还赤着脚,可以看出那是一双没有缠布的天足。

  “放我出去好不好?我会很乖的……”

  张嬷嬷和两个丫鬟全守在院门前,生怕让她跑出去,二爷一定会把她们统统逐出云家,或转卖给别人。

  “大姑娘乖,快跟咱们回房去……”张嬷嬷用哄小孩子的口吻说道。

  她挥舞着双手。“我不要回房!放我出去!”

  “亭玉!”云景琛大喝。

  见到这个体型高大、表情又严厉吓人的男子,活像是看到鬼,亭玉赶紧要找地方躲起来。“哇……不要打我……我没有做错事……”

  云景琛瞪向负责伺候的奴仆。“怎么让她跑出寝房的?”

  “大姑娘咬人……”其中一名丫鬟捧着明显烙下齿印的手腕,哭肿眼皮地说。“咬了人之后就……乘机跑出去了……”

  张嬷嬷心想再这样三天两头跑出来闹一次,谁也吃不消,只好建议。“二爷,还是把大姑娘绑起来吧!”

  “不准绑她!”亭玉是他同父同母的亲妹妹,可不是猪狗畜生。

  她也不想这么做,但是真的好累了。“可是……”

  “亭玉,过来!”云景琛命令道。

  亭玉躲在盆景后头,摇了摇头。“不要……不要打我……”

  “我不会打你的,过来二哥这儿。”他板着脸。

  云景琛威严的语调、不容抗拒的眼神和姿态,让她有些畏惧,犹豫了片刻,才从盆景后头走出来。

  “你……你真的不会打我?”亭玉一面走着,一面害怕地问。

  他口气笃定。“不会!”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