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夫管严 >  上一页    下一页


  “只不过我没二姐生得好看,也不懂得琴棋书画,更没有缠足,就怕云二爷不喜欢我……”

  福婶大声反驳。“三姑娘千万不要瞧不起自己,虽然你没有大姑娘和二姑娘的美貌,但也是清秀可人,就算没有缠足,你这双脚也秀气得很,谁敢说它们是大脚,相信那位云二爷将来一定会庆幸娶到的人是你。”

  “有福婶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她笑吟吟地偎着对方丰满的胸口,就像小时候那样撒娇。

  轻抚着她的辫子,福婶满眼疼惜地说:“太太地下有知,一定会保佑三姑娘,让你得到幸福的……”

  “嗯。”芝恩也是这么希望。

  半个月后——

  一大早,云景琛来到三房叔婶居住的东来楼,被奴才迎进厅堂,并奉上茶水,在等候的空档,不禁看向两侧中柱上贴的楹联,只见上头写到“读书好、营商好,效好便好;创业难、守成难,知难不难”,“几百年人家无非积善;第一等好事只是读书”,不只是所有徽商贾而好儒、崇文重学的思想,更是云家的家训,时时警惕在心。

  片刻之后,云贵川夫妇忐忑地走进厅堂,想到云家的生意几乎都是侄子在作主,即便是一家人,也鲜少见面,不禁暗暗揣测来意。

  “三叔、三婶近来身子可好?”云景琛起身问候。

  云贵川面对外形高大严酷的侄子,被那双宛如徽墨般黑的眼珠盯着,总有种无形的压迫感,气势一下子矮了半截,枉费身为长辈,却被一个晚辈压制到连头都抬不起来,还真是丢人。

  “很、很好,我跟你三婶都很好……坐!”他陪着笑脸说道。“听说你昨天半夜才回来,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孙氏也连忙附和丈夫的话。“是啊,是啊!你每一趟出门办事,都很辛苦,既然回来了就好好休息,不用急着来请安。”

  “这是应该的。”云景琛看着两位局促不安的长辈,嗓音低沈,带着魄力,仿佛只要他开口说了就算数。

  “除了请安,还有件事要禀明三叔和三婶。”

  闻言,云贵川夫妇不禁纳罕地对看一眼。“什么事?”

  “侄儿打算娶妻,近日便会请媒婆上门提亲下聘,并择日迎娶。”他的口气并不是请求同意,而是告知。

  最先叫出声来的是孙氏。“你要娶妻?!”

  还以为侄子没有成亲的打算,或许一辈子都不会娶,只想专心栽培兄嫂留下的儿子,她和夫婿也就不便过问,甚至催婚,心想这样也好,将来少个人分云家的财产,他们三房或许可以拿得比较多。

  云景琛严肃地看着她。“三婶没有听错。”

  “是哪一户人家的千金?怎么之前都没听你提起?”因为事前完全没有预兆,云贵川也难掩吃惊地问。

  “是叶明远叶老爷的闺女,和咱们云家也算是门当户对。”他不认为家世有值得挑剔的地方。

  就在一个多月前,叶老爷主动提出两家联姻的事,并打算把二女儿嫁给他,云景琛想到大哥、大嫂都已经过世,侄子谦儿还小,自己又经常不在府里,的确需要有个类似娘的女人在身边照料谦儿,何况他也欣赏叶老爷的为人,以及做生意的原则,终于认真考虑娶妻的必要性。

  “原来是他……”由于两家都是徽商,又是从事有关盐运的生意,云贵川自然认识。

  “叶老爷是个讲求诚信的商人,和咱们也算是门当户对,记得他和过世的元配生下三个女儿,当初我和你三婶在帮景行物色对象时,也曾经考虑过叶家的大姑娘和二姑娘。”

  孙氏硬挤出笑脸,表示替他高兴。“不过叶家的大姑娘似乎已经嫁人了,那么就是二姑娘了,听说她才貌双全,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这两年上门提亲的媒婆,都快把叶家的门槛给踩平了,也算配得上你。”

  “说得没错。”云贵川点头如捣蒜。

  云景琛的回答却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侄儿要娶的是三姑娘。”

  直到几天之前,他又与叶老爷一块喝酒谈事情,对方在席间吞吞吐吐地说出已经把二女儿许配给江苏巡抚李大人的次子,聘礼也收下了,可否由三女儿取代,见他说得心虚,云景琛心里自然有数,恐怕是这位叶家二姑娘不肯下嫁,她也不是第一个,没什么好惊讶的。

  他当然也私下派人打听过,叶家的大姑娘和二姑娘都是众所周知的美人,自然是心高气傲,不是家大、业大就看得上眼,更重视的是夫家的声望,偏偏云家并不像外表那么风光,还有一些不想让外人探究的不堪过去,令原本有意结亲者,最后也都纷纷打了退堂鼓。

  “什么?你要娶的是叶家的三姑娘?”孙氏嘴巴张得好大。“可是……可是听说她不过是中等之姿,并无出色之处……”

  对于侄子的决定,云贵川同样百思不得其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