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夫管严 >  上一页    下一页


  徽州——

  位在宏村的叶府是座一屋三进的宅第,处处可见门楼重檐飞角、粉墙黛瓦,各进皆开天井,也是典型传统的徽派建筑。

  由于叶老爷与过世的元配生下三个女儿,便在府内套建了这处三合院式的双层建筑,中间是小厅,两侧有厢房,形成通风透光的天井,而楼梯则设在小厅两侧,闺房皆在楼上,可以不受干扰,也能凭窗远眺。

  这天,午时左右,小厅内传出争吵声,叶老爷的续弦李氏不想介入叶家父女之间的争执,便挺着六个月大的肚子,牵着自己亲生的女儿芝琴往外走,现在的她只希望这一胎能生个儿子,好继承叶家的一切。

  “……二娘。”手上端了碗刚泡好的毛峰茶,叶家的三姑娘芝恩才穿过天井,见到李氏母女走来,便停下脚步招呼。

  李氏瞧见元配所生的三女儿,不禁假惺惺地说:“要送进去给你爹吗?不过现在屋里吵得正凶,可得小心一点。”

  “是,二娘。”年方十五的芝恩有张不算美丽,顶多秀气的脸蛋,身形娇小圆润,但又不至于过胖,身上穿的是杏黄色宽袖大袄,下着同色长裙,镶边和刺绣相当朴素,也看得出是旧衣,上头有着明显褪色痕迹。

  见芝恩举步要走,已经八岁的芝琴仗着有亲娘当靠山,根本不把这个最小的继姐放在眼底,故意伸出右脚,绊了她一下。

  芝恩低呼一声,差点扑倒在地,虽然最后勉强稳住身子,可是端在手上的托盘和茶碗就没那么幸运了。

  “你这孩子是怎么走路的?”李氏佯装斥责女儿,做做样子,免得让人以为她这个当二娘的唆使亲生女儿欺负元配生的。“还不快点道歉!”

  顺着亲娘的话,芝琴马上道歉了,不过脸上可没有半丝忏悔,只有捉弄的得意之色。“三姐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

  她不禁瞥了继妹一眼,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现在这个家归二娘管,跟她们作对,并没有好处,万一又闹到爹那儿,也只会给他增添麻烦,那是芝恩最不希望发生的事。

  “不要紧,是我没有走好。”不只是二娘和四妹,就连府里的下人对她这个不受宠的三姑娘也并不是真的恭敬,但这些芝恩都可以忍受,只希望有一天爹能原谅自己,原谅她的出生害死了亲娘。

  “娘,三姐说是她自己的错。”就不信继姐敢拿自己怎样。

  李氏觑了下正蹲在地上捡拾碎片的继女,又牵起亲生女儿的小手。“既然是她自己的错,那就没咱们的事了。走,陪娘到花园散步。”

  母女俩就这么离开了。

  叹了口气,芝恩将茶碗的碎片全都摆在托盘上,还不小心割到手指,连忙放在口中,把渗出的血珠吮乾,然后拿进小厨房,重新再泡一碗毛峰茶。

  待她走进小厅,屋里的气氛十分紧绷,于是将茶碗放在几上,静静地站在一旁聆听父亲和二姐的对话。

  “……不管爹说多少次,我都不会答应这门亲事的!”叶家二姑娘芝兰生得秀丽端庄,又具有大家闺秀的气质,但脾气可一点都不温驯。

  叶老爷不禁吹胡子瞪眼睛。“这次要不是多亏云二爷点醒,爹真的被最信任的手下给蒙骗了,不知他们在背地里用低价跟灶户收盐,好牟取厚利,万一传扬出去,爹这么多年来担任“场商”的信誉也毁于一旦……”

  所谓的“场商”指的就是常驻在各盐场的商人,以向灶户收盐为主业,直接控制盐业生产,更与灶户建立包购关系,对两淮盐业影响极大。

  “那也不能为了报恩,硬把我嫁给他!”她不服地说。

  “嫁给云二爷有什么不好?他今年二十有四,尚未迎娶正室,身边连个侍寝的丫头也没有,更属难得……”

  眼看二女儿还是无动于衷,叶老爷更是焦急。“何况云家不只是“运商”,云二爷还是最年轻的“总商”,再说云二爷的二叔还是四川太平县知县,若能结为亲家,不只叶家,更是你的福气。”

  “运商”是拥有盐引的行盐商人,而“总商”更是官府从运商当中挑选出来的盐商首领,可与盐政官员交涉,是属于半官半商的代表,朝廷只要有任何盐政大计,也会与总商们商量,能够担任此重任的,皆是家道殷实、资本雄厚,而且办事干练之人,更是两淮盐运的重要核心人物。

  “什么福气?”芝兰有些气不过地娇嚷。“爹难道没听说过这位云二爷的亲娘守寡不过半年,就耐不住寂寞,和府里的下人私通,结果丑事被人揭穿,最后投井自尽的事?”

  他有些语塞。“那、那不过是传闻。”

  芝兰攥紧手上的绢帕,说得气愤。“我已经拜托大姐夫查过,确实真有其事,所以一些有头有脸的人家都不肯把女儿嫁过去,有那种婆母,就算已经过世,也会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的,枉费朝廷为了表扬云家太夫人一生贞节,还御赐了块贞节牌坊,却因为媳妇失节而蒙上一层灰,更不用说云二爷还有个发疯的妹妹,要我去伺候那种小姑,还不如一刀杀了我……”

  “云家多的是丫鬟,不会要你去伺候的……”

  她又露出嫌恶的嘴脸。“谁晓得她是不是天生的,万一是天生的,云二爷将来说不定也会生出个疯儿子,那真是太可怕了。”

  “不要胡说八道!云二爷很正常……”叶老爷气呼呼地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