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二手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九八


  她不禁落下泪来。“是……”

  “四婶保重!”五娘和七娘也围了过来。

  顿时,女人们都哭成一团。

  而男人那一头,虽然没有掉泪,但也是离情依依。

  “……好了,该上路了,别误了时辰,船可是不等人的。”最后还是二爷开口,才中断哭哭啼啼的场面。

  于是,炎承霄夫妻俩上了其中一辆马车,其他随行的奴才、丫鬟则是分别搭乘其他四辆马车。

  “你们要保重……”

  “一路顺风……”

  在众人的道别和祝福声中,五辆马车喀啦喀啦的前进,尽管寒冷,连呼出的气都冒着白烟,但是心却是温暖的,准备迎向未来。

  以为真的分别,下次见面,不知是何年何月……

  不料,还不到半个时辰,五辆马车又循着原路回到炎府。

  “快去请太医!”炎承霄轻手轻脚地将脸色苍白的妻子从马车上抱下来。

  “不!还是去请六安堂的纪大夫来……”请表姨母前来诊脉,相信妻子也会安心。

  他掩不住惊慌过度的神情,拉高嗓门使唤家仆,接着便带妻子回到北院,身后则跟着哭个不停的春梅,和频频安慰的阿贵。

  春梅一脸自责。“我居然没有发现小姐不舒服,真是该死……”

  “连咱们四爷也很惊讶,不关你的事……”阿贵担心四夫人万一病倒,四爷是不可能一个人前往寿春府上任,皇上那边该怎么办?

  待炎承霄将连睁开眼皮的力气也没有的妻子放在床上,细心地脱鞋、盖被,最后坐在床缘,握着她冰冷的手,跟着屏住气息。

  “好些了吗?”他柔声地问。

  睿仙微掀眼皮。“相公……我已经没事了……”

  “瞧你脸色这么差,怎么可能会没事?”炎承霄一脸心急如焚。“告诉我,是哪儿不舒服了?”

  她用手捣住唇,勉强压下呕吐的冲动。“可能是晕车,休息一下就好……”

  “上回咱们去江临府,来来回回坐过几趟马车,可没见你晕车过。”知晓妻子是在安慰自己,就怕他会担心,炎承霄反而生气,气自己不够体贴入微,没有事先察觉。“既然身子不舒服,就该早点告诉我。”

  “真的没有……”就因为事前没有一丝徵兆,睿仙才感到纳闷。

  这时,春梅已经去提了壶热开水进来,倒了一杯,端到床前。“小姐,要不要喝点水,去一去味道,会舒服些。”

  “也好。”她颔了下首,坐起身。

  炎承霄先伸手扶妻子坐稳了,才伸手接过茶杯,用力吹了几下。“现在还有点烫口,慢点喝……”

  喝了两小口,睿仙口中呕吐过的酸臭味淡了,确实清爽不少。

  “如何?”他忧虑地问。

  她微微一哂。“真的好多了。”

  “那就好。”炎承霄抚着她没有血色的脸蛋。“先闭上眼睛睡一下,等表姨母来看过之后就知道是什么问题了。”

  “是,相公。”她也真的疲了,将茶杯递给春梅,便躺下来歇息。

  见妻子合上眼,炎承霄仍坐在床缘,一瞬不瞬地盯着,就怕突然又有状况。

  “……听说四弟妹突然病了,到底是怎么回事?”率先闻讯赶来的三夫人,甫进房门就焦急地问。

  他马上起身,希望有人告诉自己,不会有事的。“三嫂!”

  “还以为你们这会儿应该到码头了……”三夫人走到床前探视妯娌,见她在休息,便压低嗓音问道:“你们离开时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不舒服了?”

  炎承霄深吸了口气,先稳定纷乱不安的情绪。“我也不清楚,马车才走到一半,她就说头有些晕,原以为是昨晚没有睡好,没想到接着就吐了,而且吐到好像要把内臓都吐出来……”

  听小叔这么描述,三夫人着实一愣,毕竟是过来人,马上猜到“病因”,也应该八九不离十。“你说四弟妹吐得厉害?”

  “吐到整个人都快晕过去了,我只好命令马车折返。”他再次感受到茫然无措的滋味。“三嫂,你说这是什么病?是不是很严重?”

  三夫人见小叔的脸色难看,却是笑在心里,没有马上把心中的猜测说出来。

  “算是很严重的病……”

  闻言,炎承霄如遭雷殛,整个人僵立在原地。

  接着连大夫人和二夫人也都赶来关心,不过就算怎么问小叔,也得不到反应,只好询问先到的三夫人。

  “四弟妹吐了。”三夫人神秘地说。

  大夫人一脸恍然大悟。“她吐了?”

  “而且吐得厉害。”她又补充说明。

  跟着,二夫人也猛点着头,明白她们的意思。

  “吐得好!”大夫人喜孜孜地说。

  从震惊和绝望中回过神来的炎承霄,简直快哭了,三位嫂嫂居然一脸开心,还说吐得好,教他情何以堪。

  “……大嫂、二嫂和三嫂都来了……”睿仙才眯了一下,就听见说话声,有些迷迷糊糊地醒来。“都是我不好,让你们担心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