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二手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九七


  “真正的答案要你自己去找,四婶只是希望你对她多加留意。”她拉起五娘的小手,打气地说:“老天爷愿意给你机会,一定是相信你有办法去改变,所以不要犹豫,勇敢地去面对它。”

  她露出羞涩的笑靥,多了自信。“谢谢四婶。”

  待睿仙离开西院,天色已经黑了,春梅提着一只灯笼,在旁边带路。“都这么晚了,小姐应该饿坏了,咱们快点回去。”

  “方才在五娘那儿有吃点心,所以还不太饿,这会儿都酉时了,相公也应该回来……”话才说着,睿仙就见有人提着灯笼迎面走来,待对方走近一些,便绽出柔美的笑意。“相公!”

  炎承霄也看到她了。“还在想都什么时辰了,大嫂她们怎么还不放人,所以打算过去接你。”

  “我去了五娘那儿,所以拖得较晚。”她说。

  他索性牵起妻子的手,一路往北院走去。

  睿仙偏头看着身旁的夫婿。“皇上今日宣相公进宫,都说了些什么?”

  “他要咱们早一点动身前往寿春府。”炎承霄直接说出结果,由于寿春府没有知府,同知暂代一切职务,偏偏撑不了大局,只好上奏摺求救,希望接手的人能尽她思索了下。“既然皇上开口催了,早点出发也好,到了那儿,还有些时间可以熟悉环境。”

  “你这么说也对。”见妻子这么快就接受,炎承霄心情才跟着放松。“虽然不是第一次出远门,可是这回离京上任,却格外依依不舍,也不知要过多久才能回到这里,实在不太想走,我看还是应该辞官。”

  “男儿志在四方,怎可为了这等小事就辞官?”睿仙听得出他是在开玩笑,便佯斥一番。“又怎对得起皇上、对得起死去的公婆,以及天下百姓……”

  炎承霄哈哈一笑。“好久没被你骂了……”

  “相公就这么喜欢捱骂?”她瞋睨地问。

  他涎着比月光还要眩目的俊美笑脸。“每次被你这么训斥,我的心头就会痒痒的,之前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现在懂了,那就叫动心。”

  “是这样吗?”睿仙盈盈一笑。“妾身怎么记得当时相公气得脸红脖子粗,还拍桌子跺脚的,甚至想要掐死妾身,可完全看不出是哪里痒了。”

  走在后头的春梅噗哧地笑了。

  “咳、咳。”他满脸困窘地回头瞪了春梅一眼,才清了清嗓子回道:“男人总是爱面子,就算心动,也想挽回一些颜面。”

  睿仙端庄地回道:“妾身受教了。”

  “娘子就别再挖苦我了。”每回听到她用上“妾身”二字,就像是在揶揄、戏谑,炎承霄只能大喊饶命。

  她掩唇轻笑,决定放他一马。“相公打算何时动身?”

  “五天后。”趁还没开始下雪,早一点出发也好。

  “五天?这么快?”比睿仙预期的时日还要短,人尚未离开,已经开始想念起京城的亲人了。“那么这两天我想回一趟‘娘家’,跟表姨父和表姨母他们道别。”

  纪家确实是她的“娘家”,一个在自己最困难时,张开双臂接纳自己,不只令她安心,也令她成长的家。

  炎承霄自然允诺。“这是应该的。”

  “只有五天……”她得想一想要带哪些东西到寿春府。

  尾声

  隔日,当炎承霄宣布五日后就要启程前往寿春府赴任,炎府就陷入兵荒马乱之中,各房的兄嫂忙着张罗要送给他们夫妻的礼品,从早到晚都有人在北院进进出出的,真是没一刻得闲。

  睿仙除了回“娘家”,还要忙着打包,尤其是父亲生前留下的手稿,因为要一并带去,所以要特别妥善保存,以及跟五娘、七娘她们话别,而炎承霄则是从早到晚都见不到人影,不是进宫面圣,就是跟过去的同僚见面,也同样忙碌不已。

  不过分离这一天,还是眨眼就到了。

  一大清早,天色未亮,气温寒冷,五辆马车已经停在偏门,炎府的家仆、婢女将家当二搬上去,直到准备就绪,就等主子们出来。

  没过多久,一行人缓缓地走了过来,几乎所有的炎家人都出来送行。

  “……你们要多多保重!”二爷强忍不舍地说。

  三爷把手掌放在么弟肩头。“有任何困难,记得随时捎个信回来,三哥一定会想办法的。”

  “我知道,二哥、三哥,你们也要保重!”炎承霄握住两位兄长的手,这份血浓于水的手足之情,在分别这一刻,令人有更深刻的感受。

  而炎府的三位夫人则是眼眶含泪,有满肚子的话要交代、要叮咛,可是到了嘴边,却说不出来。

  接着,他又看向三位嫂嫂,也是自己最敬爱的人,拱起双手。“大嫂、二嫂、三嫂,你们要保重身子,家里就拜托你们了。”

  大夫人用手绢拭着眼角。“你不用担心,到了寿春府之后,记得捎个信回来报平安,还有好好照顾四弟妹……”

  “我会的。”炎承霄答允。

  睿仙肩上围了件绣花披风,眼眶也同样泛红,走到她们跟前,千言万语只化成一句。“大嫂、二嫂和三嫂,谢谢你们,这阵子所教导的,我都会牢记在心。”

  “都是一家人,谢什么呢?”三夫人一面抽噎、一面说道:“这回咱们真的要把四郎交给你,要是他又任性不听话,千万别客气,一定要把他骂醒……”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