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二手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九六


  睿仙打趣地说:“我可什么都没说。”

  “四婶!”她面红似火地嗔道。

  “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睿仙清了清嗓子,还是谈正事要紧。“我来找你,就是想再问你一次,靖远侯若要你当他的偏房,你真的愿意?”

  闻言,五娘低垂螓首,点了点头。“我愿意。”

  “你确定已经下定决心了?”明知会有性命之忧,还往火坑里跳,她必须慎重地再问一次。

  五娘等脸蛋没那么红了,才抬起来,双眼多了几分自信。“原本还是有些担心,就怕最后还是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又要死一次,可是看到四婶的努力,我想我应该也可以办到……”

  听她这么说,睿仙笑着点头。

  “还有……四叔迎娶四婶那一天,我一直跟在娘身边,想说若客人太多,能帮忙招呼,然后就见到靖远侯了,想不到他会亲自前来祝贺,而且可以感觉到他一直盯着我看,那是第一次有人用那种……那种奇怪的眼神看我……”五娘愈往下说,螓首垂得愈低,脸蛋都在冒烟了。“似乎想过来跟我说话,但也明白这么做太过唐突,不合礼教……”

  睿仙见她面带羞赧,那神情就像是提到心上人一样,看来就算要阻止也来不及了。“跟之前的经历是否一样?”

  “不一样……”五娘摇了摇头。“在这之前,我是在进门之后才算跟侯爷正式见面、看清楚他生得什么模样,不过现在却已经见过面,而且还是两次。”

  “那么四婶相信你跟靖远侯的命运已经悄悄地改变了,至少可以确定他对你并不是无意。”若真是这样就太好了。

  她又惊又喜。“真的吗?”

  “不过最重要的是一旦成了靖远侯的偏房,一言一行都得谨慎,千万不要做出容易引起误会的事,让躲在暗处的有心人抓到把柄。”睿仙只担心她太天真单纯,太容易相信别人而遭到利用。

  五娘一脸茫然和迷惑。“我不太懂四婶的意思……”

  “意思就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尤其是靖远侯的正室。”实在不想吓到五娘,但有些话若不挑明了讲,又怕这丫头不明白,睿仙只好点醒她。

  “或许她真的对你很好,可她是赵家的女儿,她的大哥死在你四叔手中,虽然是对方的错,但难保不会记恨在心,还有她爹被皇上软禁三年,赵家的势力削去大半,你四叔的功劳也不小,所以我才担心她会不会把这些帐算在你头上。”

  直到这一刻,五娘才警觉到严重性,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对于朝中的纷纷扰扰,以为跟自己无关,从来不曾闻问,殊不知有受到牵连的那一天。

  “四婶……我该怎么办?我是不是……是不是也要把她当作仇人看待?”她从来不曾讨厌或憎恶过别人,实在办不到。

  睿仙失笑地回道:“傻丫头,你若真能做得到这一点,我就不必操这个心了。仔细听好,你什么都不必做,照样对她敬重有礼,绝对不能有一丝马虎,让人觉得你不尊重正室,这一点你做得到吗?”

  她呼出一口气。“我做得到。”

  “只是她对你的好意,你要有所保留,不能照单全收,还要在心里多加琢磨,好比说她让婢女送了几帖药来,说要帮你调养身子,可以早点怀上孩子……”睿仙当面考她。“你会怎么做?”

  五娘咬了咬下唇。“大姊是一片好意,又不能不煎来喝……”

  “可是药能救人也能害人,你不懂那些药材究竟是什么,一个不慎,反而会伤了身子。”见五娘慌张失措的模样,实在令人同情,睿仙实在不想眼睁睁地看着她跳进火坑里。

  “这时就要有个堂而皇之的藉口了,你就说从小体质跟别人不同,若是药材的分量拿捏不好,就会全身起疹子,还会发高烧,所以先拿去给熟识的大夫确认之后,适合的话自然就会服下,请她见谅。”她只好面授机宜。

  “我明白了,四婶。”五娘用无比崇拜的眼神说。

  睿仙莞尔一笑。“若是靖远侯的正室又换了一个方式,说她认识一个医术高明的大夫,可以帮你调养,你该怎么说?”

  “呃……”看着浅笑盈盈的四婶,她心中一动。“有了!就说四婶的表姨母是六安堂的纪大夫,又是个女大夫,一向都给她看病。”

  “这么说就对了!”睿仙夸奖她反应不错。“其他大夫的品性四婶不清楚,但是四婶的表姨父和表姨母是不会被权势和金钱给收买的,他们是真心在为病人着想,也足以信任。”

  五娘用力颔首。“我会记住的。”

  “再过不久,四婶就要跟着你四叔前往寿春府上任,不能随时帮你出主意,记得身边带个忠心又机灵的婢女,万一出事,可以立刻回来通知你娘。”这也是睿仙唯一能帮的。

  听到这里,就算五娘再笨再傻,也明白了一件事。“四婶,你真的认为我会被靖远侯所杀,是正室的阴谋,全是她一手设计的?”

  想到重生前自己是那么相信大姊,以为这个正室心胸宽大,才容得下侯爷的其他女人,真心想跟她做好姊妹,想不到另有目的,五娘真希望自己能像四婶一样聪明,就能早一步察觉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