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二手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九二


  睿仙作势要打他。“我看相公是真的太闲了,该找些事来忙。”

  “又没好处,何必自找麻烦,再说皇上也知咱们才刚成亲,正是如胶似漆的时候,不会在这时候做出惹人厌的事来……”炎承霄牵起她的手,一起踏出房门。

  “等正式到任,可有得忙了,当然要趁这段日子好好休息。”

  “说得也是。”她说。

  炎承霄斜睨着妻子,唇畔上挂着盈盈浅笑的美丽侧颜。“归宁那一天,表姨母跟你在房里说了些什么?”

  “相公以为呢?”睿仙笑得很令人介意。

  他一脸大受打击的模样。“莫非……为夫的表现让娘子不甚满意,所以打算背地里跟表姨母讨几帖药材?”

  睿仙红着脸蛋,真的很想打他。“你、你在胡说些什么?”

  “那么娘子是很满意了?”炎承霄坏坏地笑问。

  她又羞又恼,就要把他的手甩开。“不理你了!”

  “是,为夫错了。”他马上打躬作揖的赔不是。

  “表姨母只是跟我说,她和表姨父有派人专程走了一趟华亭县,要把二娘接到京城来,亲自送我出阁,不过二娘正好扭伤脚踝,无法成行,只好托对方带句话给我……”睿仙想到与二娘之间最后能够尽释前嫌,真是太好了。

  炎承霄看着她,等待睿仙自己说出来。

  “二娘说她会每天虔敬地祈求菩萨保佑,让我得到该有的幸福。”对她来说,这就是最好的嫁妆。

  他捏了捏妻子的小手。“只要她有这份心意就好。”若依自己的性子,可不会这么容易就原谅对方,不过睿仙都不计较了,也就不再多说。

  两人一路走到后花圜,才经过拱桥,就被不远处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声给吓了一跳,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

  “是谁在叫?”炎承霄眼神瞬间锐利地查看四周。

  睿仙也担心的左右张望。“出了什么事?”

  “别说话……”他慎重地将妻子护在身后。

  没过多久,却见一高一矮两道身影迎面走来,走在前头的男性身影颀长飘逸,一身月白色常服,唇若涂脂、面如冠玉,睿仙越过夫婿的肩头,一眼就认出是前天才头一回见面的炎家大房嫡长子,也是七娘的兄长,还有“我朝第一美男子”美誉的炎升阳,就连身为女子的她都自叹不如,一时看直了眼,还让相公喝了好几缸的醋。

  炎升阳也见到他们,步伐依旧不疾不徐,直到站在两位长辈面前,才拱手见礼。“四叔、四婶。”

  见侄子往声音的来源走来,炎承霄机警地问:“方才可听到惨叫声?”

  “那是侄儿在教训书僮,让四叔、四婶受惊了。”炎升阳嗓音清冷,也可以说淡漠,感受不到太多的情绪转折。

  夫妻俩同时望向侄子身后的小书僮,眼泪、鼻水流了满脸,还不停地抽噎,似乎被修理得很惨。

  睿仙对这名看来不过十四、五岁的小书僮起了怜悯之心,嗓音听似柔和,却又带着几分责备。“主子管教奴才是天经地义,但也要适可而止。”

  “是,四婶。”他淡然地回道。

  小书僮见睿仙替自己说话,不禁两手握在胸前,感动到泪眼汪汪,也崇拜到五体投地,居然有人挺身而出教训这个大魔王,真是个大好人。

  “皇上昨日宣你进宫,又是为了亲事?这回是哪一户人家的千金?”既然没事,炎承霄自然放松警戒,和侄子聊个几句。

  炎升阳美丽绝伦的脸上看不出喜恶,平淡地说明。“侄儿目前尚无意娶妻,已经婉拒皇上美意。”

  炎承霄不想强迫桎子娶不爱的女人,可更不希望他太早进入尔虞我诈、明争暗斗的朝堂,想要保护大哥唯一子嗣的心情,实在矛盾。

  “皇上一定气坏了……”先是自己,接着是侄子,都不肯顺他的意,没在盛怒之下降罪于炎家,已经是万幸了。

  “侄儿先走一步。”炎升阳不欲多谈,拱手告辞。

  当他越过两位长辈,走在身后的小书僮用求救的目光看着睿仙,睿仙虽然也在打量他,却是为了别的原因。

  见妻子的目光追随着侄子的身影,让炎承霄用弃犬般的眼神问道:“对娘子来说,为夫已经失去魅力了吗?”

  睿仙一脸哭笑不得。“你在说什么?我是在看走在后面的那个小书僮。”

  “不过是府里的奴才,有什么好看的?”他不改傲慢性子说。

  “可是……”明明是个姑娘家,为何要扮成男子?是另有隐情吗?

  他一脸纳闷。“可是什么?”

  “没事。”睿仙对炎府还不太了解,决定先搁在心里。“走得有些累了,咱们找个地方坐下来歇息。”

  于是,夫妻俩上了一艘船型建筑的石舫,再命人送上一壶茶、几碟蜜饯果脯,坐在石制长凳上,感受到微风扑面、花香徐来,令人悠然自得、放飞心绪,忘却所有烦瞎。

  炎承霄打横一躺,把妻子的大腿拿来当枕,满足地笑叹。“若是每天都能这么过,该有多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