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二手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九〇


  听她这么问,炎承霄收起笑意,脸色旋即一整。“是不是处子之身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不是我要娶的女人。”

  睿仙柔柔一笑。“那妾身就放心了。”

  “跟我说话,甚至在这座府里,不必太过拘谨,就连嫂嫂们面对自己的相公,我也不曾听她们用‘妾身’二字。”他不希望妻子如此见外。“这儿是你的家,都是一家人,繁文缛节可以免了。”

  她绽出美丽和感激的笑靥。“是,相公。”

  “不过我还是很高兴,你是真的完完全全属于我的。”他是个独占慾强烈的男人,很难不这么想。“我的好娘子……今晚你真的别想睡觉了……”

  她又嗔又羞地作势推打,被炎承霄深深地吻住,继续他们的洞房花烛夜。

  外头的喜宴还在进行,不过谁也没有来打搅这一对新人,直到夜深人静,新房内的喘息、娇吟,似乎还是方兴未艾。

  嫁进炎府的第二天,睿仙被折腾了一个晚上,险些下不了床,让前来伺候的春梅觉得奇怪,还以为小姐病了,只好推说是昨天忙了一天,太累的关系。

  待她穿上一袭象徵喜气的桃红色襦裙,淡施胭脂,跟着炎承霄来到炎家祠堂,在二伯的带领之下,一起向祖先上香,接着又转移到内厅,正式跟夫家的其他成员见面,看着一张张笑脸,令睿仙再次感到不可思议,过去总以为大户人家都是像唐家一样,只在乎门当户对,更讲究面子和名声,可是炎家上上下下,却用更包容的心来接纳自己,能成为这个家的一分子,真是她这辈子最大的福气。

  因为上头已无长辈,自然不用奉茶,不过还是要跟二伯和三伯,以及三位嫂嫂行个礼,另外下头的一群晚辈,则要正式拜见刚进门的四婶。除了已经相当熟悉的五娘和七娘,还见到了年纪最小的九娘和十一娘,以及二房所出的双生子,升湖和升濂兄弟,和紧挨在三夫人身边,年仅十岁的裕哥儿,当然还有各房姨娘所生的子女,大家难得齐聚一堂,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

  炎承霄放眼四周,独缺一人。“大嫂,升阳呢?不在府里吗?”

  “昨天半夜突然说有要事,要出门个两天。”大夫人叹道。

  “他能有何要事?”他皱起眉头。“等他回来,得好好地问一问。”就怕侄子被外头的朋友给带坏,必须及早制止。

  睿仙唇畔噙着浅笑,听着一干晚辈自我介绍,也不忘记住每个人的特徵,下次见了面,才好知道谁是谁。

  二爷和三爷不便说什么,决定还是交由女人开口比较适合。

  “四弟妹。”大夫人收到他们的目光暗示,便开了口。

  她轻颔螓首。“是,大嫂。”

  大夫人郑重地嘱托。“往后四郎就交给你,他自小就被咱们惯坏了,做起事来一向我行我素,凡事自己决定就好,这一点你可得多担待。”

  “是,大嫂。”睿仙柔顺地回道。

  二夫人怕自己嘴笨,便把机会让给三弟妹。

  “再过不久,你们就要到寿春府上任,到时从上到下,都得靠你一个人打点,可真是辛苦了。”三夫人看了两位嫂嫂一眼。“趁你们还在京城这段时日,我跟大嫂和二嫂也会好好地教你,不必担心。”

  睿仙才要谢过,炎承霄已经抗议了。

  “三嫂,咱们昨天才刚成亲,正想好好地培养感情,那种事晚一点再教。”他现在是无官一身轻,只想跟亲亲娘子从早黏到晚,其他的都不重要。

  三夫人啐了一口。“你们有一辈子可以慢慢地去培养,也不急在这几日,骗人没成过亲吗?女人有多辛苦,男人永远不晓得,你别给四弟妹添乱,咱们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这话一出,众人不禁大笑,连晚辈也跟着笑了。

  炎承霄清了清嗓子,笑得最大声的七娘马上捂住嘴巴,就怕四叔记恨,又要她来个将功赎罪。

  “三嫂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就给你七天的时间,让你多陪陪四弟妹,不过期限一到,可得把人给交出来。”三夫人也不为难他。

  他连忙起身,拱手谢过。“多谢三嫂!”

  接着,又是一阵笑声响起。

  睿仙简直是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但也同时见识到炎家人上下同心,一家和乐的气氛。

  待他们回到北院,她羞到抡起拳头打人。“你要我以后怎么出去见人?”

  “咱们刚成亲,不想分开也是正常的。”炎承霄将粉拳拉到胸口。“难道你不想时时刻刻跟为夫的在一起?”

  她想说不想,但又觉得太矫情了。“当然想了,不过三位嫂嫂也是一片好意,不便拂逆她们的意思。”

  就怕万一心里留下疙瘩,现在是看不出来,不过时日一久,愈积愈多,也会伤害到彼此的感情,睿仙不会因为人家对她好、愿意接纳她,就以为这一切是理所当然的,相反的,要加倍回报才行。

  炎承霄伸臂揽住娇妻,开始毛手毛脚。“那么你就好好地陪为夫,七天一到,自然会把你借给她们。”

  “大白天的,相公这是做什么?”她拍开拂上胸口的大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