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二手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八八


  “没错,是我亲耳听到的,堂姊这回猜错了,不用再等几个月,皇上便已经同意了……”说到这儿,七娘眼神又跟着一暗。“不过四叔也因此要被贬到寿春府当知府,咱们恐怕要好久才能再见到他和四婶。”

  “怎么会跟原本的不一样?”五娘心中不禁一动,记得重生之前,四叔跪在御书房外,姚姊姊当时并不在身边,可这回她却主动选择和四叔一起共度难关,家里的长辈们也都深受感动,不再只是因为四叔喜欢,坚持要娶进门,才不得不接受,而是真心的接纳,才会连皇上也这么快就答应,至于贬官一事,倒是没有改变,真正改变的是所有的人对姚姊姊的看法。

  是姚姊姊改变了自己的人生!

  她不禁想到靖远侯,若真的嫁给他当偏房,一定也可以扭转自身的命运,五娘有了信心,最后一丝疑虑和恐惧也消失了。

  ***

  既然得到皇上恩准,炎承霄也不想再拖下去,就算只有一天,对他来说也是煎熬,于是磨着大嫂,请她找媒人上门提亲。

  当媒人欢天喜地的上纪家提亲,这门前所未有的亲事一下子便传开了。

  堂堂炎府四爷竟然为了一名弃妇,不惜放下自尊和颜面,甚至还遭到贬官的下场,也要娶她为正室,这个消息马上传到市井之间,有少部分的人对炎承霄的行为嗤之以鼻,认为以他的身分地位,何须委屈自己,可是绝大多数的人反而称赞他胸襟开阔、肚量大,这个结果倒是出人意表。

  当两家亲事如火如荼的进行当中,纪氏心想睿仙已经算是炎家未进门的媳妇儿,实在不便再抛头露面,也就不再让她到六安堂帮忙,除非官府派人来请她帮忙验屍,才会出现在众人面前。

  由于婚期订在九月中,只剩下一个多月的时间筹备,可真是忙坏了两家人,就怕会赶不上。

  随着大喜的日子渐渐地接近,坊间有些好事者竟然开起赌盘,就是要赌炎家会不会偷偷摸摸的让这名曾经被夫家休离的新娘子从偏门进入,或是光明正大的把她抬进大门,这事马上在京城里引起骚动,大家纷纷抢着下注,庄家们无不数着日子,睁大眼睛,就等着看结果揭晓。

  九月中,节气正好进入霜降,天气变冷,但又不至于太寒。

  这天下午,一列锣鼓喧天的迎亲队伍从炎家出发,其中就属那顶八人大轿最为醒目,依照传统礼俗,无论是寡妇还是弃妇,只要是再嫁,就不能太过张扬,仪式也以简单为主,不过炎府却是反其道而行,就是要让所有人知道,炎家在今日娶媳妇儿了。

  就在八人大轿前往女方家接到新娘子之后,又浩浩荡荡地绕了一大圈,才往男方家走去,骑在白马上的新郎官,那英姿焕发的模样以及俊美迷人的笑容,可让在两旁看热闹的女子,不论是已婚还是待字闺中,都不禁咬着手绢,嫉妒新娘子的好命,就算是个弃妇,还能再拥有比之前更好的归宿,也让那些遭逢同样命运的妇人都悄悄地生起一丝希望。

  谁说弃妇就没有将来,也没有人怜惜,更得不到幸福?这位新上任的炎府四夫人就是最好的例子了。

  而炎府这一边,不只贺客盈门,大小官员通通前来报到,还有骠骑将军秦凤戈和将军夫人除了送上大礼,还亲自到场祝贺,就连靖远侯也到了,不过只有他一个人来,不见侯爷夫人的影子,二爷和三爷则忙着招呼贵客,连口水都没空喝,不过却笑不拢嘴。

  就在迎亲队伍到达之后,鞭炮声大作,四周瞬间烟雾弥漫,却遮盖不住新郎官脸上春风满面的神情。

  待他拉着大红彩球的一端,从轿内牵出穿着霞帔的新娘子,可以看到她头上戴了顶精致华贵的凤冠,也因为是再嫁,不必盖上一块红巾,娇美的容颜又细致的妆扮过,可以称得上美若天仙,令不少男子暗暗地羡慕他娶到了个美娇娘,还真是拣到了宝贝。

  由于炎家二老早已仙逝,大嫂则守寡多年,备受敬重,又被炎承霄视为母亲,便让她坐在上位,接受一对新人的行礼。

  “……夫妻交拜!”

  一对新人跟着面对面,睿仙被新婚夫婿热切痴迷的目光瞅得又羞又窘,可又不能当场发作,只能垂下眸子,以此来躲避。

  “送入洞房!”

  就在众人的恭喜祝贺声中,一对新人被送进北院的新房,虽是炎承霄原本居住的院子,不过重新装修过,还添了不少新家具,到处贴着红色的囍字,营造出喜气洋洋的浓厚气氛。

  外头的天色已经暗了,喜宴也热闹地进行中。

  睿仙心里着实感谢炎家人的宽容,还愿意依照传统习俗,请家族中儿女双全的吉祥婆子来安床坐帐,并说些“百年好合、早生贵子”的吉祥话,接着让他们共饮交杯酒,以及合髻,直到结束,而不是真的一切从简。

  “恭喜小姐!恭喜……姑爷?”春梅想到主子嫁进唐家时,这声“姑爷”可是害自己捱了一顿骂,所以有些不安。

  “有赏!”这声“姑爷”让炎承霄乐得晕陶陶,马上赏了个大红包。

  春梅这才眉开眼笑地收下,确定小姐这回嫁对人了。“多谢姑爷!”

  他又给了吉祥婆子一个大红包,让她们退出新房,盼了又盼,等了又等,这会儿总算可以独处了。

  “娘子!”炎承霄张开双臂,一把将盛妆打扮的新婚妻子拥入怀中,满足地叹了口气。“咱们终于是夫妻了。”

  睿仙依偎在他胸口,想到从重生之前一路走到重生之后,有多么艰辛,如今亲手争取到属于自己的幸福,热泪不禁盈眶。“从此以后,生是炎家人、死是炎家鬼,跟定了相公……”

  “当然要跟定我了,将来心里有什么不舒坦,也要说出来让我知道,可别藉故把我离弃了。”他可怜兮兮地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