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二手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八四


  “……你可知朕宣你进宫的目的?”皇上冷冷地启唇。

  睿仙半垂螓首。“民妇不知。”

  “朕听说你这一趟跟着炎爱卿前往江临府,帮了他不少忙,功不可没。”皇上紧盯着她,不过见不到表情。

  “民妇不敢当。”她淡然地说。

  他在心中轻哼一声,口气如此谦虚,就不知是真心还是假意。“其他有功之人都已论功行赏,唯独剩下你一个,既是名女子,也非朝廷官员,所以朕才会特地宣你进宫,想听听你的想法。”

  闻言,睿仙口齿清晰,不骄不诌地说:“能为皇上、为百姓尽一己之力,是民妇的福气,也是该做的,不敢居功。”

  “说得好!令尊生前也是一位奉公清廉的好官,可惜死得太早,记得当年朕闻讯之后,心中甚感遗憾,若他还在世,定当亲自拔擢,成为朕身边的股肱之臣。”

  看过有关姚景安的为官经历,他不禁十分惋惜,少了一位贤能的好官。

  她盈盈一揖。“能蒙皇上夸赞,先父死而无憾。”

  “说吧!”皇上丢下鱼饵,等着她上鈎。“你想要什么赏赐,什么都行,只管开口。”至于同不同意又是另外一回事,他在心里加上一句。

  睿仙垂下眸光,从头到尾根本没想过要得到什么赏赐。“多谢皇上恩典,民妇过得很好,什么都不缺。”

  听她开口婉拒,二爷和三爷对睿仙多了几分好感。

  “真的什么都不缺?什么都不要?”就不信她不会乘机提起和小舅父的亲事,希望得到恩准。

  她有些犹豫,不知该不该说。“回皇上,民妇不要赏赐,只有一个请求。”

  这不就来了吗?前面不过是在装腔作势,总算露出狐狸尾巴,巴望着能早日成为炎家的媳妇儿,皇上心里暗自得意。

  ***

  皇上冷笑一声。“什么请求,说吧!”

  “回皇上,”睿仙柔中带刚地启唇。“由于各地衙门屡缺仵作,即使好不容易递补上了,也待不久,只因工作辛苦,身分却卑下,其子孙还不得参加科举考试,导致缺额的情况更为恶劣,若不幸遇到有死者含冤莫白,却因无人验尸,地方官员不得不草率结案,终令死者在九泉之下也不能瞑目,每每想起,民妇的心情也愈发沉重,可民妇只有一人,能做的有限……”

  不只皇上听得呆掉了,就连二爷和三爷也被她的话给震慑住,这可不是寻常妇人会关心的事。

  说着,睿仙已经屈膝跪在御书案前。“民妇斗胆,恳请皇上恩准,凡是担任仵作者,不只享有更高的俸禄还有品级,其子孙将来也能应试,如此一来,会有更多人愿意担任仵作一职,也有助于案件的审理,更不再有冤案发生。”

  御书房内寂静无声,有好半晌都没人说话。

  睿仙似乎听到一声噗哧的女子笑声,不过又想八成是听错了,有皇上在这儿,谁敢偷笑,不怕掉了脑袋?

  “咳!”皇上瞪了下身旁的大胆宫女,清了清嗓子,可没料到事情会出现如此巨大的转折。“这就是你的请求?”

  她把头伏低。“还望皇上恩准!”

  二爷和三爷头一回见识到女子也能如此有胆识和远见,难怪自视甚高的么弟会动心,会不顾一切地想娶她为妻。

  皇上有种拿石头砸自己脚的错觉。“这个请求可不小。”

  “皇上方才不是说民妇想要什么,只管开口。”睿仙在这件事上头毫不退让。

  “莫非只是随口说说?”

  他脸颊抽搐。“君无戏言,当然算数了。”

  “多谢皇上恩典。”她露出喜色。

  “朕会把这事交由吏部和太医院等去讨论……”皇上有些骑虎难下,因为太出乎意料之外了。“这样总成了吧?”

  睿仙不禁笑逐颜开。“是,民妇多谢皇上成全。”

  “还以为你会请求朕同意你和炎爱卿的婚事。”他嘲谑地说。

  她收起笑靥,口气一整。“皇上恩典是何其珍贵,就应该用在黎民百姓身上,让大家的日子能过得比现在安稳,若用在小情小爱上头,先父在地下有知,也会从棺木中跳出来,责备民妇的愚昧无知……”

  二爷和三爷纷纷点头,能有这番见解,实属难得。

  “至于民妇与四爷的亲事,会靠自己来说服所有的人同意,无论需要多久,都不会放弃。”睿仙坦白地表明心迹。

  皇上不禁哼了哼,语带嘲弄。“要他娶一名弃妇为妻,朕还真不知道你是爱他还是在害他?”

  她像是被击中了要害,痛到泪水盈眶。

  “皇上说得是!无论民妇是因何种理由被夫家休离,都无法除去这个污点,也明白会连累四爷,害他遭人耻笑……”

  “那么你就更应该知所进退。”皇上不禁责难。

  睿仙含着泪水,就是不让它掉下来。“皇上教训得是,民妇也曾因为内疚,而不得不选择退缩,可是四爷依然握住民妇的手,亲口允诺不离不弃,那么民妇愿与四爷同生共死,不管面对多大的风雨,都会与他一起度过。”

  这番至情至性的话令二爷和三爷都不禁动容,他们真能阻止得了吗?不!或者应该说,他们真要反对到底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