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二手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八一


  他故意板着脸孔。“要是没办好,可是罪加一等。”

  “四叔放心!”七娘乾笑地说。

  “那就好,你可以回去了。”他说。

  七娘也学男人拱手为礼。“七娘就先告退了!”

  待侄女走后,炎承霄见天色还早,便往大嫂居住的东院而去,对自己来说,这一关是最重要的关键。

  来到东院,他被婢女请进厅里,得知大嫂正在佛堂,便坐下来等候,喝了几杯茶,大夫人才进门。

  他起身相迎。“大嫂!”

  “今天这么早就回府了?”想到这些日子,很难见到小叔的人影,担心他会累坏身子,大夫人只能嘱咐伺候的一干家仆、厨子,要把他照顾好,不能有半点疏忽,否则逐出大门。

  “是,这阵子无法天天来跟大嫂请安,还请见谅。”他们这几个兄弟都很敬重大嫂,对自己来说,长嫂如母,可一点都不假。

  大夫人笑得温婉和气。“你是为了公务繁忙,我又怎么会怪你,难得今天这么早回府,就好好的休息。”

  “是,大嫂。”炎承霄恭顺地回了一句,开始动之以情。“除了跟大嫂请安之外,还想说些什么,相信大嫂比谁都清楚,相较于两位兄长,我更在乎大嫂的意见,也绝不会擅作主张,硬是把人娶进门,因为在我心目中,大嫂就像是我第二个娘,这句话一直放在心里,从来不曾说出来过……”

  闻言,大夫人脸上浮起欣慰的笑意。

  “记得五岁那一年,娘不幸遭到刺客杀害,好一阵子我夜里睡不着,哭着到处找娘,是大嫂牵着我的手回房、哄我睡觉,还有每每赌气不吃饭,也是大嫂耐着性子,一口一口的喂我,这些事我没有一天忘记过,更记得升阳两岁那一年,有一回我跟他同时生病,可是大嫂却把他交给奶娘,反而衣不解带的照顾我,并没有人要大嫂这么做,可是大嫂却做了,也就从那天起,我把大嫂当作娘一样看待。”

  “怎么突然提起这些陈年旧事来了?”大夫人频频用手绢拭着眼角,不仅感动不已,也很开心。

  炎承霄轻轻一哂。“大嫂从不曾责备过我半句话,唯一一次大概是在四、五年前,有一回出门,在大街上遇到两名身上又脏又破的落魄少年,其中一个还藉机跟我亲近,显然早就知道我是谁,希望我可怜他们的遭遇,好心收留,不过我却因为见多了攀权附势的人,认为他们也是打着同样的主意,并未上当,甚至连看也不看一眼,便直接回府,后来这件事传到大嫂耳中,便把我叫来,口气也比以往重,说见到有人落难,不但弃之不顾,还妄加揣测对方的心意,此等自尊自大之行径,不是炎家人该有的,更不许再有下次。”

  “是这样吗?”她不禁破涕为笑。“我都忘了有这回事。”

  他扬起嘴角,俊脸上笑得好不迷人。“大嫂从来不会因为对方身分卑微而看轻,反而心生怜悯……”

  听到这儿,大夫人不禁瞋睨一眼。“好了好了,绕了一大圈,还灌迷汤,不就是要我别瞧不起姚氏,说来说去,都是为了她。”

  “不敢!”炎承霄笑嘻嘻地说。

  大夫人收敛了些笑意。“我已经听你二哥和三哥说了,知道她是出于一片孝心,是有苦衷的,我也不是真的瞧不起她,可外人并不晓得内情,我担心你这心高气傲的性子,会承受不住那些闲言闲语,到时再来后悔就太迟了。”

  “大嫂的顾虑并没有错,想到从小到大,靠着爹和兄长们辛苦打下来的名声,人人尊称我一声四爷,虎卫司都察使这个令百官忌惮的官位,也是皇上给的,说来惭愧,两者都不是我用自己的双手去争取来的,老天爷才会让我在亲事上遇到如此艰钜的挑战……”他深吸了口气,目光炯炯。“就算我说永远不会后悔,你们也一定不会相信,所以我会不断地说服你们答应这门亲事,来证明自己的决心,无论需要多久,我都不会放弃,一直到你们点头同意为止。”

  “四郎……”大夫人无法否认,真的差点被他说动了,不过又提醒自己千万不能感情用事。

  炎承霄不疾不徐地说:“我不会要大嫂马上做出决定,我可以等。”

  “让我好好想一想。”她得跟两位妯娌商量。

  他按捺住性子。“多谢大嫂。”

  睿仙,再等等,他得再多加努力才行。

  一连三天,七娘都被抓去佛堂做早晚课,一篇大悲咒念得是零零落落,还有好几次不小心咬到舌头,更别说其他经文,也是惨不忍睹,让大夫人不禁摇头叹气,也叹女儿没有慧根,不过还是拿来当作交换条件,只要让女儿有片刻能稍稍定下心,就答应让她出门一趟。

  终于获得准许,七娘早早就起床梳洗,母女俩一起用过早斋,便马上命人准备轿子,像是飞出笼子的鸟儿,终于得到自由,一飞冲天。

  不过当她来到六安堂,却扑了个空,原来今早天还没亮,睿仙便陪同纪大夫出诊去了,也不知何时才会回来,只好改日再去。

  过了一个时辰,七娘在人声鼎沸的市集内逛得欲罢不能,又掏银子买了最爱吃的点心,才在随行的婢女三催四请之下,心不甘情不愿地回到炎府,走进内院,就遇到管事,听说皇上表兄来访,这不是新鲜事,不过这次却另有目的。

  “……你是说皇上想帮四叔和大哥赐婚,所以来问我娘和二婶、三婶她们的意思?”她不由得抬高嗓门地问。

  管事颔了下首。“皇上是这么说的。”

  “糟了!”七娘马上往内厅直奔而去,不过顾虑对方的身分,可不敢直接冲进去,便躲在窗口偷听。大哥目前没有心仪的姑娘,娶谁都一样,可是四叔就不行,这可是棒打鸳鸯,拆散人家的姻缘。

  “……小舅父早该迎娶正室,不应再拖下去,还有升阳表弟也年过二十,同样到了娶妻的年纪,所以朕才特地前来听听三位舅母的意思。”皇上面对生母娘家的亲人,总是和颜悦色。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