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二手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八


  站在身后的炎承霄顺势接腔。“依微臣之见,自然是用诚意来打动她,总有一天,她会心甘情愿地跟着皇上。”

  皇上偏头觑着他。“难不成是你的经验之谈?”

  “回皇上,确实是微臣的经验之谈。”他承认地说。

  “朕倒没听说过你喜欢上哪一户人家的千金,身边除了几个小妾,也只有六安堂纪大夫的那位表外甥女……”皇上瞥他一眼,有意无意地说道.,“提起这位姚氏,朕才想到你列出一干有功之人,她也名列其中。”

  炎承霄拱手回道:“是,皇上,在前往江临府这一路上,多亏有她的好眼力,帮了微臣不少的忙,功不可没。”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朕得想一想该赏赐些什么……”他想从炎承霄不动声色的脸上找到一丝变化。“不过前些日子朕又听说她并非是真的寡妇,而是被夫家休离的弃妇,倒是颇为意外。”

  “皇上已经知道了?”炎承霄怔了怔。

  他嗓音一沉。“既然你的眼睛已经痊癒了,就不要再跟她有所牵扯,传扬出去也不好听,牢牢记住朕的话。”

  这番话警告的意味浓厚,令炎承霄不由得站在原地,望着那道决然的尊贵背影,告诉自己不要急躁,等说服兄嫂之后再说。

  六月初,天气逐渐炎热。

  就在这时,宫里传出消息,太皇太后因凤体违和,需要静心养病,从今日起,不见任何人,让想依赖她救命的赵家人,希望跟着落空。

  只有炎承霄知晓内情,虽不知皇上做了些什么,但总算让太皇太后不再袒护赵家,至少解决了一个心腹大患。

  这天,当他回到府里,已经接近子时。

  “阿贵,你先下去歇着吧。”虽然身体很疲累,可是却没有睡意,炎承霄索性到外头乘凉。

  跟在主子身后,阿贵机灵地说:“不如奴才去拿酒来,一面赏月一面喝酒,这才叫风雅。”

  “你又懂得什么叫风雅了?”他一脸失笑。“可惜就算有美酒佳肴,也有天上的明月相伴,还是少了一个人,仍显孤独。”

  不过才几个月,已经习惯有睿仙在身旁,在他需有个人商量时,可以适时提出意见,在他过度傲慢自信时,会及时浇他一盆冷水,一旦少了她,宛如一叶扁舟失去了方向,不知要飘向何方,原来感情这东西会让人变得如此无助,可是却又像上了瘾,不想把它戒掉。

  阿贵跟着主子这么多年,从没见过他犯相思病,可见对姚氏用情已深。“四爷不如明天抽个空走一趟六安堂,不就见到人了?”

  “不成!现在还不能!”炎承霄用力摇头。“要等二哥他们同意亲事,以及说服皇上之后,才能去见她。”

  这是他对自己的承诺,所以必须忍耐!

  炎承霄就这么两手负在身后,仰头望着天上那轮皎洁的明月,不知睿仙是否跟自己一样,也正看着它?

  “四郎!”先是脚步声由远而近,接着有人唤道。

  “二哥……还有三哥?”炎承霄旋过身躯,看着两位兄长突然来到北院,还真是个惊喜。“都这么晚了,怎么来了?”

  二爷呵呵一笑。“知道你刚回府,就找你三哥一起过来,咱们兄弟三个已经好久没聚在一起喝两杯了。”

  “阿贵,马上去拿酒和小菜!”难得兄长有这个兴致,他当然奉陪。

  阿贵笑嘻嘻地张罗去了。

  他领着两位兄长回到寝房,各自在桌旁坐下,在等酒来的空档,话匣子一开,不禁聊起赵家的事,也说到太皇太后。

  “皇上当年还是太子时,就不得太皇太后的喜爱,对他总是很冷淡,咱们又不能出面指责,也帮不上忙,而太皇太后心里无非就是巴望赵贵妃能生下龙子,到时不只皇后,连太子也能一起废了,谁知最后还是一场空。”二爷不禁嗟叹地说。

  “皇上忍了这么久,也真难为他了。”

  三爷拍了下桌面,开怀大笑。“多亏了老天爷有眼,终于让赵家自食恶果,真是大快人心,看太皇太后还能怎么袒护他们,这一切都是她一手造成的。”

  炎承霄询问身为大理寺卿的兄长。“三哥,如今赵德洸被软禁在自己府里,那么其他人到时会如何判刑?”

  “要看情节轻重,关个三年、七年不等,有的则是流放,目前还在研议当中,到时还得呈给皇上过目。”三爷并没有透露太多细节。

  就在这时,阿贵端了三壶酒和几碟小菜进门,二摆在桌上,这才退下,让三位主子畅所欲言。

  他连忙替两位兄长倒酒。“今晚不醉不归!”

  兄弟三人哈哈大笑,举杯互敬。

  “二哥和三哥特地等我回来,不光只是想喝两杯,恐怕是为了我要娶六安堂纪大夫的表外甥女姚氏的事……”炎承霄又替他们倒了酒,八成是三位嫂嫂要兄长们出面,男人之间比较好说话。“我并非一时冲动,也不是因为对她意乱情迷,才做出如此重大决定。”

  二爷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我对姚景安的印象十分深刻,自从爹收了这个得意门生,就老是把他挂在嘴边,而姚景安也没让爹失望,得到华亭县百姓的敬重和爱戴,他教出来的女儿想必不会太差,可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