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二手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七


  炎承霄寒声地说。

  “……爹快救我!我不要死!”赵守成又在叫嚷着。

  赵定州连忙安慰他。“堂兄冷静一点!咱们还有太皇太后……”

  “对!没错!太皇太后救命……快来救我出去……”

  其他人也跟着喊:“太皇太后!”

  这时的赵德洸嗓音显得苍老嘶哑。“你根本是打算让赵家绝后!”

  “不要搞错了,最后的决定是在皇上手中,可不是本官,何况会有今天这个下场,赵大人应该比我还要清楚,真正的罪魁祸首是谁才是。”自作孽不可活,炎承霄在心中叹道。

  待炎承霄步出大牢,还可以听到身后传来赵家人凄厉的叫喊声。

  “皇上……皇上……”

  “太皇太后快救我……”

  而炎承霄听了只是摇摇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赵家会有今日,全是因为贪这个字,实在害人不浅。

  待他进宫覆命,才走到景阳宫,瞥见靖远侯从御书房的方向出来,便朝对方拱手见礼,在心中猜测着对方进宫的目的。

  “皇上有旨,宣虎卫司都察使炎大人晋见!”内侍吆喝道。

  炎承霄躬身踏进御书房,朝御书案后方的尊贵男子行君臣之礼。“微臣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不用多礼,起来吧!”皇上捏了捏眉心,有些倦了。

  “谢皇上。”他起身回话。

  皇上睇向站在御书案前的亲信大臣,同时也是他的小舅父。“靖远侯才刚离开,你在外头应该有遇到。”

  “是,微臣遇到了。”炎承霄脑子动得很快。“记得靖远侯是赵大人的女婿,莫非是专程进宫来替赵家求情的?”

  他在奏摺上批了几个字,才将它合上。“原本朕也以为是受他的正室所托,前来跟朕求情,不过靖远侯却说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该判什么罪,就由朝廷律法来决定,对此他毫无异议。”

  “看来靖远侯是个明理之人。”炎承霄因此多了几分好印象。

  皇上一脸似笑非笑地问:“你去了大理寺,赵德洸的反应如何?”

  “回皇上,自然是暴跳如雷,也猜到皇上要他在家反省三年的用意。”依自己的观察,可以这么肯定,也因为谁也不知三年后会发生什么事,到时再来烦恼,目前还不急。

  “他怎么可能猜不到,只是在这之前没料到朕会想出这个办法,既然目前还斩他不得,又不能违抗先帝的旨意,就只能这么办。”皇上一脸得意非凡。“他始终看轻朕,当朕是黄口小儿,真以为朕拿他没办法。”

  炎承霄谨慎地问:“那么太皇太后那边,又该如何解决?”

  “等了这么多年,也到了跟她摊牌的时候了。”先帝不敢做的事,就由自己动手,皇上眼底闇光浮动地说。

  他自然听得懂,但不能过问,也不能插手,免得招来闲话,相信皇上会处理得很好。“微臣明白。”想到大姊当年被废,又在冷宫吃了不少苦头,全是拜太皇太后所赐,若是地下有知,也能瞑目了。

  话才说着,皇上已经起身,从御书案后头走出来。“这里闷,陪朕出去走一走。”旨意一下,不只炎承霄,连内侍、宫女都跟着。

  才踏出御书房,炎承霄就见一名宫女两手捧着食案,上头摆了精致的水果和刚做好的糕饼,一路打着呵欠,睡眼惺忪的朝他们走来。

  他认得这是一年多来,相当受到皇上宠爱的宫女,记得叫做李繁星,大胆无礼的行径,可是传遍整个后宫。

  皇上挑起眉梢,明知故问。“昨晚又没睡饱?”

  “自从来到这儿之后,奴婢从来没一天睡饱过……”李繁星还是适应不了这种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吃得比猪差、做得比驴多的日子,虽然已经比其他宫女好命,可还是希望有朝一日回到原本的世界。

  “是吗?”皇上用眼色示意内侍将她手中的东西接过去,一边走、一边说:“朕倒有个法子,可以让你每天都睡得饱。”

  李繁星瞥了一眼那抹不怀好意的笑容,想到皇上近来的眼神愈来愈火热露骨,心里多少有数。“还请皇上明示!”

  “朕可以册封你为嫔妃。”他不想再等下去了。

  她脸上不见喜色,口气淡然。“多谢皇上好意,奴婢讨厌麻烦,也想活久一点,不想太早去阎王爷那儿报到。”

  “你就这么怕死?”皇上笑谑地问道。

  “不是怕死,而是超级怕死。”她特意加强语气。

  皇上低笑两声。“朕以为你够聪明,应该不会太早死。”

  “皇上错了!”大概只有李繁星敢用这种口气对他说话。“就是因为太聪明,才会早死,可是要故意装笨,又太辛苦了,所以奴婢还是继续当宫女就好……”要她跟一个可以和那么多女人上床的男人,又不是脑袋坏掉,更何况她也不相信这些有钱有势的男人身上有种叫做“真心”的东西。

  接着,她福了个身。“奴婢告退!”

  看着李繁星转身速速离去,不似其他的嫔妃,总是一再地回头,企盼能得到自己眷恋的目光,虽知她的来历不寻常,还是有很深的挫败感,俊脸上不禁流露出一丝失落。

  “朕该如何做,才能让她屈服?”占有她的身子很简单,问题是想得到她的心才是最困难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