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二手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〇


  他顿时脸色死白,忘了方才还在挣扎,全身的力气彷佛一下子被抽光,不禁坐倒在地。“要怪就怪那个女人……是她先勾引我的……不能怪我……”

  唐夫人不禁倒抽一口凉气。“真、真的是你杀的?”

  “我当你是自家人,你竟敢玩我的女人!”唐祖望气急败坏地朝他踹了一脚,以此泄愤。

  “是她说想要快点怀个儿子,好稳固自己的地位,免得再过两年就失宠了,到时什么都没有,才会主动找上我……”洪明昌只好全都招了。“谁知她居然翻脸不认人,还说要姑父和姑母给我一笔银子,然后把我赶出唐家大门……我在一怒之下,就把她掐死了……”

  唐老爷一副快昏倒的模样。“你是说彦儿不是……不是祖望的亲生骨肉?”他最宠爱的宝贝孙子,身上流的竟然不是唐家的血,教人如何接受。

  “是我意志不坚,才会犯下这等错事,请姑父和姑母原谅……”洪明昌跪在他们面前忏悔。“我不要坐牢……姑母救救我……”

  “要我怎么救你?”唐夫人又哭又骂。“你怎么会干出这种糊涂事?”

  就连唐祖望也不禁呆掉了,原来彦儿不是他的儿子,是王氏跟洪明昌私通之后才怀上的,真是白疼了。

  含珠柔声地安慰。“相公别难过,妾身会努力帮唐家生个儿子的……”

  “混帐东西!”他依然盛怒未消,又踹了洪明昌几脚。

  眼看凶手已经认罪,炎承霄只想马上离开唐家,不愿再多待片刻。

  “吴大人!”他立刻将吴知县叫到跟前。“从头到尾你都看得一清二楚了,可以把凶手带走了。”

  睿仙想到漏掉一个地方。“稍等一下……先检查一下这人的手腕,上面可有任何痕迹?”因为死者的十指曲起,表示死前曾经反抗过。

  于是,魏昭拉起洪明昌的袖口,果然手腕上有几条红色的抓痕。“有!”

  “死者在断气之前曾经奋力抵抗过,可惜还是让凶手得逞,这就是最好的证明。”她感叹地说。

  吴知县偷偷地吁了口气,没想到不过半天的光景就把案子破了,马上往外头吆喝一声,命令随他而来的两名衙役,将洪明昌带回衙门。

  “姑母快救救我……”洪明昌大喊。

  唐夫人也想救他,可看到夫婿脸色铁青,一个字都不敢吭。

  ***

  “走吧!”炎承霄打算先回客店休息一晚,明天再到华亭县。

  待睿仙将东西都收进包袱,又带着春梅,就要踏出唐家大厅,不过犹豫了下,还是又回过头,看着妹妹。

  “含珠……”身为大姊,睿仙还是有些放心不下。“这两天我会回华亭县探望二娘,她还住在之前那座大杂院吗?”

  含珠只希望大姊不要再回江临府,不过在唐家二老面前,还是要撑起假笑。

  “没错,那就麻烦大姊代我问候娘,请她多注意身子。”

  睿仙帮不了她,只希望妹妹好自为之。“你也多保重!”说完,她往大门走去。

  “等一等!”唐祖望又追了出来,连唐老爷和唐夫人也跟在后头。

  她旋过娇躯,态度有礼地问:“唐少爷还有事?”

  “我可以跟你谈一谈吗?”他难得放低姿态地问道。

  “咱们之间已经毫无瓜葛,也没什么好谈的。”睿仙口气冷淡。“只想请唐少爷往后好好地对待含珠。”

  唐祖望不禁语带忏悔地说:“当年是我不好,你才刚嫁进门,我就为了一些小事,执意把你休了,让你成了弃妇,不只无依无靠,还被人瞧不起,要是你愿意,随时可以回唐家,正室的位置还是你的。”

  “唐少爷应该听过覆水难收、破镜难圆,我和你这辈子都无法成为夫妻。”这个男人根本没有长大,以为只要这么说,她就会感激涕零地回到唐家。

  尽管唐祖望不像重生之前遭到王氏失手杀害,并且嫁祸给她,害她成了替死鬼,睿仙还是庆幸早早就离开唐家,因为这个男人不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良人,即使现在要她回去,也只是一时贪鲜,不用多久便会故态复萌。

  “祖望,你这是在做什么?”闻言,唐老爷也不禁大声斥骂儿子,都已经把人家休了,岂能又请她回来,唐家的脸要往哪儿搁?

  他反倒把责任全推到双亲身上。“都是爹和娘不好,当年应该阻止我才对,不该顺着我的意,硬是把她休了……”

  “你怎么怪起娘来了?”唐夫人连忙辩驳。“当年是你说非休了她不可,要是不肯答应,就不吃不喝,打算饿死自己……”

  睿仙摇了摇头,不想再多说,便要转身离去。

  “慢着!”唐祖望下意识地伸出右手想把她拉回来,不过还没碰到睿仙,手腕便被另一只男性手掌给抓个正着,对方的力道之大,让他不禁发出低呼。“你……呃……好痛……”

  炎承霄目光冰冷地睥睨。“她说不会回去,就不会回去,听清楚了吗?”他这会儿可没瞎,早在进门时,就看出唐祖望的那两颗眼珠子一直紧盯着睿仙不放,居然还有脸要她回去。睿仙是他的,谁也抢不走!

  “是犬子不懂事,还请大人恕罪!”唐老爷和唐夫人连忙替儿子求情。

  他甩开唐祖望的手,冷哼地说:“咱们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