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二手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五


  “敢问大人,是哪一户人家出了命案?”睿仙随口问道。

  没有余裕询问睿仙的身分,吴知县便回答,,“是唐家,虽是县内的一名粮商,却是皇太妃娘家的人。”

  睿仙心中打了个突,脱口而出:“莫非是唐少爷……”

  闻言,炎承霄不禁瞥她一眼,心生疑窦。

  “是唐少爷的小妾王氏,就在昨晚被人杀害了。”吴知县在心中叹气,他最怕发生命案了。

  她微张小口,惊讶到说不出话来。

  死的人怎么会是王氏?那么唐祖望呢?

  炎承霄见她反应不寻常,不禁要这么怀疑。“你认识唐家的人?”

  见主子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春梅便代为回答。“那是小姐之前的夫家,都是他们,害小姐吃了不少苦头。”

  他一直不想去问,除了嫉妒,也是替睿仙不平,如今知道对方的身分,不禁怔愕住了。“竟会是唐家……”

  想到皇太妃还是淑容时,并不得宠,所以先帝对她娘家的人也没有特别的封官晋爵,加上膝下犹虚,先帝才会决定将因生母被废,还被打入冷宫的太子,暂时交由她来抚育,等太子登基之后,也因为感念她的恩情,便尊其为皇太妃。

  如今后宫听说分成两派,一派是太皇太后,另一派自然是皇太妃,她并非没有野心,只是还没露出利爪罢了。

  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吴知县只想快点找人把责任扛下来。“下官无能,还请大人指点……”

  “那是你这个地方父母官的事,自己想办法!”炎承霄一口回绝,不想管唐家的事,更不打算让睿仙再见到那个男人。

  待睿仙吸收了这个惊人的讯息,情绪稍稍平静下来,理智地劝道:“四爷,咱们就走一趟唐家吧。”

  “你不是要回华亭县?”他不情愿地问。

  睿仙何尝想再踏进唐家大门一步,但又无法袖手旁观。“爹娘可以等,他们不会见怪的,再说天气一热,屍体容易腐坏,耽搁不得。”

  “……店家!”炎承霄紧闭了下眼,心想她说得没错,公私不能混为一谈,最后也不得不妥协,于是又把客店老板叫到跟前。“咱们不走了!照样住西厢房,把东西再搬进去。”

  “是,大人。”客店老板连忙吆喝,让夥计出来帮忙。

  接下来,他又命人去雇两顶轿子过来,旋即和睿仙一同前往,除了蒋护和魏昭之外,其他人则留在客店待命。

  当吴知县的官轿来到唐家正门外头,随行的衙役去敲了门,告知门房,除了知县大人之外,虎卫司都察使正好在泰平县内,听说出了命案,也亲自前来关切,连忙进屋禀告主子。

  片刻之后,门房已经打开朱色门扉,迎接两位朝廷官员。

  睿仙望着矗立在眼前的这扇大门,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踏进去,谁知老天爷竟做出这番惊人的安排,重生之前,陷害她的王氏竟然被杀了,还是由自己来验屍,该说造化弄人,还是恶有恶报?

  “两位大人请!”唐府管事赶紧出来招呼,瞥见走在两位大人后头的女子,觉得有些眼熟,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春梅不时偷觑主子,就怕她回到这个伤心地,心里难过。“小姐没事吧?”

  “我没事。”睿仙攥紧拿在手中的包袱,淡淡地笑说。

  唐府管事领着他们经过院子,然后走进内院大门,就见唐老爷和唐夫人已经站在正厅外头恭候。

  “……这位就是虎卫司都察使炎大人,还不快点过来见礼。”吴知县介绍炎承霄的身分,接着摆起架子喝道。

  唐老爷和唐夫人马上一个拱手、一个屈膝。“见过大人!”

  “不必多礼。”炎承霄面无表情地睥睨着他们,想到两人曾经看轻过睿仙,实在很难给好脸色看。“本官正好在江临府,听说贵府出了命案,看在太妃娘娘的面子上,就过来看看。”

  “烦劳大人亲自前来,真是感激不尽。”要是换作其他官员,唐老爷压根儿不需陪什么笑脸,不过人人都知虎卫司都察使不只是皇上的小舅父,还是亲信,与他为敌没有半点好处。

  他冷冷的询问:“听说死者是令郎的小妾?”

  唐夫人掏出手绢,拭着眼角。“是,大人,王氏曾为唐家生下一子,所以不能让她死得不明不白,才赶紧命人去报官。”

  “意思是说若不曾生下一儿半女,就不会报官,让她死得不明不白也无妨?”

  炎承霄抓出语病,讽笑地问。

  “呃……这……”唐夫人为之语塞。

  唐老爷朝妻子使了一个眼色,要她少开口。

  站在后头的睿仙听了,不禁在心中叹了好长一口气,唐家人向来势利,她比谁都还要清楚,只是没想到王氏在他们心目中,并不比婢女来得重要。

  “命案现场可曾被人移动过?”她只担心遭到破坏,让验屍工作更加困难。

  直到睿仙出声,唐老爷和唐夫人才注意到炎承霄身后的娇美女子,两人不禁一怔,总觉得在何处见过。

  炎承霄低斥一声。“究竟有没有被移动过?”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