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二手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三


  阿贵磨着牙。“我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春梅抬高下巴。“四爷说过要娶我家小姐,我家小姐以后就是你的主子,当然也不能平起平起。”

  他顿时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呃……这……”

  春梅嘿嘿地笑了笑。“换你说不出话来了吧?”

  “好了,你们两个别这么喜欢斗嘴……”睿仙娇斥一声,心里想着返回京城的第一件事,就是要五娘小心,要真有办法拒绝,还是别嫁给靖远侯,否则她是斗不过那个正室的。

  阿贵朝春梅嗤了一声,她也马上哼回去。

  “漕运船可还停在凤阳码头?”赵家若是请太皇太后出面,皇上又会站在哪一边,是否能保四爷平安无事,这才是睿仙目前最关心的。

  他看了下窗外。“听说中午便会启程,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出发了,由江临府同知林大人负责将官粮运送到京城,至于孙有乾那几个人,将由知府大人亲自审问,四爷旁听,最后再押解回京,交给大理寺处置。”

  “相信皇上是位明君,只要人证、物证俱在,谅赵家也无从抵赖,一定可以将他们定罪。”她衷心期盼地说。

  就这样,又过了三日,午时才刚过,炎承霄从知府衙门回来,便命阿贵把睿仙请到厢房。

  两人已经好些天没有见面了,睿仙终于见到他,有很多事想问,一时之间,不知该从何问起。“四爷手上的伤有记得换药吗?”

  “当然有,伤口也已经开始癒合了,因为怕你会担心,所以就先回来一趟,这两天知府还要再开堂审问,再把一些细节问个清楚,不希望有任何遗漏,让赵家找到脱身的机会。”炎承霄啜了口茶水说。

  睿仙不免忧心。“他们都愿意招供吗?”

  “孙有乾倒是全招了,有他和那些被收买的船员当人证,以及私盐当作物证,看赵德洸如何狡辩,倒是那几个赵家的人闭紧嘴巴,一句话也不吭,看得出他们还抱着希望,只要回到京城,有太皇太后撑腰,赵家还是可以度过这次的难关……”

  炎承霄把茶杯一放,冷哼一声。“要是再姑息下去,就真的要造反了。”

  “太皇太后若执意要护着赵家,皇上又会怎么做?”万一真的无法违抗懿旨,那么炎家恐怕要灾难临头。

  他倒是一派轻松。“那就要看皇上的本事了,要真想收回河运运输权力,就得想办法对付太皇太后,这件事轮不到咱们操心。”虽然也想替大姊报仇,可这件事炎家最好别插手。

  “还有四爷杀了赵家的人,他们不会放过你的,定要你一命抵一命。”睿仙真正担忧的是这件事。

  炎承霄轻轻握住她置于茶几上的小手。“这一点大可放心,还没娶你进门,我不会这么容易死的。”

  看到这一幕,春梅又要冲过去保护主子了。

  阿贵连忙拉她到角落,要她别多事。

  睿仙又羞又气。“四爷说到哪里去了?”

  见到她这含嗔薄怒的娇态,炎承霄不禁心猿意马,身躯火热,想到双眼失明那段日子,只能光凭想像,如今见到了,恨不得将睿仙搂到怀中温存一番。

  “咳、咳。”他清了清喉咙,好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对了!你不是要回华亭县扫墓,可能要再过个几日,等我把事情处理好再说。”

  她轻轻一哂。“多等几日倒是无妨,要不然就雇一辆马车,有春梅陪着,咱们又都扮成男人的模样,不至于会有危险。”

  “可是我也想到岳父、岳母的墓前上炷香,祈求他们的保佑。”炎承霄脸不红气不喘地说道。

  “咱们又还没成亲,叫什么岳父、岳母?”睿仙双颊不禁绯红,瞋瞪一眼。

  “若先父还在世,依他耿介的性子,绝对会请四爷多加考虑,切勿因一时冲动而令家人伤心,做出有损名望之事。”

  “听你这么一说,令尊确实是个正直不阿的好人。”他不禁真心的赞扬,因为能与炎府结为亲家,可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岂有推拒的道理。“之前曾经问过你一次,只说在衙门里当差,令尊究竟是做什么的?”

  直到这时,睿仙才松口。“先父姚景安,曾任华亭县知县。”

  闻言,炎承霄果然露出惊讶之色。“为何不早点说呢?令尊曾经拜在先父门下,冲着这份师生情谊,在你有困难时,定会伸出援手。”

  “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尤其是官场上,更为残酷现实,就怕这么做会让人误会,以为是想攀亲道故,何况还有表姨父和表姨母,我并不是无人依靠。”她吃过太多的苦,比别人有更深刻的体会。

  “原来你是姚大人的女儿,难怪对验屍这门本事知之甚详,一心一意想为受到冤枉之人讨回公道,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女……”炎承霄真的没想到两人之间的渊源,从上一代就开始了。“先父多次来到江临府视察水患,就是住在府上,还曾经要我随行,可惜一直错过机会。”

  睿仙明白那是老天爷故意安排的,不让他们太早相遇,要让两人的亲事经过更多的阻碍,就是在考验她的决心。

  这一次,她绝不再轻言放弃和退缩。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