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二手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二


  “……草民愿意把所有的事都招了。”他只求自保。

  炎承霄冷笑一声。“吴大人,立刻将他们带回衙门审问。”

  “是、是。”吴知县可没见过这么大的阵仗,紧绷的气氛似乎一触即发,让他不由得直冒冷汗。

  当孙有乾的双手被衙役用绳索绑在身后,只能像一只战败的公鸡,垂头丧气,轮到其他人时,可就不同了。

  满脸不甘的赵守信倏地拔出手上的长剑,然后高喊一声:“大家一起上!给我杀了他!”

  “堂兄,万万不可!”赵定州大惊失色地叫道。

  不知是谁吹了一声口哨,像是暗号般,已经靠岸的十几艘漕运船,上头的船员抽出藏在甲板上的兵器,二跳下船,跟官差衙役打杀了起来。

  看着船员穷凶极恶的模样,炎承霄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些人比盗贼还不如,食朝廷俸禄,却甘愿当赵家的奴才,任他们使唤……”

  “大人!”蒋护的叫声惊醒他。

  他偏头避开剑尖。“你们可知这是造反?”

  赵守信叫嚣。“造反就造反!”

  这番大逆不道的言论,在场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皇上有旨,凡是意图造反者,准予先斩后奏!”炎承霄亮出手中的虎符,大声宣告他的罪名。

  眼见事情不可收拾,赵定州不禁焦虑地喊:“堂兄,快点住手!”

  “虎卫司都察使又如何?人人怕你这个姓炎的,咱们赵家的人可不怕!”赵守信杀红了眼地吼道。

  就在这时,魏昭丢了一把剑过去。“大人接住!”

  “这个天下是皇上的,不是你们赵家的!”炎承霄伸手接住,当下格开赵守信的攻势,发出一声金属撞击后的铿锵声响,心想依赵德洸的老谋深算,却生了两个愚蠢的儿子,赵家想不败都难。

  比起赵守信的嚣张自大,他冷静地寻找空隙,再以猝不及防之姿,将剑架在对方的脖子上。

  赵守信脸孔狰狞,大叫一声。“啊!”

  赵定州失声惊叫。“堂兄,不要……”

  还想再做困兽之斗的赵守信挥掉脖子上的剑,接着举剑刺向炎承霄,炎承霄见对方胆敢抗旨,不再手下留情,一剑刺穿他的胸口,将其就地正法。

  “呃……啊……”赵守信两眼翻白,嘴巴一开一合,最后倒地。

  这时,蒋护等人也制伏了赵定州和其他人,看着倒在血泊中的赵守信,一个个满脸惊悸。

  炎承霄扬声大喊:“谁敢再造反?”

  那些船员见赵守信死了,其他人也被擒,不得不弃械投降。

  当混乱结束,远方的天色也露出了鱼肚白。

  “吴大人,先让受伤的人下去包紮……”炎承霄将早在双方打起来之际,就先躲起来的吴知县叫到跟前。“还有把赵守信的屍首,以及孙有乾等人,和持械行凶的船员都带回衙门,先关进大牢。”

  吴知县脸色发白,全身抖得不像话。“是、是。”

  待他衔命去办,炎承霄又命人将前来协助的江临府同知林大人、华亭县县丞李大人请过来,由他们来指挥漕运船,待一一靠岸之后,便将船上的私盐全数充公,并昭告所有的船员,再有人造反,诛连九族,绝不宽贷。

  为了不耽搁官粮的运送,一连两天,凤阳码头进行大规模的封锁,暂时不准民间船只靠岸,乘客全都改到其他码头下船。

  在这同时,炎承霄又连写了好几份奏摺,命人八百里加急,即刻送回京城,将事情经过禀明皇上,因为赵守信一死,痛失长子的赵德洸绝不会善罢干休,定会参他一本,更会请太皇太后出面作主。

  直到第五天,在客店留守的睿仙才得知消息。

  “你说被四爷杀死的那个人,是都漕运使赵大人的大公子?”她惊讶不已地跟阿贵确认。

  由于主子双眼已经可以视物,又有密探在身边保护,所以不必再跟前跟后,阿贵也同样留在客店内。

  他一脸悻悻然地说:“这是昨天半夜,四爷从县衙回来更衣时,听蒋护和魏昭他们说的,这个赵守信真是跟老天爷借了胆子,当众嚷着要造反,这可是死罪一条,而且还想杀咱们四爷,根本是死有余辜。”

  “虽然是奉旨办事,可是亲手杀了赵家的人,对方绝对咽不下这口气……啊!”她不禁用手捂唇,猜想靖远侯的正室之所以点名炎家的女儿来当夫婿的偏房,最后害得五娘无端被杀,莫非……是为了报仇?

  若真是如此,这招借刀杀人之计也太恶毒了,要知道王公贵族杀人,不至于有罪,顶多遭到皇上责骂几句,况若死的是个偏房,只要安上奸淫、不贞等罪名,又有谁敢说话?

  春梅坐在主子身旁,努力咽下塞了满嘴的糕点,才有办法开口说话。“小姐想到什么了?”

  “没什么。”这不过是她的猜测,没有证据。

  见春梅吃完一块糕点,又拿了一块,让阿贵看得嘴角直抽搐。“你该不会忘了自己的身分,竟敢跟主子平起平坐,还吃得这么多……”

  “你不也坐着?”她回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