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二手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九


  “下官明白、下官明白。”吴知县满头大汗地说。

  待衙役将程师爷和三名黑衣人押走,吴知县也赶紧告辞,看来在二十七那一天到来之前,都别想睡个好觉了。

  “大人有伤在身,还是早点歇着。”蒋护关心地说。

  阿贵也跟着加入劝说。“是啊,都已经丑时了,再过不久,天就要亮了,四爷的眼睛才刚好,还是多多休息。”

  “也好。”炎承霄相信经过今晚,吴知县的口风会紧一点。

  当蒋护等人退出厢房,阿贵则用最快的速度将地上打扫乾净,连桌椅也摆回原位,却见主子呆坐在床缘,不知在想些什么。

  “奴才这就把烛火吹熄……”他这才想到主子的眼睛已经看得见了,要是屋里太亮会睡不着。

  炎承霄连忙出声。“无妨,就让它点着,你也歇着吧。”接连好几个月生活在黑暗中,此时的他渴望感受到光亮。

  “是。”阿贵咽下打呵欠的冲动,窝回床铺旁的一张小床上,那是另外请店家摆上的,好就近伺候主子。

  听见阿贵翻了个身,就打起呼来了,炎承霄也跟着脱下鞋,上床躺着,想到已经回房歇息的姚氏,经过了今晚,更加确定他无法放手。

  他要她!

  一个在遇到生死关头,却不肯抛下自己,独自逃走的女人,是何等珍贵,炎承霄看过后宫的女人,也见过那些名门千金、贵族小姐,又有几个做得到呢?只怕今生今世,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如此真心待他的女人,若就这么放她走,只会抱憾终身,将来一定会后悔。

  要说服皇上和家人同意这门亲事,确实相当困难,可是真的连一点机会都没有吗?只要自己肯去想,一定可以找到说服他们的法子,并非真的希望渺茫。

  若真迎娶一名弃妇为正室,肯定会遭人耻笑,那么究竟是面子重要,还是能与自己钟爱的女子相伴一生重要?

  这些都是他必须面对和思考的问题。

  而只有一墙之隔的厢房内,睿仙并没有睡着,想到四爷如今重见光明,为他高兴之余,也不禁有些落寞,因为如此一来,就没有理由再待在他身边了。

  “能见到他,和他说话,也只剩下这段日子,等回到京城,就得分开了……”

  她轻声喃道。

  躺在身旁的春梅眼皮闭着,嘴巴咕哝地问:“小姐还不睡?”

  “正要睡。”睿仙回道。

  春梅含糊地嘟囔着。“好……小姐快睡……”

  确定她入睡了,睿仙又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选择当一个弃妇,她并不以为耻,也不后悔,可还是必须替四爷着想,不想害他名声受损,所以只能退缩。

  她鼻头不禁酸涩。“不是我不希望得到幸福,而是不敢强求。”

  四爷何尝不也一样,除了男人的颜面和自尊要顾之外,也得考量如今的身分和地位,由不得他任性胡来,到了最后,两人还是跨不过世俗的眼光这一道关卡。

  睿仙闭上眼,默默地垂泪,直到昏昏沉沉地睡着。

  ***

  寅卯交接,天色将亮未亮。

  一整夜睡睡醒醒,整个人觉得更不舒服,听见远处传来鸡啼,睿仙索性起身梳头更衣,也没有叫醒春梅,便独自出房门,却被站在檐廊下的两道黑影吓了一跳。

  “是谁?”她马上警觉地娇喝。

  炎承霄立即应声。“是我!”

  “原来是四爷……”除了炎承霄,还有魏昭也在身边保护,经过昨晚的惊险过程,可没人敢再大意。“四爷受了伤,应该多休息才对。”

  “因为在想些事情,所以睡不着。”他也问:“你呢?为何不多睡一会儿?”

  她顺手将房门关上。“也一样睡不着。”

  “是被昨晚的事给吓坏了吧?”炎承霄两手负在身后,转身面对睿仙,语气带了些歉疚。“是我的疏忽,没有及早防范,让你受惊了。”

  睿仙轻摇了下螓首。“四爷不必放在心上,大家都没事就好。”

  “……你先下去。”他朝魏昭说。

  魏昭拱了下手,就回自己的厢房了。

  “还记得我五岁那一年,有天夜里,好几名刺客闯进府里,想要杀我全家,我甚至亲眼目睹娘被其中一人所杀……可能是受的刺激太大,后来当我从昏睡中醒来,却想不起发生何事……”他率先跨出檐廊,走到天井,说话的口气听似平淡,但跟在身后的睿仙却感受得出蕴藏的悲伤。

  “直到几个月前,突然遭人行刺,双眼在意外中失明,体会到自己有多无助和脆弱,就像回到五岁那一年,不但救不了娘,只能闭上眼,等待事情过去,其实我是害怕想起来,每天夜里作的那些恶梦,无不是在提醒自己不该忘了,娘是如何拚死地保护我……”

  “当时四爷年纪还小,会害怕也是应该的。”睿仙不禁感到心疼,对个尚不懂事的孩子来说,那是多大的打击和伤害。

  炎承霄想到当时的状况,情绪还是有些激昂。“娘是为了保护我而死,即使这么多年来我不曾想起来,内心却是一清二楚,所以见你不顾自己的性命,就是不肯先逃走,我心里很害怕,要是害你送命,我一辈子都不能原谅自己……”就是因为想要保护她的这个想法,才让自己又重见光明。

  “我还活着,而且毫发无损,四爷不需要自责。”她劝慰地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