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二手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七


  而坐在厢房内的睿仙正在一一详述白天的经过。“……不管吴知县究竟透露了多少,都让这个师爷决定亲自走一趟,还不断地打探,证明他心里有鬼,怕只怕跟赵家有关,会去通风报信。”

  炎承霄也有同感。“确实有这个可能,想必很快会有所行动,得立刻派人去把蒋护和魏昭叫回来……”

  话还没说完,他就听到房门被人重重地踢开,发出一声砰然巨响,眉头也跟着皱起,接着身旁响起娇斥。

  “你是什么人?”睿仙见来人一身黑衣,还用黑布遮住大半脸孔,手上还持有长剑,马上站起身,可不认为跟上次一样,是四爷故意安排的戏码,而是真的有刺客要杀他们。

  这一声娇斥也让炎承霄提高警觉,就算看不到,反应还是极快,抄起原本坐着的椅子就往门口砸去,就在一阵碰撞声响之后,果然传来男人吃痛的闷哼和咒骂。

  “快逃!”他朝睿仙吼道。

  她没有逃走,反而伸手将炎承霄往后拉。“小心!”

  “我不是要你丢下我,自己先逃吗?”炎承霄朝她大叫,其实心里更气自己为何会看不见,教他如何保护她?

  睿仙当然记得,可她实在办不到。“门口被堵住了,要我往哪儿逃,还是先叫人来帮忙……四爷!”

  见黑衣人朝他挥剑,她不由得惊呼一声,及时将炎承霄拉开,两人就这么绕着屋子一路闪躲。

  而黑衣人像是早就知道炎承霄瞎了,反正迟早都得死,所以也并不急,像猫在戏弄老鼠般,直到把两人逼进墙角。

  “不要管我,先逃出去再说……”他并不怕死,可若连自己喜欢的女人都保不住,还配当个男人吗?要是有个万一,他一辈子也无法原谅自己。

  睿仙想要挡在他身前,这个举动还是让炎承霄发现了,硬是把人拉到身后,眼看冰冷的刀刃挥了下来。“四爷小心!”

  他下意识地举起右手自卫,而那一剑正好划过手腕。“呃……”这点痛算不了什么,一定要护住身后的女人,谁也不准伤害她。

  “四爷,你受伤了!”她惊呼一声,想要查看伤势,却怎么也推不开挡在身前的男人。

  此时此刻,炎承霄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他不想再看到有人为了保护自己而死了……咦?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当他意识到这个怪异的想法,脑中旋即一阵剧痛,像是被斧头给劈开……

  要杀就杀我,不要伤害我儿子……

  娘……

  四郎,把眼睛闭上!

  炎承霄两眼瞪得好大,他全都想起来了,就在那天夜里,手无寸铁的娘为了保护自己,独自和闯进寝房的刺客周旋,可惜最后还是在爹赶到之前不幸遭到杀害,他居然把这件事遗忘了。

  当时的他真的好害怕,就在刺客高举手上的长剑,挥向娘的那一刹那,很听话地闭紧眼,不敢多看一眼,然后就昏了过去,等到醒来之后,已经不记得曾经发生的事,家人都以为当时他睡着了,没有亲眼目睹那残忍又可怕的一幕,还说真是不幸中的大幸。

  “……小心!”睿仙在他身后娇嚷。

  当黑衣人再度举起长剑,刀刃在烛光的反射下发出一道刺眼的光芒,同时照进炎承霄闇黑无光的眼底,瞬间拨云见日。

  自己不再是当年那个五岁的孩子,不会再因为害怕而闭上眼,已经可以保护身边最重要的人,再没有人能从他手中夺走。

  此时的睿仙喉咙好像被梗住,发不出声音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悲剧发生。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炎承霄带着她往右边闪去,接着伸出一脚,将对方踢飞,只见黑衣人摔倒在地上,难以置信地瞪着他。

  他又看得见了!

  炎承霄直到反击之后才发觉,眼前不再是一片黑暗,所有的景物,包括刺客在内,全都清晰可见。

  而外头的打斗声也更加激烈了,显然这名黑衣人还有其他同夥,他们万万没想到这几个家仆也身手了得。

  “……先进去救大人!”蒋护发现异状,从厢房内冲出来,只来得及拦下另外两名刺客,让其中一人闯进去了。

  魏昭为了留下活口,多费了点工夫才将对方制伏。

  此刻,屋里的炎承霄从双目恢复光明的惊喜中回过神来,马上厉声斥喝。“是谁派你来的?”

  “自己去问阎王爷吧!”待黑衣人重新爬起来,再次挥剑,不过被冲进来的魏昭用剑架住脖子,只好束手就擒。

  等到三名黑衣人全数被抓,阿贵这时脸色惨白地跑进来。“四爷有没有受伤?奴才不该去泡茶,应该待在屋里……”

  “我家小姐呢?”接着是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春梅,睡到一半醒来,见到主子不在床上,才想出去找人,却见外头在打打杀杀,顿时两腿发软,此时见主子完好无缺,哭得更大声了。“还好小姐没事,奴婢真的快吓死了……”

  睿仙还一脸惊魂未定,顾不得安抚她,想先帮炎承霄包紮伤口,方才被砍了一刀,也不知伤势严不严重。

  “让我看看你的手……”眼前她只关心这件事。

  来不及开口,炎承霄就被拉到一张椅上坐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