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二手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六


  “瞎子?”程师爷脑中马上想到一个人。

  客店老板用力点头。“是个瞎子没错,连走路都要身边的小厮搀着,眼神也跟一般正常人不同,小的经营客店将近二十年,见过形形色色的人,那位大爷一看便知非富即贵,不是寻常百姓。”

  他一脸惊愕。“该不会是……”虽然没亲眼见过本人,不过“严”跟“炎”同音,年纪和模样也跟传闻中十分吻合,加上双眼失明,也只有那个人了。

  “一行人加起来大概十人左右,除了家仆随从之外,还有一位表弟,看起来像个文弱书生。”客店老板一五一十地告知。

  程师爷想到方才在天井见到的那位年轻男子,依他来看,应该是女扮男装,就不知是何身分。“难道真的是他?他居然会在江临府……”

  “师爷口中的‘他’是谁?”

  “没事。”程师爷眼珠子转了转,临走之前还特别叮咛。“可别告诉任何人我来过这儿。”

  客店老板拱手。“是,师爷慢走。”

  待他转身的那一瞬间,原本和气的面容也跟着变得阴狠,心想“他”会亲自到江临府,看来真是冲着赵家来的,赵家要是真的出事,自己不只失去靠山,也一样会受到连累。

  眼看二十七这一天就要到了,现在通知赵家已经有些晚了,所以在这之前,想办法除掉“他”,也算是大功一件。

  当晚,睿仙早早就上床休息,或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没过多久,又开始作起和重生之前有关的梦。

  回到出事那一天,唐家的人都认定是她杀了唐祖望,马上去报官,吴知县派了衙役前来抓人,不管她如何喊冤,都没有人相信。

  泪水又不争气地从睿仙的眼角滑了下来,看着梦境中的自己大叫着:“人不是我杀的!人不是我杀的!”还是被那些衙役硬是拖出唐家,一路上遭人指指点点,都骂她是恶毒的女人,甚至朝她扔石头。

  她不禁发出呜咽的哭声,可并没有从梦中醒来,只是换了个场景,看到自己惊恐地跪在公堂上,吴知县正在问案,拿起惊堂木就往桌上一拍,要她从实招来。

  接着就见一名男子来到吴知县身边说了几句悄悄话,手指还有一下没一下的绕着下巴上的胡子,意思就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要吴知县别蹚这个浑水,而在那人的建议之下,吴知县便将自己送往知府衙门……

  “喝!”睿仙倏地睁开眼皮,口中不住地喘着,两眼瞪着帐顶,分不清此时是在梦中,还是回到现实。

  白天见到的那个人……不会错的!他就是吴知县身边的师爷,睿仙不知对方姓什么,也早就忘记长相,唯独那个小动作印象极深,直到方才作梦才将两者兜拢。

  睿仙在黑暗中坐起身来,额头渗出一层薄汗,而身边的春梅睡得好香,就算打雷也吵不醒。

  “他来客店做什么?难道是吴知县不小心露出口风,让他起了疑心,所以特地前来探个虚实,想要确认四爷的身分?”她不禁小声地问自己。“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除非……”

  陡地浮现在脑中的想法让她悚然一惊,马上掀被下床,由于两手抖得厉害,穿衣的动作也跟着变慢,心里更加着急。

  待睿仙穿上常服,连头发都来不及梳理,便开门出去,见隔壁厢房的烛火还点着,她马上敲了几下,等着阿贵前来应门。

  阿贵一脸诧异地看着她哭肿的双眼。“你……”

  “四爷睡了吗?”她打断对方。

  炎承霄在屋里听见,立刻扬声,请睿仙进去。“……还以为你早就歇着了,这么晚了有事吗?”

  “四爷,她似乎哭过了。”阿贵据实地说出自己看到的景象。

  “你哭了?”他焦急地询问:“为什么哭?”

  她原本想要否认,不过灵机一动,正好找到藉口。“只是方才梦到死去的爹娘,自从我离开江临府,不曾回去扫墓,心里不禁难过。”

  “这还不简单,在咱们回京城之前,可以拨出几天空档让你回去一趟。”炎承霄一口允诺,无论是什么事都愿为她做,何况这是一片孝心,又岂有不答应之理?

  睿仙露出喜色。“多谢四爷……不过这并非我来找四爷的主要原因,今天下午,我见到有人在外头鬼鬼祟祟的,你可以问阿贵,阿贵当时也瞧见了,原以为是前来投宿的客人,也同样看中这座西厢房,想要住进来,不过愈想愈不对,总觉得一举一动都十分可疑,也颇眼熟。”

  “奴才确实有看到那个人。”阿贵也点头承认。“以为是客店里的客人,就没多加留意了。”

  炎承霄沉吟了下。“你如何会认得此人?”

  “这……”睿仙只能绞尽脑汁,编出一个不必扯出重生之前的事,也能说得通的理由。“只是觉得有些眼熟,不过怎么也想不起来,直到方才才想起嫁来泰平县之后,曾在偶然的机会之下见过此人一面。”

  他立即追问:“他是谁?”

  “知县大人身边的师爷。”她说。

  “师爷?”

  睿仙很有把握地说:“是,不会错的。”

  “再说详细一点。”他得好好想一想。官员们大多都会聘用幕友,他们不仅精通朝廷律法,也会帮忙出主意以及打理庶务,吴知县在自己的师爷面前自然不会防备,可能真说溜了嘴也不一定。

  阿贵心想两人也不知要谈多久,茶水都已经空了,只好再走一趟厨房。“奴才再去泡一壶茶,很快就回来。”说着,便提着茶壶出去了。

  当他关上门扉,提着灯笼往厨房走,并没发现暗处有三道人影正伺机而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