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二手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四


  “怎么不回答?”他问。

  这才想到他眼睛瞎了,吴知县连忙出声。“皇上当然不可能那么做了。”这么一来,想要依靠赵家升官,根本没指望了。

  他佯叹一声。“相信吴大人是个聪明人,一点就通,也不用我说太多,如今皇上出手,赵家只会急着自保,根本保不了其他人。”

  “大人说得是。”吴知县整个人虚脱地坐在地上。

  炎承霄听得出对方已经动摇,于是再劝诱他。

  “现在正是吴大人表现忠诚的关键时刻,相信皇上龙心大悦之下,必定重重有赏。”

  这番话令吴知县精神不禁一振。“是,下官明白。”

  “要怎么做,应该很清楚了?”说了这么多,再笨的人也该想通了。

  “下官都清楚了,还望大人能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吴知县选择阵前倒戈,先保住自己的小命再说。

  闻言,炎承霄初步判定他确实是真心,并非虚与委蛇。“那是当然了,不过可别泄漏了风声,就连县丞也要暂时保密,愈少人知道愈好,免得这件事情搞砸了,皇上怪罪下来,咱们都没有好处。”

  “下官明白、下官明白。”他连连点头地说。

  就这样,炎承霄又交代几件事,才让蒋护把人送回官宅。

  待人一走,魏昭还是不放心。

  “大人相信他不会暗地跟赵家通风报信?”

  炎承霄面露深思之色。“我相信他不会主动说,但是万一见到赵家或其他相关人等,恐怕会一时心虚,引起对方的怀疑,所以这几天要派人盯着衙门和官宅,多注意出入的人。”

  只不过谁也料想不到防得了官衙外头的人,却防不了官衙里头的人,就在数日后,不过几杯酒,就让平日贪杯的吴知县不小心说溜了嘴。

  ***

  二一月十三——一夜好眠,让睿仙连日来的疲惫一扫而空,整个人也精神多了,不过隔壁厢房却没有半点动静,心想四爷难得晏起,只怕也一样累坏了。

  接近午时,阿贵才来请她过去。

  “昨晚可有好好休息?”炎承霄听到她进门,便关切地问。

  睿仙见他一脸倦容,想不关心都难。“这句话应该我来问四爷才对,要多休息,别太逞强,皇上也不希望你累倒。”

  “我并没有逞强……”彷佛看见她脸上的不以为然,炎承霄轻咳一声。“真的没有骗你,睡上两个时辰就足够了。”

  她还是忍不住数落几句。“四爷不爱惜自己的身子,旁人又能说什么,也只会被嫌多事罢了。”

  “是,待会儿一定找机会补眠。”他的气势呢?

  就算兄嫂再怎么叨念,炎承霄也只会阳奉阴违,未必就会照单全收,可是被她这么训了两句,却乖乖地听话,心里真是既甜蜜又苦恼。

  他与她,今生若无缘,为何又要让两人相遇?

  “用过膳了吗?”明知没有权力说教,睿仙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巴。

  炎承霄回过神来,把心思拉回正题。“方才已经吃过早膳,至于午膳,晚一点再用,另外,我昨晚已经见过泰平县知县,他亲口允诺给予协助,我正打算再派人去见江临府知府,请他到时调派衙门内的人手前来援助。”

  “不成!”她不假思索地回道。

  听她回答得迅速果断,令炎承霄不禁疑惑。“为什么?”

  睿仙想到重生之前,就是死在江临府知府手中,他连案情都不问,就看在唐家的面子上对她严刑逼供,面对这种循私枉法、草菅人命的官员,还是得小心防范。

  “我的意思是说……他当官的名声不太好,说不定不敢得罪赵家,反而会暗中通知对方。”她期期艾艾地说。

  他皱起眉头。“我倒是不曾听过有什么不好的传闻,你是如何得知?”

  “四爷忘了我是江临府人氏,就因为是本地人,自然也较为清楚。”睿仙只好用这个理由来解释。

  炎承霄思索片刻。“就算江临府知府不足以信任,但是同知林大人是先父的门生,也是个做事认真的官员,相信能够委以重任,还是要派人知会一声。”

  听他考虑周到,睿仙便没再多说什么。

  “还有华亭县知县……”炎承霄又想到另一个人。“虽然比不上前任知县姚大人,但是风评不错,算是个好官。”

  “确实如此。”她想起重生之前,被关进知府衙门大牢时,春梅实在找不到人求助,最后跑回华亭县请求知县大人作主,知县大人听完整件命案的始末,认为事有蹊跷,加上敬佩父亲生前为官清廉,便马上修书一封,命人送到京城给四郎哥,才能在临死之前还她一个清白。

  于是,炎承霄让阿贵准备文房四宝,接着要睿仙照他的话写了两封书信,并在信末盖上官印,再命人连夜兼程送去给江临府同知以及华亭县知县,即刻调派官差衙役前来协助。

  睿仙深吸了口气。“但愿一切顺利。”

  “一定会的。”炎承霄信心十足地说。

  “四爷,一个人太过自信……”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